德邦总管赵信提出的意见,似乎明明是最合适的解决办法,但是奎因和薇恩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都是忍不住本能的开口:“不行!”对于她二人这立刻的反驳,让每个人都是诧异了一阵,毕竟这个提议相当好,从各个角度来说,对奎因和薇恩以及任默,都是一个好办法啊!“让任默娶我和奎因,我们并没有这个资格,毕竟任默不是独属于我们的。”薇恩微微颔首,低沉的嗓音从她的口中传出。奎因也是微微有些神色黯然,不过更多的是坚毅和严肃:“没错,任默并不独属于我们,这种事情,我们绝不能做主。”“但是除此之外,你们能说出任何一个留他在德玛西亚,让他以一个非危险人物的身份待在这里的办法吗?隐藏气息潜入德玛西亚就已经是一个可以抓捕他的事情,问题是你们又带着他潜入军营,他但凡是个普通人也行,他体内偏偏充满了越来越多的虚空能量,现在城外又有虚空生物出没,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理由的话,除了把他完全困压起来,就只能将他抹杀,甚至上交给战争学院。”拉克丝皱紧双眉,语气急促且严峻,更多的是警告和威胁。

  “现在任默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就这么让他在城内自由活动,恐怕不是一般的危险,而且难以服人,更何况现在的任默,心如混沌,无明显的善恶之分,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随心之举,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和站在嘉文三世身旁的德邦总管赵信一样,站在皇子身边的龙血武姬希瓦娜也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后,选择了闭上了嘴。“还是这样,为什么,总是在针对着默···”奎因咬了咬牙,默默地嘀咕道,薇恩也是用力地握紧双拳,双眼中不时闪过一丝丝寒意。“薇恩姐,你最好冷静些哦?”拉克丝突然又笑了,笑的就像任默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种看起来似乎阳光又可爱的笑容和那种似乎人畜无害的语气一样,不过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下,拉克丝这种语气和笑容,却让奎因和薇恩两人意外的心寒。

  “虽然知道你们二人极其愤怒且不满意,不过最好记住你们的身份和你们的首要任务是什么,为儿女私情而在这里做出某些违反法律的事情的话,可是得不偿失。”皇子默默地开口,看着薇恩和奎因,他的手和他的长枪也是产生了微微的共鸣。“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奎因悄悄地握住了薇恩的手,轻声嘀咕道,薇恩也是咬紧了牙关,死死地握着奎因的手,力气也是不小,看来她的心中也很不平静。“冷静下来的话,再好好谈谈吧。”盖伦在一旁轻轻摇了摇头,从中劝解,毕竟他也是理解,国家与感情之间,还是一种难分难辨何为重的一种比较。“冷静?”盖伦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就从门外传来,包括奎因和薇恩两人,每个人都是警惕且不敢相信的看向门口。

  “嚓!”一声锋利的声响,门上出现了数道紫色的刀痕,下一秒,紫色的剑气从门上爆发,瞬间将门切割成无数碎片,露出了那一脸冷漠,双眼寒意凛然,浑身血气弥漫,右手再次露出恶魔手臂,手握散发着强烈虚空气息的魔刀夜烬的,任默。每个人都是立刻握紧了放在一旁的武器,体内魔力流转。闯进议事大厅,任默完全可以被抓起来,立刻,马上。“默!你干什么!”奎因张口喊道,薇恩看到任默的眼神,却似乎明白了些许他的内心:“默,不要那么冲动啊。”任默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屋内的所有人,随即走进门来,握着魔刀夜烬的右臂,缓缓的放出淡淡的紫红色光芒,他的身体也是从散发着血色气息,隐隐又变成紫色气息的征兆。“抓我无所谓,关我无所谓,能不能杀掉我看你们能耐,拿我没辙却在这为难奎因和薇恩吗?”任默的眼中瞬间充满了一股强烈的杀意!

  'G酷匠)网^正#/版\首%(发

  “任默,有话可以好说,不过你硬闯的话,肯定是有害无利的,再说了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奎因姐和薇恩姐不利就是了,你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对于任默的突然出现,拉克丝突然走到任默面前,挡住了他和众人,任默却是冷冷的看了看她,声音低沉而冷漠:“你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说话吗?”拉克丝嘴角突然翘起了一个诡异且隐秘的弧度,微微动了动嘴唇。众人看不到拉克丝的表情,也看不到她微动的嘴唇,他们只看到了任默的眉头微微一抖,随即面色变得沉了下去,不过杀气却是削弱了许多。“奎因姐,薇恩姐,可以把任默,借我一会的吧?”拉克丝突然转过头笑了一声,随即拉着身体周围依旧散发着血色气息的任默,直接是走了出去,任默居然没有任何的反抗,而是轻轻瞄了一眼奎因和薇恩,轻轻摇了摇头,给了她们一个眼神,示意她们不要跟来,随即也就跟着拉克丝走了出去。

