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洞口,艾尼维亚轻轻的来回踱步。她紧皱着眉头,脸上尽是紧张不已和担忧的表情,她虽然能通过对整个铁脊山脉内部的感应,确定在这个山内依旧有两个生命体,但是她并无法确定任默到底是不是安全的,因为在那火龙守护的地方之后,是连她都没进去过的地方,而从溶洞内的能量波动来看,那头火龙早已恢复了平静,也就是说任默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成功通过了那头火龙的阻碍,对于内部是什么情况并不了解的艾尼维亚,担忧的并不是任默和那头火龙发生什么冲突,而是对在那未知的空间存在着什么的恐惧。迦娜在一旁,却只是轻轻地闭上了双眼,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也什么都没说。虽然她的双眉也是微皱着,但是她却不停的在散发着魔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奇怪的气息一样···“任默似乎要出来了。”迦娜突然淡淡的开口,同时睁开双眼,看向那山洞的入口,艾尼维亚却先是愣住了一下,随即不解的看向迦娜:“我都无法感知内部,你又是如何确定任默的气息的。”“一股极其燥热的气流正在从山洞洞口处外溢,即使那股气息不是任默,在山内部内部肯定也是发生了变化。”极其燥热的气流,吗···艾尼维亚想起那头越来越强的火龙,咬了咬牙,转身就奔洞口而去。不过只是刮了轻轻的一阵微风,迦娜就来到了艾尼维亚的面前,她轻轻平坦双手,看着一脸焦虑的艾尼维亚:“不可以。”“无论如何,我不要默出事!”“别忘了任默说的话,他可是让我们等他出来。”迦娜的话语也是让艾尼维亚的动作戛然而止,虽然艾尼维亚一直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而且从来都是不听从任何人的话,但是任默却是唯一一人。

  “说了让你们等着我不要进来,听话就好。”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在迦娜身后,声音还带着淡淡的迦娜下意识的回头,艾尼维亚也是赶紧从迦娜身边跑了过去,看着面前脸上还带着些许鲜血的任默,声音有些颤抖:“默!默,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任默轻轻叹了口气,长长的出了口气,同时抱住了扑过来的艾尼维亚,轻轻的抚摸着她淡蓝色的长发,微微笑道:“我怎么会出事呢,不用太担心。”“有一股很强烈的灼热气流从山洞中冒出,怎么回事?还有你脸上的血液是怎么回事?”迦娜明显比已经有些关心则乱的艾尼维亚细心,迦娜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任默脸上的血液。“这个啊···嘛,不必担心。”任默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了看那一手的血液,低沉的笑了笑,淡淡的开口。突然,艾尼维亚浑身一震,猛地从任默怀中抬起头,看向他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惊恐和凝重:“默,你为还是那么不告诉我你受了伤!”

  任默微微一顿,苦笑一声,刚才看起来也没有任何不适的他,也是露出了痛苦难耐的表情,额头上也是瞬间就流出了大汗。“你体内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火属性魔力!”“原来如此,因为你是冰属性所以对火属性敏感,才感受到我体内的伤势是吗···”这是铁脊山脉,这里可以称为瓦罗兰屋脊,在这里任默体内却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强大火焰魔力,答案,显而易见。“那头火龙袭击你了?”艾尼维亚紧皱眉头,手迅速放在了任默的心脏处,一股强烈的寒冰气息直接是渗透进任默的体内。“唔···”任默突然咬了咬牙,不过脸色也是变得一会红一会白了,持续着这种状态几秒种后后,他长长的出了口气:“呼···好受多了,不过刚刚冰火中和的过程,真是,差点忍不住吐血啊,不过这手法,和当初攻击薇恩。”

  “走,回神殿!”给任默注入了大部分寒冰魔力后,他体内的火焰魔力却几乎感觉不到减少,艾尼维亚知道,恐怕普通的魔力传输带来的极低效益恐怕并不能帮助任默了,那就先回神殿,借助神殿的力量!“没事的,那头火龙并没有攻击我,只是这铁脊山脉下面不知多深的地方,居然是有着一个巨大岩浆湖,那里有着一部分我千年之前残留的力量和一部分对于血液的研究成果,我把它们尽数取了回来而已,不过···或许是那些记忆什么的在那岩浆湖之上存放千年之久了,所以···已经被火属性的魔力侵蚀了吧···”任默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艾尼维亚却依旧在那淡淡的掩饰之中听出了些许的颤抖。能够把相当能忍耐的任默逼到这个颤抖的地步,艾尼维亚知道,任默体内的火焰魔力,绝对不是普通的像任默所说的一点点而已!···“呼···想不到这里,居然是自带了冰属性的空间呢···”回到神殿后,任默静静的坐在了艾尼维亚和迦娜一起疗伤的区域,那个神殿的核心,不过任默没想到,在刚刚进入这个房间后,他立刻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冰属性能量涌入体内,立刻将体内那不停的如火焰般燃烧着自己内脏的火属性魔力给压制住了。“默,好些了吗。”看着任默瞬间轻松了的表情,艾尼维亚心里轻轻的松了口气,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依旧是紧张的问着。任默淡笑着看着艾尼维亚和在一旁不语的迦娜,松了一口气:“没关系的,那点魔力,我自己可以解决。”“如果不能解决,千万不要逞强啊默,那火焰魔力,我能够感觉到,那是来自远古的力量啊!那可是和我体内的冰晶魔力同等级的远古火属性能量,绝不能让它留在你的体内啊!”

