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玛西亚,玛尔扎哈默默地看了看地图,轻轻地在那金鹰的位置点了点手指,他微微皱了皱眉,让D队伍佯攻德玛西亚,会不会弄巧成拙,让他们更加注意艾卡西亚呢,如果真这样的话,暗中攻占弗雷尔卓德的计划,恐怕就很容易暴露了啊。弗雷尔卓德的嚎哭深渊可是第一步最终计划的所在地,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占领那里。“韦德。”淡淡的思考过后,玛尔扎哈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声,一个紫色的身影也是缓缓的走到玛尔扎哈身后,冷冷的开口:“您找我?”“身体,恢复了多少?”“九成。”玛尔扎哈点了点头,稍微放下些许心来:“虽然你现在伤势没有痊愈,不过还是需要你执行任务,去弗雷尔卓德把丽桑卓找来。”“可以。”

  韦德默默地转过头,答应了一声后就转身走向那通向弗雷尔卓德的虚空通道,不过他却是暗地中吐出了一句玛尔扎哈没听到的话语:“丽桑卓,想必和她谈判务必需要任默那个混蛋吧。”“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你只不过是一个已经打不过他的弱者了而已。”一个冰冷而高傲的女声突兀的响起在他的身后,玛尔扎哈没听到这个声音,但是韦德可是听得一清而出。他的双眼骤然瞪大,身体也是震了一震,顿在原地,但是他并没有回头,辛德拉自从任默离开艾卡西亚后,总是以各个角度拐弯抹角的刺激韦德,但是偏偏她的话又全然没错,总是能说的他相当难受。“哼,看来还是老恩怨,如果你依旧有什么和他放不下的恩怨,有能耐就自己去找他,别总是恐吓他,早晚有一天,当他心理也同样成长起来,不再因为过去愧对你而怀有歉意的时候,你就没有正视他的资格了。”

  辛德拉的声音悄然停止,转身离开,韦德却是久久,挪不动他那几乎像灌了铅一样的双腿。辛德拉的话语,可以说是已经说到了韦德的内心最深处了。“玛尔扎哈。”辛德拉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是在玛尔扎哈身后,他轻轻侧了侧头,看了看身后一脸冰冷的辛德拉:“哦?有事吗。”“我在这里,有没有点发言权,我是说,代表任默。”玛尔扎哈眨了眨紫黑的双眼,看向一脸冷酷的辛德拉,却是微微皱了皱眉:“你想干什么。”辛德拉轻轻抱了抱双臂,一脸冷笑的看着他:“你上次将伊莉丝交给任默,让他审讯她,然后由他亲手,把伊莉丝侵蚀为虚空人偶对吧。”玛尔扎哈微皱双眉,似乎隐约猜到了辛德拉的意思,虽然具体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目前辛德拉说的话也是都在他的猜测中。“我现在替任默提个要求,如果一直让伊莉丝呆在任默的空间中,可是会让她逐渐的更多的了解到这周围的,如果可以的话,”

  代表任默,我找你要求解除我的魔力禁锢。

  !g酷b#匠网首L7发@+

  玛尔扎哈轻轻瞪大了双眼,不过随即双眼一眯,声音也是冷漠且干脆:“别忘了,要不是任默强行控制了你,你别说禁锢了能量,现在的你不是变成我手下一具没有自我意识的人偶,就是成为我手下的玩物而已,你只是一个奴隶的存在,没有任何资格提要求。”玛尔扎哈手中,已经汇聚了一团虚空能量,只要辛德拉即刻强行要求解除禁锢,他可以立刻用幻象笼罩住辛德拉,让她在幻境中迷失致死。不过,接下来的发展确实出乎他的预料。“哼,果然如此。”辛德拉不仅没有任何的强行要求,反而轻笑一声,就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一样,转过身,毫不犹豫的走回那属于任默的空间,玛尔扎哈却是感到了一种毫无来源的担忧:她,到底在做什么打算?

  “···”“···”奎因低着头,几乎不敢抬头,只是不时地看看周围,看到有人就又赶紧把头低下,任默却是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她:“干嘛这么不好意思啊。”“我···我又没这样走在大街上过···”奎因的手局促的在身前互搓着,脸色始终是微红不消,毕竟···任默的左手可是紧紧地揽住了自己的腰啊。任默笑了笑,右手插在口袋中,搂着奎因腰肢的左手再次用力把她拉的和自己贴的更近,这次一用力,奎因和任默不仅身体紧紧地黏在一起,就连脸几乎都要碰在一起,而奎因的腰肢又相当苗条,一搂,直接就把奎因侧抱在了怀中,她立刻低下头,声音都是小的可怜:“默,快松手,别···别这样,这毕竟是在外面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本来就是我的人啊。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我们之间的关系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光明正大的让她们看到你作为一个女人的状态也无何不可啊。”

