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娜,你在吗。”冰雪女神的神殿中,任默轻声的呼喊了一声,而这声音虽小,却是在这偌大的大殿中响起了淡淡的回音。声音源远悠长,但是却没有任默意料中的回应,他也并没有看见迦娜,就连魔力都感受不到。“奇怪,迦娜人呢,总不可能自己先回祖安去了吧。”任默皱了皱眉,随即迅速的走出大殿门。“呼~~~”任默皱了皱眉,立刻伸出右手挡在了眼前,扑面而来的风雪让他感到一瞬间的刺骨之寒,还有些睁不开眼,但是,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也对,我早该想到的,充满了风的地方,才是迦娜最喜欢的地方啊···”任默无奈的耸了耸肩,看了看那站在空中,一动不动,但是却像躺在空中一样的迦娜。

  “任默,你恢复了?”在空中的迦娜也是感受到了那身下强大的魔力波动,缓缓的从空中转过头看下任默,看到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体内魔力波动也正常下来了的任默,迅速的翻了个身,迅速的落下来,站到任默面前,面上带着些许的喜悦问道。任默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本能的随口问了一句:“你就这么在外面,不冷吗?”迦娜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侧了侧头:“我的魔力可是相当强大的啊,这些风雪,还不算什么。”“就算你的魔力强大,这周围都是冰属性魔力,对你的魔力恢复作用不大,而你身上的衣物本身就很少,说不冷我可不信。还有,为什么,你始终不肯看我的眼睛。”

  任默的语气相当的平淡,不过平淡中却带有了难以掩饰的责备。迦娜抿了抿嘴唇,但是却什么都没说,不过依旧是侧过头不去看任默,只是有些倔强的开口:“别忘了,你当初抢了我的初吻,我会和你算账的。”虽然声音很小声,而且不带着什么责备意思,但是任默却轻轻挠了挠头,一脸茫然的看着迦娜:“我咋不记得,有这事吗?”“你!上次帮你从祖安逃出去的时候,你怎么可以忘记的啊!”迦娜立刻转过头,气冲冲的看着任默,语气也是带有了些许的不高兴和委屈,任默也是从她的眼中看出了那种不开心,甚至可以说是怨恨的情绪。“从祖安逃出来的时候,你体内被毒液侵染了的时候···”“你,你这不还是记得吗!”

  迦娜的脸突然又红了下去,目光也是开始游离起来,任默的嘴角却是在不知不觉中翘起了一丝戏谑的弧度,悄悄的靠近了迦娜:“然后,我好像就这么做了来着···”“嗯?诶?!”迦娜愣了一下,随即就被任默把身体扳向正面对着他,还没等她思考任默这句话的意思,她就感觉到一股温热,从嘴唇处传来。“唔!”被强吻了!迦娜立刻红着脸要推开任默,但是任默却早已双手一合,迦娜柔若无骨的身体直接被他牢牢的抱在怀里,尽情的品尝着迦娜味道的任默,眼角也是充满了许些的嘲弄。“唔,唔···”抵抗无果,迦娜不得不选择放弃。迦娜的双眼变得有些迷乱,身体也是缓缓的变软,抵抗也是变得有些无力,意识开始有些淡淡的模糊,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抱住自己的这个家伙了···良久,占够便宜的任默才缓缓的抬起头,抱着有些无力的迦娜,嘿嘿一笑:“当初那次算你初吻的话,对你对我都太亏了,如果你真的要找我算你初吻的账,这次才算吧。”迦娜的喘息有些急促,也是有些缺氧让她刚刚的意识有些不清醒,现在恢复了一些后,她的脸色却是更红了,这次的迦娜似乎明显有忍耐到极限了的感觉,咬紧牙关,双拳紧握的她,身体也是轻轻的颤抖起来。任默的笑容有些凝固:“额···生气了?·”“为什么,欺负我啊···”迦娜的表情,似乎忍耐了什么好久想要爆发出来一样,但是等待着迦娜怒火的任默,却听到了迦娜那细若蚊声的,那充满了委屈的哭音,迦娜的双手死死地抓住任默胸前的衣服,头微微低下,身体也是不停的颤抖着,任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迦娜的反应,有点奇怪啊。“迦娜,你怎么···哭了···”

  “我才没有哭!”突然间,好像说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迦娜的语气又变的强硬了起来,不过声音依旧是颤抖的哭音。她缓缓的抬起头,任默却是心里一震,随即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她的双眼,那种充满了幽怨和混乱的情绪。“明明有那么多爱你的女人,你为什么那么花心的还要到处勾引人,为什么你刚刚占有了艾尼维亚,还要出来勾动我的情绪啊...”迦娜的话语,也是让任默相当的感到心酸和无奈,喂喂喂,迦娜这是莫名其妙的吃的哪门子醋啊。“我和艾尼维亚,你一直在看?”“怎,怎么可能啊!只是刚刚艾尼维亚的状态也不是太好,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啊···”迦娜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清楚了,本是突然而起的戏谑之心,现在却让任默感到了一些进退维谷。“怎么,爱上我就直说啊,喜欢我就追我啊,这么哭哭啼啼的有什么用啊。”

