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个偌大的军营啊,配置也是相当不错···”任默第一次来到德玛西亚的军营中,虽说名义上是看看,但是实际上也是有着窃取军事情报的意思。“默,为什么你突然想来军营中啊。”奎因稍稍侧了侧身,背对着士兵而小声的在任默耳边问了这么一句,任默动也没动,只是有些犹豫的开口:“···这个,可以不说吗?”“随你便。”奎因还没等说话,薇恩却是小声的把任默的话语打断了去,任默有些无奈,但是却松了口气,具体的理由不可能告诉奎因和薇恩。“别乱走了,现在才觉得带你来真是糟糕的事情,你先去我和奎因的训练场去吧。”薇恩皱了皱眉,轻轻的咂了咂嘴,这周围的士兵还真是有些多的奇怪,这突然让奎因到军营去集合究竟是为了什么。

  “士兵让开。”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士兵们都是有些意外的看向军营的入口,奎因和薇恩也是立刻看向门口,毕竟带着任默进入军营内,本就违反了军规,所以她们也是有意识的防范着意外情况发生,不过这次不止是意外,可以说是心惊胆战。“拉克丝?”奎因愣了一下,薇恩却是立刻皱紧了眉头,拉克丝现在应该是在城墙上巡逻,为什么突然来到军营中。拉克丝轻轻的眯着双眼,但是她刚刚的声音很冷漠,这让任默几乎是对这个之前一直像奥莉安娜一样阳光的女孩改变了看法,而拉克丝也是缓缓的走向任默,淡淡的开口:“有个虚空的奸细潜了进来,我总不能不管吧。”话音刚落,她直接是抬起了手中的魔杖,轻轻一甩,一道闪烁着耀眼光芒凭空出现,直接是从那魔杖的顶端射出,直奔奎因和薇恩两人身旁的任默!

  “等等!”奎因立刻开口喊道,同时双腿也是迅速绷紧想要拉走任默,但是薇恩更快,直接是本能的拉着任默倒向一旁,任默并不是没反应过来,只是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做,是还手,还是躲避,拉克丝的话语明显直截了当的指向了自己,也就是说自己已经暴露了啊,在思考解决办法的时候,他只能任由薇恩拉着他倒向旁边。“叮!”眼看着光芒和任默擦肩而过,没打到他,直奔后面的士兵而去时,拉克丝的手指轻轻一动,那光芒随即湮灭。薇恩立刻站起身来,直直的看着拉克丝,声音也是充满了冷意:“拉克丝,你最好解释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拉克丝转了转手中的魔杖,冰冷的脸上突然又露出了她那阳光可爱的笑容,声音也是依旧甜美的很,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奎因和薇恩心里一凉:“你俩身旁这个人体内可是充满了虚空能量呢,他能悄悄进入这里,肯定是个危险的家伙,杀了他总是对的吧?”

  任默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什么,毕竟刚刚拉克丝那冷漠的声音和眼神,让他本能的反应过来,之前这个女孩那些阳光的笑容和天真的举动,都是掩饰出来的,也许她内心的严谨程度,比自己还要更强吧!“啧。”任默突然冷笑一声,拉克丝既然发现了自己,想必也能认出自己是谁,毕竟她见过自己的魔力气息,即使现在自己大幅度觉醒了魔力,体内是血液虚空双重魔力,她应该也能认出自己,而现在她的这个反应,“是在测试我的胆识和能力,还是测试我的决心和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不成?”他突然轻轻一把推开了薇恩和奎因,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将双手放在头盔上,想要摘下了挡住他脸颊的头盔。拉克丝却是微微冷笑一声,默默地低言一声:任默,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潜入进来的,不过既然是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还不肯暴露身份接受检查,那这道“手续”也不可难免了,刚好,让我看看你能为了奎因和薇恩,在众人面前表现如何吧···“叮!”任默突然一甩手,将那连续打向自己的光弹尽数打飞,而周围的士兵早已围成了一圈,立刻成了警戒状态,手中的武器也是早已对准了任默,而拉克丝却是抬起了手,示意周围的士兵包围却不出手,她自己则是面带微笑的走向任默。“拉克丝!”薇恩和奎因也是立刻冲了出来,想说什么,却被她打断,她淡笑着回过头看了看薇恩和奎因:“没关系,这家伙既然来自虚空,又敢潜入德玛西亚,肯定不是一般人,既然如此,不杀了他,也不能放走他对吧。”“有完没完···”任默突然冷冷的开口,本来要摘下头盔的双手直接是自由垂在身体两侧,随即一股庞大的血液魔力从他体内瞬间爆发,庞大的魔力爆发,直接是将那再次将要打在任默身上的光团轰然弹开,同时,身上的铠甲也是直接被震碎!拉克丝突然轻笑一声,一种皮笑肉不笑的声音从她的口中穿出来:“既然会如此,当初又何必要隐藏气息潜入城内呢。”

