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玛西亚的城墙之上,坐着一个黑衣女郎,红色眼镜,修长发辫。暗夜猎手薇恩,冷冷的扫视着城外的开阔地,明知道什么都不会有,却要保持警惕,这实在是一种无聊的差事。其实偶尔,她也在思考和抱怨为什么已经设置了城外巡逻组还要再设置城墙上的巡逻队,不过抱怨归抱怨,最近虚空能量的一系列暴动也是让她们不得不提高警惕。虚空能量啊···她缓缓站起身,左手轻轻的摘下眼镜,放眼城内。这个城镇内,倒也是出现过一个名正言顺的虚空来客呢,不过从头到尾倒也不太受待见罢了。她轻轻低下头,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轻轻叹了口气。

  任默这个死东西···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啊,虽然担忧这几年虚空有动作,所以把孩子的发育冻结了三年,不过这里到底还是有着一个生命啊,不过那个混蛋的孩子父亲却连影子都见不到。“知道你很忙,但是偶尔也抽出时间回来看看啊,我们可是一直都在等着你呢···”想起最近一直待在德玛西亚城内的凯尔和总会时而分神的奎因,她也是忍不住柳眉微蹙。“不过不管如何···你现在在干什么都无所谓,平安就好啊···”她轻轻再次戴上了那红色的眼睛,看了看城外,薇恩轻叹一口气,她多么希望她一抬头,就能看到那个混蛋的家伙,一脸微笑的走向自己啊···远在祖安,在被迦娜暴走时破坏的工厂旁。“这里受到了这么严重的破坏,也不知道是谁做的。”“我们注意到了那个可疑的人,但是那个人逃往了铁脊山脉,那可是条绝路啊。”士兵们对着他们的队长分别上报着他们看到的信息,然而维克托和辛吉德只是在一旁淡淡的看着那些迦娜魔力的残渣,对视了一眼,对于这群祖安士兵的猜测不置可否。“嗯?”维克托侧了侧头,看了看不远处刚刚放出的淡蓝色光芒和一股相当强大的魔力波动,随即又转过头来观察周围,对于那魔力似乎自动无视掉了一般。“刚刚那是···”“艾克那小子又在尝试什么吧,那小子我们最好别随便惹,那小子即使不提他在战争学院登记成为英雄的事情,他本身的实力可是比在那里留下的信息还要强大。”对于辛吉德的话语,维克托也是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毕竟登陆在战争学院的信息里,艾克就已经有一招时空断裂的能力了,能够干涉时间,除了时光守护者基兰外,他是第一个登陆在战争学院的。“不过到时候,他该不会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吧。”“看情况,如果真的有影响,那就解决他。”两个人淡淡的看着那不停的闪烁着蓝光的位置,冷冷的皱了皱眉。

  铁脊山脉之上,本来了无生机的一个地方,却传出了不停歇的哭泣声,也是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哭声也是戛然而止,躺在任默怀里的艾尼维亚早已哭的疲惫,而熟睡过去,而抱着她的任默依旧面带微笑,不知疲倦的抱着她,让她静静的睡在自己的怀中···“既然醒了,为什么不出来呢。”他轻笑着看着脸上泪痕已被自己擦干的艾尼维亚,手指不厌其烦的在艾尼维亚那粉雕玉琢的脸上滑动,与此同时,他却是突然淡淡的开口,缓缓的抬头,转过头看向那宫殿内部的通道入口。几秒的寂静之后,一个淡淡的脚步声响起,而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了的迦娜,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走了出来,看了看任默,又看了看躺在他怀里熟睡的艾尼维亚,突然转过头,意味不明。任默本是微笑着看着她的,看她这种反应,反而是露出了不解的眼神和表情:“迦娜?”

  C酷Wa匠8网*永lW久M_免i费9E看#小}P说;}

  “我···不用管我,我自己冷静一下就好。”迦娜轻轻的揉了揉额头,不去看任默而是直接捂着额头走出了神殿,走的速度很快,似乎有意无意的想快速离开任默的视线一样。任默就那么淡淡的看着迦娜缓缓的走出神殿门口,不解的歪了歪脑袋。不过他轻轻皱了皱眉,脑海中迅速思考各种可能性,而经过了淡淡的思索之后,他看向迦娜的背影,也是带有了湖底般深邃的意义···“唔···”怀中的艾尼维亚轻轻的动了动,而任默也是下意识的低下了头,看着那轻轻揉了揉双眼,一脸困意的艾尼维亚,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脸颊,随后淡淡一笑:“醒了?”听见任默的声音,走到门口的迦娜也是缓缓顿足,轻轻侧过头看了看两人。

