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暗影岛。

  “死亡之城,已经攻占下来了对吗。”虚空掠夺者卡‘兹克从一个紫黑色的虫洞中走了出来,而出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询问暗影岛的攻势。但是看守虫洞的虚空虫的回答,却是让他极其的意外。“···死亡之城确实已经攻占了,但是暗影岛,却是无法攻占···”死亡之城就是暗影岛的核心,只要运用虚空能量把死亡之城侵蚀掉,整个暗影岛的就会由充斥着死亡能量变为充斥着虚空能量才对,所以说攻占了死亡之城就相当于攻占了整个暗影岛才对啊,这几个虚空虫的话是什么意思?

  “卡’兹克,你来的正好,回去和玛尔扎哈大人说一下吧,现在的情况相当不容乐观。”一个巨大的虫子从不远处走过来,这虫子的巨大程度几乎要赶上一个卡车般宽,卡兹克也是眨了眨那狭小的眼睛,淡淡的砸了咂嘴:“科‘加斯,你是吃了多少东西长得这么大。”“这才多大,当初在荒芜之地,我可是可以直接吃掉一片空间的。”科加斯晃着巨大的身体,不过面色倒是有些凝重,直直的看着卡兹克:“告诉玛尔扎哈大人,按照他的吩咐,攻占了死亡之城后,战争之影赫卡里姆,掘墓者约里克,都是活捉的,随时可以带回去进行侵蚀,锤石失踪,死亡之城的魔力核心已经找到,随时可以等大人来注入虚空原物质。”

  “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容乐观。”科加斯一直在说的情况都很好,反而卡兹克并不知道哪里是不容乐观的。科加斯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因为之前在嚎叫沼泽的死亡颂唱者卡尔萨斯,回归了这里。”“···”卡兹克瞬间沉默了下去,死亡颂唱者卡尔萨斯,掌控灵魂的诡异者,不知是生是死的强大能力者!“这可是战场,死亡的我们的人还有暗影岛的人,都是数不胜数,而正是因为这样····”“他从数不清楚的死尸中,召唤出了无尽的骷髅队伍···”

  卡兹克和科加斯都是不再言语,整个暗影岛都是战斗后的战场,而尸体也是数不胜数,没想到卡尔萨斯居然能够从死尸中召唤出骷髅,这实在是让进攻暗影岛的虚空众虫感到了吃力。卡尔萨斯也没有立刻去死亡之城,而是自由的在暗影岛上游荡,似乎在寻找什么,但是偏偏他走到哪,就能在哪召唤出数不胜数的骷髅,所以他们也拿他毫无办法,即使是科加斯亲自上场,也是并没有任何的作用,没人会把他手里的那本梅贾的窃魂卷当作一本普通的书!“他手里的那本书,可是不停在吸收着战场的灵魂啊···那些灵魂的能量再弱,也会一点一点的增强那本书的力量···”卡兹克身后的翅膀轻轻一振,转身就要回到那虫洞,他淡淡的开口:“唉···等玛尔扎哈大人想办法吧···”

  而现在在艾卡西亚,玛尔扎哈正在思考着另一件事,在暗影岛的攻势他并未太过担心,现在的他在想该如何在攻占下暗影岛后,在事情泄露前,攻占下弗雷尔卓德。不过在弗雷尔卓德的内应丽桑卓,却和任默闹了这么一手别扭,恐怕短时间内想要进攻弗雷尔卓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既然如此···那就需要在别的地方造一些晓得影响来吸引注意力了···”玛尔扎哈默默地看着面前的瓦罗兰地图,目光移开紫黑色的暗影岛和艾卡西亚,标着一个准星的弗雷尔卓德和艾欧尼亚后,他开始思考,究竟什么地方,可以用来造成点影响又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如果能有内应最好···“嗯?”他突然转过头,看向后方的一个空间虫洞中,走出的两个人,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意外:“莫瑟,回来的很快啊。”“嗯,从艾欧尼亚的那个虫洞回来的,玛尔扎哈大人,他就是那个科学家,尼尔。”尼尔看了看周围,并没有露出任何玛尔扎哈猜的那种恐惧的表情,反而是带着些许的兴奋和兴趣:“艾卡西亚有很多稀有的金属啊,看来可以研究出很多有趣的东西。”“···看来,任默是让你带回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助手哦···”玛尔扎哈看着尼尔的反应和他的眼神以及他注意的方向,知道他确实是一个了不得的的科学家。“莫瑟,你可以休息几天再走,毕竟现在计划有变,下一步不着急去德玛西亚探索那虚空魔力的来源了···”

