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恩只是默默地看着走上楼的奎因,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轻轻把任默抱在她腹部的双手掰开,随后把眼睛摘下,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转过身,面对面的看着任默,表情很严肃。任默只能直直的看着她,随着她的动作而动。她握住任默的双手,摸在自己腹部上,轻轻地开口:“你不是能控制血液吗,能不能感受到,在你手下,有什么。”任默其实在奎因给他递眼神的时候,就隐约猜到了什么,现在,他也是在轻轻感受了一下薇恩的体内后,双眼瞪大的像灯泡一样,他张开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的嘴轻轻颤抖了半天,只能说出四个字:“你···怀孕了?”“闭嘴你这个混蛋,还不,都是你的错。”薇恩轻轻侧了侧头,不去看他,不过任默却是深呼吸一口气,面对面的把薇恩抱进怀中:“对不起。”“有什么对不起的,不希望有个孩子吗,还是说你希望孩子的母亲不是我?”“···”“···”薇恩不再开口,从任默突然堵住她的嘴时,她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咣!”任默毫不客气的把她按在门上,双手撑在门两侧,没控制她的双手却控制了她的移动空间,只要她真的去挣扎,是完全轻松的可以从任默的控制下逃出的。不过薇恩的双手虽然有意识的推着任默,不过更多的却是那种半推半就的意思,任凭任默把她按住在门上肆意···良久,任默抬起头时,薇恩已经微皱双眉的侧了侧头,脸色通红的样子和刚刚的奎因别无二致,不过任默却是没像刚才那样继续控制着奎因,而是轻轻的放开了怀中的薇恩,薇恩也是看了看他,缓缓的平息了喘息,她的眼神稍微有些迷离,不过更多的是笑意和平和:“其实我应该恨你才对啊,但是有时候我也想过,如果每天能和你这样的话,生活其实也不错。”任默也是忍不住淡笑一声,随即轻轻的摸了摸她的侧脸,柔和的抚摸让她的内心稍微有些震撼,这种难以言明的幸福感可是薇恩从未感受过的。“你居然还会对我这么温柔,真是意外啊。”薇恩突然笑道,不过这个笑声更像是嗤笑,或者说嘲笑,任默则也是忍不住的嗤笑一声,手轻轻的下移到薇恩的腿上来回的抚摸:“也对,我之前一直都对你很粗暴,是吧···”

  “喂,当着我的面这么调情的话,我可是会相当的吃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了外套,站在二楼看着两人的奎因,突然开口,声音很平淡,不过却是掩饰不住的醋意。任默轻笑一声,薇恩也是忍不住轻轻闭上双眼,侧过头轻笑一声,能够看到奎因吃醋,她却是感到了格外的舒畅呢,“我还真是没想到,奎因你居然这么容易就吃醋啊。”任默轻轻的转过身,看了看从上走下来的奎因,随即淡笑着走向她。薇恩则是直接转过身,简单的坐在了沙发上,有可能是有意,不过也可能是无意的舔了舔嘴唇,轻轻瞟了一眼奎因。奎因微微皱了皱眉,在楼梯中间和任默相遇的时候,直接是抄起了任默的右臂直接抱在怀里,微眯双眼看任默:“虽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是别有了新欢就忘旧爱啊。”任默实在是忍不住了,居然是轻轻的笑了出来,他哭笑不得的看着面色平淡但是肯定是吃醋了的奎因:“你啊!”

  “行了,奎因你也别不高兴了,我这是刚从城外回来,之前城外似乎发现了虚空能量的大幅度波动。我带着小队出去后却什么都没发现,回来之后也就到了换班时间了,你这会回来,我反而倒是该走了。”薇恩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奎因,轻轻的冷笑一声,随即却是缓缓起身,扭了扭脖子。“从城外回来没去复命你就回来了?话说,你们两个都住在一起吗?”任默轻轻的开口,似乎感到有些诧异,甚至可以说有些惊讶,之前他怎么不知道她们两人住在一起呢?“倒也不是住在一起啦,只是因为这样比较方便,我也经常去薇恩那里住,不过薇恩也说了她并不愿意收拾出一个家的样子,所以干脆就来和我一起住就方便了很多了。”

  住在一起啊,该说是方便还是懒呢。任默嘴角翘起了一个隐秘的弧度,随即迅速消失,看了看穿上靴子戴上眼镜后准备离开的薇恩:“薇恩,你现在要回去复命吗。”“当然,接了命令就要复命,就算我们是统领,也不能另当别论,我们也是同样的军人,只为保护国家,并无高低贵贱之分。”薇恩冷漠且严酷的开口,声音严肃和刚强,任默忍不住微微瞪大了双眼,想不到啊,不,应该说从来没感觉到过薇恩这股冷血气息,和那种极其强烈且无可撼动的信心,还有那坚定的有些可怕意识。一个冷血的,强大的战士,这是任默对她最合适的评价,也是最符合实际的评价。不过。“有的时候也会服软就是了。”他和刚刚的薇恩一样也是轻轻舔了舔嘴唇,狡猾的笑了笑,不过任默这声自言自语倒是被一直注意身后的薇恩听到了,她冷不防转过头,却是看到了任默偷笑的表情,微皱双眉,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脸红,转过头:“奎因,我先走了,你照顾这个该死的家伙好了。”