  任默穿着的军铠,已经震得分散开来,而任默的双眼也是充斥了淡淡的血红气息,整个人都被一股血色气息所包裹,他缓缓直起身,微皱着双眉,整理了一下衣领,表情露出了很强烈的不耐烦之意。从爆发出魔力之后,他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那种更像是一个傲慢不羁的暴君的样子,这让拉克丝内心相当之怀疑。任默,可不是会露出这种表情的人啊。平白无故,一个人的性格和气息会改变成这样,绝对不正常,不过配上任默体内那增强了很多的虚空能量来看,他加入了虚空的可能性更大。“怎么,这次当众把我揪出来,感觉好多了?”任默淡笑一声,不过笑的相当阴冷,看着拉克丝的眼神也是带着淡淡的杀意。拉克丝不仅没有任何的恐惧,相反,甚至脸上还多了一些和善的笑容,不过任默注意到的,却是那笑容中所隐藏的一丝冷漠:“你和奎因姐和薇恩姐居然敢来军营中当众秀恩爱,还不允许我捣乱吗?”

  “拉克丝,冷静一下。”“默,快住手。”奎因也是来到了拉克丝面前拉住了她的手臂,微着急的开口劝诫着拉克丝,而薇恩也是迅速到了任默面前,握住了他那隐约泛着鳞片光芒的右臂。拉克丝却突然一扫之前的冷漠,真真正正的阳光一笑:“之前我只感受到一股虚空能量混入军营中而已,没想到是任默姐夫啊,薇恩姐和奎因姐你俩也不说,难怪我会认错嘛,而且你们当众秀恩爱,影响可不好哦?”对于突然宛如转换了人格一样的拉克丝,奎因看了看拉克丝,又看了看任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和拉克丝一样,任默也是突然一扫之前那种冷漠的,视人命如草芥的那种表情,释放到体外的血液魔力也是直接收回到体内,脸上露出了礼节性的微笑,刚刚手上隐隐约约的紫色光芒也是悄然消散:“那现在既然认出我了,是不是就没什么事了?”“虽然事实上是这样,不过,”拉克丝的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迷之光芒,随即她突然再次一扫之前的那种冷笑,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还是要把你上交给国王才行呢。”“上交给国王是,什么意思?”“你是带着虚空能量潜入城内的,怎么决定对付你,不是我的任务。”奎因和薇恩不由得默契的叹了口气,对视了一眼,却是彼此都摇了摇头,看来将任默带到国王面前,是在所难免了。

  “···”任默闭着双眼,坐在一个椅子上,靠在一旁的桌子之上,一声不吱,似在闭目养神,不过这倒是为难了在门口看守的几个士兵。“喂,听说咱们看守的是奎因和薇恩两位统领的老公啊。”“谁说的,就连奎因和薇恩统领本人也没说过啊。”“这还用说,奎因和薇恩统领为了这个人做了多少事,当初奎因统领的婚礼上···”“嘘,这可不能乱提,之前连国王陛下都说了那是个事故,也是个误会,所以别再提了。”“姑且不谈他和两位统领到底关系密切到什么地步,但是也不至于让咱们整个队伍的弟兄由内到外把这个房间围起来吧。”“好好看守吧,毕竟这可是盖伦将军下令严加看守的。”门口的几个士兵也是无奈的看了看屋中闭目养神的任默,不敢再多说些什么···“我反对!”在一个大厅中,嘉文四世开口朗声说道,而在他一旁,肃立在一旁的奎因和薇恩,却都一声不吭。

  “其实,可以按照奎因的提议,留任默在德玛西亚,毕竟他和奎因和薇恩的关系在这里,任默应该不会对德玛西亚不利。”拉克丝的声音默默地在这个大厅内响起,不过这个声音不是那个她惯用的可爱阳光的声音,而是一种严肃的充满了警惕气息的冷酷话语。“国王陛下,我和薇恩愿以性命发誓,任默绝不会做出半点损害德玛西亚的事情!”“你们两人以性命发誓,没有任何用处,如果任默真做了什么有损德玛西亚的事情,我们不会对你们两个如何,而且就算以军法处置了你们,事情肯定也是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德邦总管赵信站在嘉文三世身边,只是默默的说了这么一句,没有多说任何多余的话,表情一直看不出喜怒,似乎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不过作为一个曾经跟随着嘉文二世老国王的人来说,不得不承认他在德邦的身份根本不是一般统领所能比的。“赵信,你说此事如何做决断。”嘉文三世淡淡的转过头看了看在一旁,事不关己的赵信,却是询问起他的意见。赵信转过头看了看嘉文三世,又看了看奎因和薇恩二人,虽然并不想表达出他自己的看法,但是既然老国王问了,他也不能当作没听到,他看了看奎因和薇恩,却是淡淡的说出了一个几乎可以说他们谁都没想过的办法:“按照奎因和薇恩两位统领的态度,最周全的办法是让任默在这里举行婚礼,迎娶奎因和薇恩,给他一个合理的身份后,让他成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

  i◎酷NE匠1网8☆永j久免)p费i?看?小D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