  莫瑟似乎很是意外,微皱双眉,心里突然打了打鼓:“计划有···变?”玛尔扎哈看了看旁边的尼尔,淡淡的开口:“你叫尼尔,对吧,现在你既然已经踏入艾卡西亚,现在想离开也不行了,所以···”“我才不离开,有趣的东西这么多,你赶我走我都不走。”尼尔似乎根本就没意识到在他面前的,是正在筹划攻占瓦罗兰大陆的虚空先知玛尔扎哈。“那···如果我需要你成为我们军队的研究专家,负责研究能够强化我们队伍的设备或者装备之类的军事科学家呢?”尼尔的眼中闪过淡淡的光芒,他嘿嘿的笑了笑:“只要给我我想要的材料,没有我做不出来的东西。”玛尔扎哈明显心情好了很多,随手一握,一个空间虫洞在不远处开启:“莫瑟,带着我们的科学家,到他的空间去吧。你想要的一切,可以直接用你的思维来制造出来,但是必须要是你见过的东西,而且想象力要足够才可以。”尼尔先是意外了一下,随即脸色带着惊喜,而莫瑟只是点了点头,和尼尔转过身,走向那空间虫洞。

  玛尔扎哈继续把视线注视在那瓦罗兰地图,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的存在,一个他手中最大的变数和王牌···“任默,现在应该是在铁脊山脉对吧···也就是说,差不多他的下一站,也就该是德玛西亚了,”在最后,玛尔扎哈也是将视线停在了,任默的恶魔之手的标志上,并将其缓缓的移动到了另一个地点:“任默的话,在这里也是活动的比较自由吧···而且,实力强大的德玛西亚,也不会因为一些低级的进攻有任何的直接严重影响···不过却也能趁此机会,吸引一下注意力,刚好可以一举两得···”玛尔扎哈默默地笑了笑,把视线集中在了这金色雄鹰的标志之处···体内,多出了一股淡蓝色的能量,夹杂着一丝通红的能量,充斥着血液,任默淡淡的呼吸,一呼一吸都带有着混杂着血色的气息。不过他的血液中,本来有相当大部分的蓝色能量和红色能量的对撞,而现在,已经在血液的调和之下,均衡的抹消了绝大部分后,任默缓缓睁开双眼时,也是在这期间顺道把之前在地下深处拿回的血液全部融合掉,当他缓缓起身时,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力量在他的体内,胡乱的流动。这就是,曾经的自己研究出的血液中的秘密吗···在之前的睡眠中,他已经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这股胡乱攒动的能量的作用,默默地把它逼进自己的右臂之中,然后微微颔首,轻轻的笑了笑。

  “默····”怀中还在沉睡的艾尼维亚,像一块完美的蓝宝石,不过在不久之前,还红的像一块紫宝石一样呢···轻轻抱起轻若无物的艾尼维亚,任默捋了捋她的头发,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圈血色气息,包裹住他身体的同时也包裹住了艾尼维亚的身体,艾尼维亚的身体表面,也是缓缓出现了一件小巧可爱的睡衣,任默有些咂嘴的摇了摇头,也许是因为艾尼维亚的年龄原因,任默本能的靠感觉给艾尼维亚用魔力制作的睡衣赫然如此的童装啊···“不过也无所谓吧···”任默轻轻的松手,并断开和艾尼维亚身体的魔力干扰与链接,艾尼维亚的身体也就被自动的这个核心室的魔力所支撑起来,缓缓的浮向空中,和当初自动疗伤的一幕倒是一模一样。任默缓缓的抬起头,面带笑容的看着那还在熟睡的艾尼维亚,宠溺的眼神始终不变。“咔哒。”任默走出了核心室的门,与此同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紫黑色的魔力!

  NO最B新章节#上^…酷√q匠t网t;

  “任默,一直和你联系不上,下一站,你可以换路线了。”任默心里一凛,就和当初在皮城时,玛尔扎哈通过使用艾卡西亚强大的虚空能量,在整个瓦罗兰,对有虚空能量的生物进行集体的传音,当然如果目标足够强,也可以直接与指定目标交谈,不过要很久才能这样指向交谈罢了。“之前我在一个充满了魔力干扰的地方,话说换路线啥意思。”“下一站,直接去德玛西亚的城内就好,至于德玛西亚主城周围的那些虚空魔力虽然也需要探查,但是现在需要在德玛西亚搞出一些动静吸引注意力。”

  ······任默紧皱双眉,缓缓的走到了大殿的内部,但是却深锁着双眉。“派出一部分中等虚空虫围攻德玛西亚,而且是包围偷袭不强攻只骚扰,还要让我当内应···随时观察和影响他们军队的大幅度出动····这倒也确实是让他们把注意力转到弗雷尔卓德之外的最好办法,不过···”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歉意:“按玛尔扎哈说的时间,我立刻就要动身啊,就这么离开艾尼维亚,这样真的好吗···”任默轻轻转过头,看了看身后核心室的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