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刚刚的那种心脏剧烈跳动的感觉也终于是缓缓消失了···”在潜入德玛西亚后,任默来到了一个胡同中,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其他人,他才不紧不慢的脱下很热的大衣,和已经被他体内外溢的虚空能量所侵蚀的背心,直接是赤着上身,轻轻的坐下,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的他,也是轻轻的咳了咳,一股血液被他缓缓吐了出来。德玛西亚的城墙那里,居然也是有着当初和从诺克萨斯那里逃出时所加持的魔力检测魔法阵,任默在通过的时候,赫然是强行使用了可以逼近他身体极限承受的更加强力的恶魔化,二段恶魔化,当初的任默只能承受三秒的时间,而且还会透支体内的魔力,现在的他,却可以承受十五秒,还能在解除魔化后强行撑到走到一个安全地方,不得不说,真是万幸啊。

  “艾尼维亚带给了我这个强大的力量吗,还是说我确实变强了?”

  任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管周围地面的脏与静,直接是把手中的风衣随便往地上一扔铺在地上,缓缓的躺下了。这是一个胡同的拐弯深处,尽管不知道这通向哪里,不过这周围的灰尘,想必这里只是两栋房屋之间的小空隙罢了。他也是稍稍的恢复了下几乎快要透支的体力,浑身无力的感觉也是很不爽的啊。“嘿,以这个身体再临瓦罗兰的那一天,倒也是和现在颇为相似呢···”任默突然淡淡的开口,自言自语,当初的自己也是这么浑身无力的倒在了德玛西亚城外,只不过现在倒在了城内而已,而且当初是奎因派出华洛搜索周围,才发现自己的。“···!”任默本闭上双眼淡淡的怅惘着回忆第一次来到德玛西亚之前的一幕,突然,他本能的睁开眼睛,他感觉到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注视自己,他睁开双眼看向视线之时,却愣住了,视线的注视来自空中,一只湛蓝色,还带着些许金色的战鹰。

  好熟悉的,鹰···那只鹰在凝视了任默一阵后,突然飞向另一个方向,迅速降落消失于任默视野之内,他却无力的叹了口气,身体在极度接近极限后的放松,让他几近瘫痪,根本不想动:“真是人品,好不容易来到城内啊,居然这么快···”任默挣扎着坐起身,靠在墙壁,脸上写满了苦涩:“这么快,就被华洛发现了啊··”任默长长的叹了口气,干脆就一动不动的靠在墙壁上坐着,虽然华洛看到了他,但是任默猜测,华洛在那个高度,即使是视力再过厉害的猎鹰华洛,应该也看不清楚后自己的容貌吧,只不过这里倒着个人,奎因肯定不可能就这么不管。不像诺克萨斯那个城市,随便哪个人死在哪个角落里都没人知道,即使被知道了,也只是会被几个士兵默默拉走,门口挂个尸体启示而已。

  “这个方向吗?”任默的耳朵轻轻一动,一个很小却很熟悉的声音从他不远处被他所感知到,他苦涩的摇了摇头,靠着墙滑到在地面上,因为他现在已经是精疲力尽的状态了,强行两段魔化这么久,这让他感到了无奈之极。失力的躺在地上,他轻轻闭上双眼,装作昏睡的样子。“在这个方向吗···”由远及近的声音,让任默心里有些莫名奇妙的紧张感,或许,是因为这熟悉的一幕吧。奎因皱着双眉,快速的赶进这个小路中,华洛传来信息,这条道路中有一个倒下的人,按它的说法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既然不是一个需要抓捕的人,奎因选择不拿手中的弩,快速的奔跑。拐过一个小弯,奎因轻轻的喘了几口气,也是立刻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任默。

  她快速的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开口喊道:“喂,我是德玛西亚的军官,你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奎因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奔跑的身体几乎是呆滞在原地的,看着那靠着墙壁躺在地上昏迷着的人,那让她几乎是日思夜想的脸。她的嘴唇轻微的颤抖着,静止下来的身体也是不自觉的继续走向前,任默,就那么躺在自己面前。梦···做梦吧。奎因感到眼前隐约有一阵恍惚,自己好像在德玛西亚的城墙外的郊外中,任默好像依旧浑身破破烂烂,重伤不醒的那一幕,似乎再次重现了一样。“默,你在这里,你可知道···我派了很多人,也拜托了很多人找你,找的有多辛苦吗···”