  “等等。”奎因突然面露难色的开口拦住了薇恩,同时她看向窗口,那蓝色的猎鹰,奎因的王牌搭档华洛飞了进来,同时它的爪子里还抓着什么东西。薇恩站住了脚,回过头看着华洛,它似乎抓着的是一张纸,一张专门给统领下令的秘密用纸。“···立刻前往军营,吗。”奎因的脸色稍微有些暗淡,毕竟现在任默才刚回来,刚刚再次见面却有工作突然布置了下来,无论是谁都会有些不高兴的。“嘿,看来难得的二人生活要泡汤了啊。”“多嘴,薇恩,我这就和你一起走。”“能不能···带我一起去看看?”突然,任默有些犹豫的插了句嘴,而奎因和薇恩也都是愣了一下,面露不解。“这个···”“外人可是不能进入军营的。”任默挠了挠头,双手合十,陪笑着开口:“拜托,就当帮我个忙吧,而且我也想看看你们在军营里是什么样的。”两人默默地对视一眼,随即都是安静了下来,似乎在权衡利弊,而任默只能一声不吱的看两人的态度了。其实他之所以想去军营,只是想看看士兵的素质,来确定D小队的下一步动作,他虽然对德玛西亚没有好感,但是也不希望给奎因薇恩带来困扰。

  “家里好像还有军服吧···”“是呢,奎因你拿来看看默能不能穿吧。”任默松了口气,看来两人还是同意了,毕竟穿上军队的铠甲后,基本上是看不见脸的。“一会去的时候,千万别吱声啊。”“没问题,我又不是小孩子。”“对外称你是刚来的一个小队长,这样的话,由我带来的人,他们也不会太过明察。”任默看了看那有些僵硬的军服和铠甲,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穿了起来,不过穿完之后他倒是颇为不爽,就像当初在诺克萨斯,乐芙兰强迫他穿了一身礼服一样。“不像个军人。”奎因左右端倪了一下现在的任默,不过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还是让他直接穿他自己的衣服好,这种样子,穿上军装也不像个军人。“不过勉强吧,混进去应该不难。”任默一脸无奈的看着奎因,直接是淡笑着走出了门外。奎因和薇恩也是稍微侧了侧头,两人也是有些默契的嘀咕了几句:“不过,蛮有型的嘛···”

  a看}"正B!版L章N1节o上h◎酷f匠*R网

  “军纪严明,不过要是和虚空真的开战的话,恐怕也谈不上谁高谁低吧。”来到了军营之后,正如薇恩预料的,穿上了这身连脸都看不见的制式盔甲,而且还是跟在奎因薇恩两人身后,没有人去怀疑这个陌生的士兵是谁,而任默也是趁机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士兵。任默微皱双眉,虽然德玛西亚的士兵和虚空的军队相比严明的多,但是却少了一股气,一股拼命的气“这种训练的风格好熟悉啊。”在路过军营之中时,任默也是时常看到了一些训练中的士兵,不过找回了千年前记忆的他,也是想起了千年前的他的几个和兄弟一样的手下,其中有一个人就是以这种方式训练士兵的。“德玛西亚,原来如此吗···”任默回想起当初,千年前时自己手下队伍所在的区域,再想了想现在瓦罗兰大陆的分布,难怪,这里的士兵训练方式和他如此相似。“德玛西亚,这里是他的后人吧。”任默突然翘了翘嘴角,淡淡的一笑,不过奎因和薇恩,并没有注意到。她们并没注意到任默那淡淡的一笑,不过在他进入军营的时候,就有人注意到了他···“这股熟悉的气息啊···还真是让人感到有些不爽呢。”站在城墙上的一个金发女郎回头看了看军营的一个方向,微微瞪大了双眼,随即轻轻皱紧了眉头。“这家伙什么时候进入主城内部的,这几天,都没感觉到虚空能量出现在城内才对啊···”她轻轻的皱紧了眉头,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也就是说···屏蔽了自身魔力气息,潜入进来的啊。“我可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和奎因姐薇恩姐是什么关系,体内有虚空能量还敢在我眼皮底下潜入,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坐视不管啊···”这个金发女郎轻轻的转了转手中的魔杖,嘴角却是多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