  屋内的众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任默突然被拉克丝拉走,他们也是微皱双眉,却没法继续做什么,虽然拉克丝似乎做事也是很任性,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没有怀疑过拉克丝的做法是否是错的,因为他们中,可能谁都没有这个在年纪不大时,就潜入诺克萨斯当间谍的她,更能了解敌人的所思所想。“奎因,薇恩,现在,你们应该也没什么话替他辩解了,现在他所作所为,最少要把他抓起来,闯入议事大厅,这可不是看在你们面子上就能忽略的事情。”皇子放下沉重的龙枪,严肃且沉重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响起,而这次奎因和薇恩却是什么都没说,任默不仅冲动了,而且是冲动了很多。“不应该的啊,默怎么可能会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呢、”奎因皱紧了双眉,心里却是乱成一团,而薇恩则是看了看周围人的眼神和表情,心里多了一丝丝的暴躁。

  在门外,王宫的一个小阳台上。

  拉克丝拉着任默走到阳台上,顺手关上了阳台的门。半个皇宫高的小天台,周围能够看到皇宫周围大部分的建筑,不过周围并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你为什么要加入虚空,为什么潜入德玛西亚后,想要搞混德玛西亚的内部形势,还有,你考虑过你做的一切会不会给别人带来误解吗。”刚刚关上门,拉克丝冷漠的声音直接是连珠炮的响起,任默轻轻的啧了啧嘴,身上的血色气息瞬间消下去,他也是低声的开口:“我加入虚空有我的原因,和你无关,潜入德玛西亚是为了避免惹人耳目,搞混德玛西亚的内部形势可不是我的本意,还有我做的一切不会带来任何误解。”“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真以为德玛西亚在艾卡西亚和艾欧尼亚就没有眼线吗?”拉克丝冷冷的开口,视线却是直直的盯着任默。任默心里不由得为之一震,双眼微微瞪大,声音也是有了些许的颤抖:“也就是说我在艾卡西亚和艾欧尼亚做的选择和一些小动作你们也都知道了吗···”“了如指掌,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你加入虚空的目的,所以,没有直接把你关起来。”

  拉克丝看着稍有些颓废和纠结的任默,冷笑一声,但事实上,她却是暗中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口气并没有松太久,任默的身体突然一顿,随即他猛然抬头,死死地盯着拉克丝。“糟了。”拉克丝迅速的后退,同时手中的魔杖迅速上抬,但是任何魔法都没来得及释放,她就被一个蓝紫色的能量巨手抓住了,然后直接被隔空拉到了任默面前,这时候,她才看清楚任默那可怕的右臂,以及在他右臂之外,那能量化的,抓住自己的巨大蓝紫能量手,不折不扣的虚空能量。“你刚才的话,都是假的,只是你的猜测,然后让我自己承认一切,很狡猾,我一时之间居然上当了。”任默的声音很冰冷,直直的看着被那巨手紧紧握住的拉克丝,双眼也是充斥着紫黑色的虚空能量,拉克丝用力地挣扎着,但是却无能为力,任默右臂外侧的巨手强大的让她难以抗拒,尤其是把她整个身体都抓住后,体内的魔力流转都变的迟滞了很多,根本就无法迅速动用大量的魔力!

  “唔···”拉克丝死死地咬着牙,试图挣脱那巨大的魔力手臂,但是却无济于事。“喂,既然我猜测的你都承认了,那也没必要这样做了,你现在杀了我的话,你就真的说不清楚了。”拉克丝的声音艰难的传出,而任默的双眼一闪而过一抹血色,随即那紫黑色也是迅速消散,右臂外侧的巨大能量手也是瞬间消失不见,“扑通”一声,拉克丝直接是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任默轻轻蹲下身来,看着有些艰难的从地面上勉强坐起身的拉克丝,双眼中有着不着掩饰的寒意,他默默地看着这个不可貌相的光之女郎,简单直接的开口:“我现在也是才发现,你并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天真。”“我也是现在才发现,你并不是一直对人那么温柔,偶尔,也是很粗暴的。”

  拉克丝也是揉了揉摔得发红的胳膊,摔疼的她紧闭着一只眼睛看着在一旁直直的瞪着自己的任默。“我不希望在我达成我的目的之前,离开虚空,所以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你加入虚空,果然是有目的的,我就算不了解你,我也能看出来你不是那种听了玛尔扎哈三言两语,就会认为虚空是你的家族的。”拉克丝嘴角轻轻笑了笑,似乎也是有些欣慰的,毕竟如果奎因姐和薇恩姐如果爱的是一个真的身为虚空之人的话,她们会很难过的啊。“既然如此,你想知道我的事情,我不想暴露身份,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拉克丝看了看任默冷冷的一笑,心里暗暗盘算,任默却是再次轻轻一笑,蹲下身,直视着拉克丝的双眼:“都是聪明人,不用说太多吧。”“好,成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