  奎因的声音甚至是带着哭腔的,不过幸好,还不是很容易能听出来,她轻轻的捂住嘴,双眼中也是闪烁着淡淡的晶莹,她轻轻走到任默的身边,握住他的手,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有淡淡的不真实感,她握紧任默的手,感受到那实实在在存在的体温,咽了口口水,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滴泪水轻轻滴落:“默,默,你醒着,对不对···”任默的眼角微微一抖,同时突然的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睁开了那深邃的双眼,看向情绪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而哭出声的奎因,突然淡淡的笑了,笑的很坦然,很平和:“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奎因愣了一下,随即有些什么哽在喉咙中,想说出,却又说不出,双眼都是开始抑制不住的流出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那是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他所说的话啊,奎因的双眼轻轻地眯了起来,不过不是再怀疑什么,而是快要彻底的哭了出来。“你叫任默,这里是德玛西亚,你来到了这里,也来到了我的心里···”任默却愣了一下,随即笑容更柔和,双眼中的光芒温柔的几乎要让奎因失去力气,他轻轻地伸出双臂把奎因直接拉倒在自己怀中,温柔的几乎要把奎因融化的怀抱,让她再也抑制不住那种思念之苦,紧紧闭上双眼,用全力靠在那近在咫尺的怀抱,奎因任凭双手死死抓住任默的衣衫,幸福的泪水,却是流个不停。

  “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却哭个没完,就不能照顾一下我吗。”大约3分钟后,任默突然开口,不过声音中更多的却是调侃。奎因愣了一下,身体也是微微一震,迅速的从任默的怀中站起身,带着淡淡红晕的脸颊和有些发肿的双眼让任默感到了那种自己承担的责任相当重的直觉。“我太高兴了而已···”奎因起身赶紧擦了擦眼睛,把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泪水全都擦了个一干二净,不过任默却是咬了咬牙,没动。“默,你怎么了,为什么倒在这。”奎因也是看出了任默的身体似乎出了些问题,赶紧再次弯下身,直接把任默扶了起来,把他的手臂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不过由于扛的是右臂,而任默的魔力已经耗尽没办法用模拟伪装外表,所以···“默,你的手···”奎因的瞳孔一缩,任默那深紫色的,散发着强烈虚空能量的恶魔之手让她心里产生了深深的不安感。任默虚弱的笑笑:“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然后,你想知道的,我会全部给你解释的···我为了混入城内不被你们的军队发现,可是耗费了相当之大的魔力啊,现在的我,就像被抽空了一样啊。”“你说你,就不能想个办法给我和薇恩传个消息吗,有我们的帮助,肯定不需要你这么谨慎小心,而且,你为什么怕被发现,是因为···”奎因突然闭口不语,表情带着些许的忧虑和不想相信。任默也是看到了奎因的那表情,失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条手臂虽然说也是个原因,不过更多的原因,我还是得和你慢慢说···”“走吧,回家。”

  s/酷b匠H1网z永`久c-免@费看0小说{

  家,吗。任默的眼中突然闪烁着淡淡的迷茫和混乱,家,这个多么亲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又是多么陌生,任默不再言语,就这么默默地在奎因支持着他全身重量的道路上,仔细的看着这近在咫尺的女统领。“喂,你···看什么啊···”奎因突然小声的开口,而且还轻轻地低了低头,任默不禁失笑,虽然德玛西亚人人都认识德玛西亚之翼奎因,但是来来回回走过的话,恐怕他们除了敬佩的看了一眼后,也不可能多说什么,多看什么。现在奎因这个状态,不认识自己的人,只会认为是她在帮助德玛西亚的一个普通平民而已。“当初我看你,你会有些不高兴的说我不礼貌,现在我看你,你居然会不好意思啊···”任默突然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奎因没有说话,但是任默却是清楚的看到奎因的耳朵根都已经变得通红了,而且还是这么害羞的一声不吱啊···“你也少在这调侃我,等薇恩换岗的,我会和她一起批斗你的。”“批斗?”“哼,别以为你真的离开德玛西亚我们就对你一无所知,到时候,你最好全都老实交代!”

  任默的眉头轻轻挑起,看来自己在某些地方也是传出了大动静哈?“对了,既然你回来了,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想不想知道?”奎因突然想起了什么,轻轻侧了侧头,略带笑意的看着任默,任默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知所以然:“什么好消息?”“嘿嘿,等薇恩回来吧,让她亲自告诉你好了~~~”“她亲自告诉我···这么说,和她有关喽?”“总之,你现在先回去,老老实实地休息吧,还有管好你体内的能量,既然你决定溜进城内,就别让你的能量给你找麻烦,毕竟我可不想再一次,看着你被带到魔法囚笼中了···”奎因的声音在此变小,同时,还有些伤感,还有些后怕,双眼中透露出的是恐惧。任默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潜入就是为了不被发现啊,怎么会,让你担心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