  任默舔了舔嘴唇,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他试着以一种玩笑的口吻去打破现在的僵局,不过迦娜低声的回答却让他感到更加的尴尬:“也就是说,我只要承认了我爱上你了,就会被你一并收入怀中了对吧。”这怎么回答啊!回答也不是,不说话更不好,任默一脸黑线的苦恼,不过所幸的是,迦娜的心态很好,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绪。她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抓着任默衣服的双手也是缓缓的松开:“我没那么容易接受你,所以,你离我远一点。”“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接受我。”嘴贱。任默之后如此评价当时的自己。迦娜的眼睛闪过一抹柔和的光芒,不过根明显的是她变得有些意外的乖的语气:“嗯。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任默无奈的走在下山的路上,虽然身上的伤势都是恢复了过去,但是自己的嘴怎么就这么贱啊。“本来不想再和越来越多的女人扯上关系,但是,谁不喜欢美女的啊,唉···”任默张开他身后的一对血色双翼,直接是站在山脉边缘,从铁脊山脉上滑翔而下,也不用担心撞上什么,所以他也是在山顶上滑翔下去的途中,分神去想了很多事情。从来到这个世界,不,回到这个世界开始,遇到奎因,是他一切一切举动和愧疚的开始,随心所欲的按自己的想法行事,只是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而去干脆利落的做许多别人根本就不知缘由的事,这样的自己,看起来和别人格格不入,对吧···“还是说,自己那我行我素的习惯,反而成为了一种吸引人的品质?”

  任默失笑一声,却是将目光再次转回到刚刚离开的方向。虽然托迦娜继续照顾艾尼维亚,不过被迦娜知道了在核心室发生的认主之事,倒也是有些尴尬。“话说···我来到这个大陆,究竟是为什么啊,真的只是,为了阻止所谓的下一次大陆之战吗···”任默突然自嘲的笑了笑,转过身,加速的飞向铁脊山脉的山脚。按玛尔扎哈的吩咐,他下一站,是德玛西亚。玛尔扎哈会派出一部分中等虚空虫队伍扰乱偷袭德玛西亚来吸引整个瓦罗兰的注意,藉此机会,暗中进攻真正的第二站主战场弗雷尔卓德,之前在暗影岛的作战估计已经暴露了,毕竟暗影岛直接被攻占,连魔力本源都是变成了虚空能量,这怎么也瞒不过这个大陆的人了。佯攻德玛西亚,吸引注意力,玛尔扎哈倒真敢极端险棋而行事啊。

  突然,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想法凭空出现在任默的脑海中:“如果我全力帮助玛尔扎哈和他手下的虚空部队,会不会更好呢···”任默不再去想,因为这个诱惑力反而很大,如果帮助玛尔扎哈,让虚空成为大陆主宰,想保护他的爱人,似乎更加轻松才对,而且玛尔扎哈以及虚空的信条,反而比其他的国家要更加的正直和充满了正义。“切!”任默暗暗咂了咂嘴,却是咬了咬牙,把这种想法抛出脑海,会不会捡回来再说,现在,先不去考虑它。从这个方向,下山后没多远应该就是玛尔扎哈说的险地了。任默由于是从山上直接飞下,所以下山速度飞快的几乎难以想象,爬山用的时间,和下山的时间相比,天差地别!“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赶到嚎叫沼泽,那这么说,三天之内,不,如果我全力赶路···两天之内,足以赶到德玛西亚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m“匠网

  任默站在一个漆黑的树林前,深深的呼了口气,轻轻抬起右手,那恶魔般的手臂,看起来似乎已经正常了。当然,并不是手臂真的正常了,而是任默用衣袖遮盖住了手臂,而手掌依旧是那充满了爪子和光芒鳞片的恶魔之手,在手臂之中,有什么东西放出了淡淡的紫色光芒。“任默···”任默的眉头微微一抖,随即闭上双眼,进入了那超越时空的讯息大空间。“D小队已经到达德玛西亚进行扰乱和不时的偷袭,你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德玛西亚,进入内部,从各个方面,尽可能的保护我们的人,不要求德玛西亚有什么太大损失,但是,一定要让战争学院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德玛西亚!”

  再次睁开双眼,任默微微颔首:小队已经到达德玛西亚,接下来就差自己了,只要赶到德玛西亚主城内部,掌握动向,再通过玛尔扎哈建立的这个虚空网络传递讯息,就能最大程度的为这支小队提供保护和安全。内应,有的时候还真是作用非凡呢。任默舔了舔嘴唇,D小队赶路的速度还真快,恐怕是直接从别的地方调过去的吧。“接下来,就是穿过这片该死的沼泽了吧···”任默看了看面前这漆黑的嚎叫沼泽,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寒芒:不就是个,死亡神殿的所在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