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丽桑卓突然冷哼一声,不过身体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内心深处的一些遗憾和憎恶,甚至痛恨同时涌出,她扭头一挥手,一道巨大的寒冰之爪向后而去,在那寒冰之爪所落之处,丽桑卓的身形瞬间转移,随即脚下漆黑色的寒冰淡淡的蠕动,带着她的身体,离开了这片紫黑色的空间。“任默,丽桑卓是我们在弗雷尔卓德的内应,而我们下一步就要对弗雷尔卓德下手,所以,如果能把她体内的虚空能量解决的话,对我们的计划和对你来说,没有害处。”

  玛尔扎哈一直在冷眼旁观,看着任默的双眼和语气也是带着淡淡的劝诫,不过任默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玛尔扎哈,你真的没办法解决我体内的火属性魔力吗。”“没有。”“啧···”任默失望的砸了咂嘴,随即闭上双眼:“那条灵魂链,真是没用啊,看来还是得我自己想办法···”任默的意识再度从艾卡西亚离开,穿梭过无尽的虚无空间,意识回到身体内。闭上双眼后再度睁开之时,又是那凛冽的寒风,又是铁脊山脉。“真是倒霉,丽桑卓现在还是那种恶毒的心态啊。”没办法解决呢。任默那大口的喘息也是早已平静了下来,受到周围玄冰能量的包裹,任默也是感到舒服了很多,他轻轻的看了看那一脸忧虑的迦娜和那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的艾尼维亚,面带苦笑的开口:“似乎,解决不掉呢,还是得···靠你了啊,艾尼维亚。”

  Y更、新Io最E快vQ上t{酷G匠ah网H,

  “那可是来自远古的熔岩魔力啊,除了同样来自远古的玄冰魔力,别的都很难起作用啊···”艾尼维亚淡淡的开口,表情相当的阴沉,双眼中还闪着淡淡的光芒,她轻轻的侧了侧头:“迦娜···能不能拜托你,替我接手一段时间神殿的镇守呢?”迦娜愣了一下,轻轻的看了一样艾尼维亚,表情稍微有些变化:“你···你有办法解决任默体内的熔岩魔力了?”“嗯,有。迦娜,这段时间,麻烦你替我镇守这里了,如果没事情的话,请不要来到核心室。”“嗯,交给我,一定要让他平安的恢复,但是,不要让你自己受伤啊。”

  ······默默地坐在神殿核心内部,任默轻轻的看着面前,双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心疼光芒的艾尼维亚,有些苦涩的开口:“艾尼维亚,我也没有办法了,现在只能看你的了···本来我还想自己解决呢。”“傻瓜吗,没关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因为,我就是默的啊。”艾尼维亚丝毫没有介意的样子,而且能够帮助到任默,她的脸上除了心疼任默体内的伤势和痛苦外,还多了些许发自内心的笑容。

  体内的痛楚很强烈,尽管任默一直强撑着没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但是艾尼维亚却是明确的知道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有多那么的可怕。只要不是火属性类型的魔力,被那种来自远古的熔岩属性魔力入侵体内,那种浑身都被灼烧的感觉,而且是从最脆弱的内脏开始灼烧,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这种折磨,艾尼维亚也是曾经经历过。在她小的时候,她体内曾经有过一丝淡淡的这种远古火属性魔力入体,仗着体内的玄冰魔力刚好和那种火属性魔力相互克制,她也是经历了很让人发疯的痛苦才忍住那种炙热的痛苦,毕竟体内的魔力再强大,想直接保护自己的内脏是很难的,而任默体内现在可是充满了那种让人发疯的远古熔岩属性魔力啊!

  “默···你知道吗,我们冰凤一族体内的玄冰能量和你体内充斥的那种来自远古的是相生相克的。”任默淡笑着看着双眉微蹙的艾尼维亚,淡淡的开口:“也就是说···你有办法解决,我体内的那些火焰魔力,对吧···”艾尼维亚咬了咬牙,双手也是微微握紧了很多,随即她的脸色也是微微泛起了淡淡的红色。“有办法,而且,很简单,对我没有任何的消耗,反而,应该还能提纯我体内的玄冰能量。”任默眨了眨眼睛,突然感觉到事情的发展似乎偏离了自己的思考和感想,没有任何消耗,反而还能提纯艾尼维亚的魔力?