  艾尼维亚眨了眨惺忪的睡眼,看着眼前的任默,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色微红的艾尼维亚更多的往任默怀里蹭了蹭,双手也是缓缓环住任默的脖子,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任默:“呐,默”“嗯?”“我不是,在做梦吧?”“嗯,当然不是喽。”“那就好···终于再一次见到默了,这次,不要分开了,再也不要分开了!”艾尼维亚用力的抱紧任默,似乎想把整个身体都融入到任默体内一样,而任默也是宠溺的抱紧了撒娇的艾尼维亚,嘴角也是忍不住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千年前在军营中的时候,艾尼维亚这么可爱又傲娇的一幕,也只有自己才能看见了吧。事实上他并不知道,千年前在军营里那时候,艾尼维亚的心理年龄比现在还要更不成熟,那个时候众所周知的,她对任默的爱不是傲娇,甚至可以称之为病娇的。

  本来任默是淡笑着看着艾尼维亚,而突然间,宠溺的笑容突然变得深邃,他抬起头,也是直接就和迦娜的眼神对在一起,。“···”迦娜不知为何脸色一红,立刻转过头去,直接是加速走了出去,然而任默看了看她的背影,虽然张了张口,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默默地暗叹了口气。毕竟迦娜那双眼之中透露的,可是一种名为羡慕的情绪啊····也是在一段时间的心情平静后,任默怀中的艾尼维亚也是终于擦拭了眼中那幸福的泪水后,站了起来,始终冷漠的表情也是出现了阳光的笑容,不过她可能是还有些后怕,从起身后就一直紧紧的抱着任默的左手臂,就是不放。任默也是站起身,和艾尼维亚走向了神殿的门口,而走过去的路上,任默也是淡笑着开口:“迦娜,出来吧。”

  迦娜走出大门后,一直都是背靠着神殿的大门,虽然看不见,但是即使不用魔力去感知,任默也知道她站在那里,默默地偷听和偷看着他们。良久,随着任默两人逐渐靠近了神殿大门,迦娜也是缓缓的转过身,稍微露了个头,看了看艾尼维亚一刻不放的抱紧任默的手臂后,她轻轻的眨了眨眼,随后又转了回去。任默轻轻叹了一口气,和艾尼维亚走到大门外,轻轻的看了看外面下着暴风雪的天空,无奈的嘀咕道:“真是恶劣的坏境啊。迦娜···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我并不知道,不过你的伤势···”“没事了。我们守护者之间都是有能量共享的,艾尼维亚的神殿之所也能为我恢复伤势,而且在祖安的那时候,是我的错,是我情绪太过激了。”艾尼维亚也是轻轻的看了看迦娜,声音带着些许的歉意:“迦娜,任默带你来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注意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

  迦娜轻轻地摇了摇头,视线却是迷之飘向了反向于他们两人的另一侧:“没什么,那个时候我们都在疗伤中,注意到也没什么用而已。”艾尼维亚这会心情再没有恢复过来,也是感觉到了迦娜似乎在故意避免看任默,而且似乎总带着些许莫名其妙的抵抗情绪,她略带好奇的看了看任默,不过声音却是有些迷惑和茫然:“默,迦娜和你闹什么别扭了吗?而且你说是你带她来的,那她是怎么受伤的啊?”任默看了看迦娜,声音突然是有些柔和和轻缓:“唉···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她见到就像疯了一样···”任默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艾尼维亚,期间迦娜只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而已,头也不回,声也不出的她只是一直在看着周围的雪山。艾尼维亚听说迦娜那种激动的情绪和暴走的状态,先是淡淡的思索了一下,随即歪着头看着一旁背对着他们的迦娜,似乎很是平淡也很理所当然的开口,但是说的话却是一语惊人:“嗯?迦娜你是不是也爱上默了啊?”

  “怎么可能!”两个不同性别却话语相同的声音响起,不过一个声音来自一脸诧异的任默,一个来自于一脸通红的迦娜。迦娜下意识的转过身冲着艾尼维亚开口,然而艾尼维亚却是正好看到了迦娜的脸色和眼神,先是萌萌的又歪了歪头,随即突然眯起双眼,嘴角微微翘起:“看你这个反应,明显是被我说中了嘛···”不得不说,迦娜从没见过艾尼维亚这个状态,无论是刚刚歪头时的呆萌表情,还是抱着任默手臂时的温顺可爱,亦或是现在这种笑得有些邪恶的小恶魔状态,别说见过,她想都没想过艾尼维亚还有这样一面!不过对于艾尼维亚的猜测她肯定是不会承认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爱上一个人,更何况还是这个家伙!”“默怎么了?你不了解他,你不知道他而已。”

  “怎么可能,他总是伪装,不让别人了解他,但是却总为别人去思考,这种破性格有谁会喜欢?再说了,那家伙虽然心不坏,但是做的多少事都是追求结果,根本不管别人的情绪,就算有多难他不都是自己承担去了吗!”迦娜有些激动的开口,但是咬了咬嘴唇,开口欲再度反驳的时候,她自己却是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愣在了那里。艾尼维亚并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又歪了歪头,淡笑着看着迦娜,随即双手背在身后,轻轻的原地跳了一下,转了半圈,正面看着任默,同时头又反方向的向左一歪,淡淡的笑道:“默,你信不信,她被我说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