  艾尼维亚却还是很着急,她刚刚也是感觉到了那股火焰魔力的强大之处,这才发现那火焰魔力是来自千年前远古的熔岩魔力,是远古火焰魔力最强的分支之一啊!“嗯····艾尼维亚,我会有办法解决的,等我,我先和我的总部联系一下,他们,总会有办法解决的···”艾尼维亚轻轻点了点头,任默看了看她和迦娜,随后深吸一口气,轻轻的动了动手指,他那诡异的右手突然放出了淡淡的紫黑色光芒,随即他轻轻闭上了双眼,似乎陷入了深度沉睡一样。“灵魂感应链接?”艾尼维亚突然皱紧了眉头,心里多了一丝淡淡的疑惑:“能够无视距离进行灵魂感应的直接交流···默的组织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国家···”再度睁开双眼时,任默眼前不再是那一片湛蓝色的铁脊山脉,而是那一片紫黑色的艾卡西亚。“我给你们的灵魂链可是很珍贵的,就这么使用了,要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我可要以军法处责你。”

  任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了看那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玛尔扎哈,冷冷的开口:“想个办法,解决我体内的那些火属性魔力!”玛尔扎哈顿了一顿,随即意识缓慢的侵入任默体内,双眉也是逐渐的皱紧:“这来自于远古的岩浆属性魔力,你是怎么受到这么强烈的侵蚀的。”“不用管,想个办法帮我解决掉!”任默这时已经不在艾尼维亚和迦娜面前,失去了大范围的寒冰魔力的包裹和强烈的自我抑制,他的痛苦也是再也无法掩饰。“这魔力可是在你身体内部,肯定不容易解决啊···而且这火焰魔力来自远古,要想解决,也需要来自远古的魔力···”“那,就来和我做个交易吧。”一个冰冷的且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响起在这个不大的空间。任默轻轻的转过头,看了看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人,他的双眼骤然闪过一抹寒芒:“丽桑卓···”“当初你在接受你恶魔手臂的侵蚀之时,我为了控制住暴走的你,被你的虚空魔力侵蚀,你应该知道吧。”冰霜女巫丽桑卓,虚空在弗雷尔卓德的暗地中的盟友,同时,也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强大英雄。任默轻轻的喘息着,视线轻轻漂移到丽桑卓的额头上那奇特的头饰上,那头饰从中向两边散发着淡淡的蓝白色,然而任默却是能从其中感受到了淡淡的虚空能量的存在···“你体内的火属性魔力,我体内的黑暗寒冰魔力刚好可以克制。”“你想让我把你被侵蚀的那些虚空能量解决掉作为交换?”“哼,来自远古的冰属性魔力很少,别以为这个交易是你主导,这是我看在你还是我值得看重的暂时的队友所给你的帮助!这些虚空能量,我轻而易举的就能压制,但是就凭你,即使你魔力再强大,也绝对不可能压制住超过三天时间。”丽桑卓冷冷的说道,她的双眼也同样的被她的头饰所挡住,任默也是无法直视她的心理和眼神。直接接受这个交易,似乎合则两利,但是任默却是紧皱双眉,同时脸上浮现了淡淡的冷笑。“如果你来求我,我说不定可以帮你解决你体内的虚空能量,但是现在,你求我,我也不会给你解决!”

  }酷v匠网永‘V久_,免1C费看小i说

  丽桑卓面色一寒,随即语气也是变得有些冷漠:“我只给你这一个机会,就你体内的那些火焰魔力,即使是玛尔扎哈也束手无策,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够掌握对抗千年前火焰魔力的冰属性魔力!”“那,艾尼维亚呢。”丽桑卓的身体微微一震,随即语气似乎有了淡淡的变化:“什么。”任默冷冷的看着她,不过却只是淡淡的说着些似乎并不着边的话:“同样拥有掌控寒冰的天赋,却不能得到重用,因此,你才一直抱着怨恨活到现在。你果然还是这样走下去了···”丽桑卓似乎被说到了什么心中的事情,突然咬了咬牙,微微颔首:“任默···你果然就是千年前的那个任默!”“当初在队伍中,我就是因为看出来你那异常庞大的野心和可怕的心机,才没有重用你,没想到你居然是一直不曾改变延续到现在!”任默的声音也是相当的冷漠,甚至带着淡淡的杀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