  “艾尼维亚,你的办法是···”“默,两人之间即使魔力再接近,也不可能在魔力传导之间,实现三成之上的魔力传导,而我和默之间的魔力相差又是如此之大,所以即使我倾尽全力,恐怕也难以清除一成的魔力,所以···”任默本是轻轻的靠在身后的墙上,随即艾尼维亚缓缓的举起右手,在这核心室内,任默的身体突然缓缓的飘了起来,而脚下,依旧是实地的感觉,并没有踩空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在索拉卡的星域内的感觉,对吧···”艾尼维亚似乎猜到了任默的疑惑之处,她淡笑着开口,双手轻轻背在身后,随着任默身体的上浮而似乎飘到了空中,两人就像飞了起来一样,然而他们脚下却是有着脚踏实地的触感。

  “每个守护者都能够自成属于自己的稳定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只要我想,我可以在任何一个层次,任何一个方向,任何一个高度,如履平地,而且可以随意的控制周围的感觉和接触感,是不是,很神奇呢?”任默轻柔的躺在一个高度,轻轻的保持着自己的呼吸和呼气的温度。他虽然强撑着体内的灼烧感,但是那种痛苦绝对不是他表面上的那种淡然所能够掩盖的,不时的呼气都带着强烈的灼烧气息,而事实上,他的身体内部现在其实早就被烧成了焦炭,之所以他还没事,是因为他把全部的血液魔力都汇聚到了内脏上,哪个地方被烧毁了,他的血液魔力就在哪个地方去恢复再生,虽然勉强保持住了那种平衡,但是肌肉和内脏飞快的被燃烧殆尽后,再迅速的在魔力供给下再生,无穷无尽的循环,让他感觉到,自己和死亡只是相差一步而已!强撑着不在那种剧痛下失去意识,毕竟他即使面对死亡,也不愿意让艾尼维亚担心啊。

  “那···既然你带我进来,也就证明你还是有办法的,对吧···”任默的语气依旧很平淡,不过看着艾尼维亚的双眼也是有了些许的动摇,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意识已经在那种强烈痛苦的无尽循环中,有些麻木而开始濒临崩溃。“没错,默,我会,让你恢复的···”“唰···”“艾尼,维亚···?!”任默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那轻轻闭上双眼,身上水晶般的连衣裙,长裙膝盖以下的部分,腹部的部分,双臂的部分宛如魔力不足一样,缓缓的化作淡蓝色的魔力消散!呈现在任默眼前的,是只穿着内衣的艾尼维亚。之前晶蓝色连衣裙的艾尼维亚是一个美丽的小公主,但是现在只穿着内衣的艾尼维亚却是可爱的像个瓷娃娃般。

  “别说话,听我说。”艾尼维亚突然迅速的到了任默的面前,右手食指也是轻轻点在了任默刚刚要张开的嘴上,她淡淡的笑了笑,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坚定和优雅,而笑容中透露出的更多的,也是那种宠溺般的,当初只出现在任默对艾尼维亚显露而出的笑容。“我,是默的啊,我的生命和未来,当然也是默的啊,既然我早晚都是你的,现在还能帮默解除那种致命的痛苦的话,又有什么不好呢?”看着艾尼维亚那淡淡的笑容,任默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她那脸上笑容中蕴含的那种淡然的宠溺,他感到熟悉又陌生。那种笑容,当初是他只会在冲着艾尼维亚开口时才会有的笑容啊。

  “默,我可是一头魔兽啊,和你不一样,我们魔兽,是可以把生命完全的捆绑在别人身上的。而这种捆绑俗称,就是认主。”任默略带逃避的轻轻移过艾尼维亚的双眼,不去看她那充满了让人怜惜的可怜眼神:“我愿意成为你的爱人,但是绝不愿当你的主人。”“默,你已经有了很多的女人,我知道这些女人,也无一没把自己交给你,虽然千年前的默,是独属于我自己的,甚至可以说不属于我的,但是在这千年之后,默你依旧是默,但是毕竟不是千年前那个独属于我的默,我没有资格独占默的话,那就让我成为默唯一的宠物吧。”艾尼维亚缓缓的趴在了任默的身上,身上残余的衣物,也是开始泛起了淡淡的水晶蓝光芒。

  即使任默再想逃避,他也无法忍下心来,他转过头,和近在咫尺的艾尼维亚,四目相对,他的双手轻轻的从两侧伸出,轻轻抱住了艾尼维亚那柔若无骨般的腰肢,毕竟艾尼维亚实际的年龄,也才十岁不到,身体的发育更是停滞在了十六岁的状态,任默之所以刚刚并不愿意去选择接受艾尼维亚,不仅因为现在是情况所迫,并不是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也是因为现在的艾尼维亚的心理的发育程度只有十岁不到的话···他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的对还算的上萝莉的艾尼维亚充满了欲望。不过当他看向那艾尼维亚清澈而坚定的双眼,他选择妥协。一千年前的任默,没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一千年后的自己,不想再这样了。“默,什么都别想,看着我。”艾尼维亚几乎可以说是最懂任默的,毕竟三年时间的生活,让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格外敏感,看到任默的双眼,艾尼维亚知道,任默已经放弃了对自己的所有拒绝。

  “抱紧我,默,放开心中对我的一切抗拒,剩下的交给我就好···”“想好了吗,虽然迟了一千年,但是认主这种事,可是和相爱不一样啊。”艾尼维亚轻轻的笑了笑,虽然一直都没在意,但是她也知道她早已通红的脸上,已经滚烫不已,虽然自己早已是属于任默的了,但是当真要将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和任默的生命捆绑在一起时,一种从没有过的羞耻感也是从她的心中泛起。

  “默,我爱你。”

  “我也爱你,艾尼维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