  任默的话语很平淡,不过充斥了既有鼓励又有抱怨的语气,而这,也是让她的心里感到了淡淡的幸福,一种勇气油然而生。一直以来都是以一个硬朗的军队统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奎因,别说,还真没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在众人面前表现过呢,不过更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一直没出现一个能让她在其面前能像一个女人一样温顺的男人出现而已。“···”奎因突然抿了抿嘴唇,一甩头,直接是抬起头,直视着前方,脸上也是带着自信的笑容和一个女人应有的矜持,她淡笑着,侧过头看了看露出了淡淡的诧异微笑的任默:“看什么啊,走,回家。”这一路上,人人几乎都认识奎因,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和她打招呼,毕竟奎因是军队的统领,一般人即使认识她也不可能和她打招呼,所以这一路上,她只是淡笑着在任默的拥抱下,充满了舒畅的走回到了家中。

  “从来没觉得走路都是这么的让人感到开心呢。”奎因在一脚踏入家中后,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种在众人面前被任默抱着,亲热的走在路上的感觉,让她感到分外的幸福,而且也让她心跳加速很多。和奎因一起走进房间后,任默随手关紧了房门,突然间,趁着奎因不注意,直接是把她按在了门上,毫不客气的吻在她的唇上,双手直接是把奎因的双臂和身体抱紧在怀里,双眼缓缓闭上,毫不客气的肆意品尝好久没见面的奎因的味道。“唔··”奎因的双臂在挣扎着推搡着任默的身体,但是嘴唇上那熟悉的触感和热吻时的窒息感让她的身体很无力,她想挣扎,但是却又想就这么继续下去,毕竟这种幸福感可是她一直思念着的啊。

  虽然即使这么一直下去也无所谓,但是这个屋内,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啊···良久,任默才恋恋不舍的从奎因的唇上离开,她的双腿不禁一软,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的脸早已红透了,喘息也是相当的不匀称,搭在任默双肩上的双臂也是轻轻地敲打着任默的胸膛:“你除了欺负我,还会干什么啊你···你知不知道,”“我知不知道,我后面还站着一个人,对吗?”任默突然坏笑一声,转过头,看了看那站在身后入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直的看着自己和奎因热吻的——薇恩。“切,我还以为你真的都注意不到我了呢。”突然被任默转过头注视着,失神的薇恩也是立刻恢复了清醒,她双臂互抱,转过头,冷冷的语气却是让任默哭笑不得。

  他轻轻松开怀中的奎因,奎因也是缓缓地靠着门站直了身体,刚刚有些发软的身体也是恢复了不少的力气,而任默却是直接悄悄地走向背对着两人的薇恩,一声不吱。“啊你!”薇恩愣了一下,面露怒意,不过从她脸上的红晕和没有直接反抗的动作来看,任默知道,薇恩对他突然从身后把她紧紧抱住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生气之意。“看我吻奎因,你吃醋了?”任默淡笑着,双手腾出右手紧紧地环住薇恩的双臂,左手也是轻轻地在她的腰际和臀部游走着,头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边轻轻地呼气一边轻轻地舔舐着她的耳垂。薇恩的身体立刻一震,她立刻紧紧咬住嘴唇,身体也是紧绷了起来,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也是微微有些发烫,她也没挣扎什么,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话:“滚!”

  任默隐约感到了一股火药味,薇恩似乎,对自己抱有了一股额外的情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自己没有了那种厌恶感,反而是对自己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但是这种生气的情绪来源究竟是什么,他并不能猜到。任默没有继续动手,只是把双手环住在薇恩的腹部,淡淡的开口:“薇恩,奎因说,你不恨我了啊,但是现在看来,你似乎还在恨我啊···”“默,我确实告诉了你薇恩对你也有了感情,但是你知道薇恩身上发生什么了吗?”

  奎因这时候也是走了过来,轻笑着看了看一脸微怒的薇恩,又看了看有着淡淡疑惑的任默,她轻轻脱下了外套,挂在了衣架上。薇恩没有开口,只是双手本能的抓住任默的双手,下意识地开口:“轻点按!”轻点按?任默越来越摸不着头脑,带着淡淡疑惑的看着奎因,奎因只是用一种有着些许羡慕的眼神看了看薇恩的腹部,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任默,给了他个眼神。薇恩这时候也是再次开口,不过声音也是变得冷静了许多:“你,打不打算为你做过的事情负责。”“虽然不知道你指什么,但是我肯定会对我做过的事情负责,如果你真的不恨我了的话,我也会用心的对你。不过薇恩,你到底在闹什么情绪?”奎因没有替薇恩说什么,只是转过身,走向了楼上:“我先去换个衣服,薇恩···别闹别扭了,你不是一直都想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