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恋,千年等待,艾尼维亚也终于从无尽的岁月折磨中解脱了呢···在能量核心室里,艾尼维亚清醒之后,立刻从核心空间走了出去,她一门心思尽在任默身上,以至于她并没有发现迦娜也是已经恢复了意识。迦娜默默地站在拐弯处,她也是默默地把艾尼维亚和任默两人的情绪变化,从头到尾的看在眼中···“艾尼维亚在这种地方呆了一千年,居然只是为了等待他而已···”迦娜的脸色还有些许的苍白,身体也是还有着些许的摇晃,可能是任默血液除了侵染她的魔力之外,对她的意识也是有着不轻的影响吧,迦娜转过身,不再去看那在神殿门口的两人,她也是靠在回廊的墙壁上,缓缓的滑坐在地上。不知道为何,她有些无力,身体也是有些酸软,当她意识到自己这有些反常状态的时候,已经有着一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滴到了地上。

  “奇怪,我···我为什么会哭···”迦娜赶紧擦干那莫名其妙的泪水,平静了一下心情,但是那种想哭的心情依旧还是无法抑制。自己,真的是太为艾尼维亚高兴了啊···虽然迦娜的存在时间远远不如艾尼维亚,但是作为所在之处最接近的两个守护者,两人之间的交际还是很多的。而且艾尼维亚的内心也是在千年前,继承了那冰之守护者的力量后,艾尼维亚就一直呆在这铁脊山脉上,每到大陆危机之时,铁脊山脉才会解开对艾尼维亚的封印,而谁也不相信的性格,让她也是始终保持着那个只有十六岁的身材和心理,而迦娜也只是二十出头的岁数,两人相差不多的年龄也是让她们之间往往拥有着很多话题。当得知艾尼维亚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的同时,还要受到这么久又这么强的封印,却仅仅只是为了获得长久的力量,来等待心爱的人再次来到这个世界而已,而且足足等待了近一千多的时间!

  每每想到这些,迦娜的心中总是会感到震撼和心酸,虽然在任何人面前,艾尼维亚都是那看似只有十六岁的小女孩,但实际上内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冷血女王的她,也是在刚刚面对任默之时,露出了迦娜从没见过的脆弱无比的一面。可能只有在任默面前,艾尼维亚才会露出那只属于她十六岁的脆弱心灵吧···的确,迦娜并不知道,在一千年前,任默是一次碰巧,在野外发现受重伤昏迷的艾尼维亚并将她带回去治疗后,两人在一起经历了三年时间的生活和战斗。

  在当时的军营中,艾尼维亚的冷漠和铁血,是整个军营都为之敬佩和恐惧的。尽管当初艾尼维亚被任默救回去的时候,才是一个十三岁而已的小女孩,但是看起来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萝莉的她,却是一名在冰系魔法上拥有极高天赋和造诣的恐怖魔法师,而被任默交于了副统领身份的她,也是成为了大多数时间众人的领袖。虽然一开始,没有任何人承认这么小的一名女孩成为自己的指挥官,包括所有士官,但是任默只是冷冷的给了他们一句话:“不要怀疑我的命令,我绝不会看错人,别以年龄论一切,艾尼维亚虽然是我救回来的,但是我不会以公谋私,她的军事才能和战斗才能远超你们想象。”

  也正如任默所说,经历了数场战争后,没有人会把那曾经果断出手直接摧毁了敌方一支突袭队伍的艾尼维当作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而在好几次战斗中,依靠艾尼维亚多次警惕的直觉,致使队伍三番五次的避免了埋伏与危机后,也没有人再怀疑她的领导才能。冷漠,高贵,孤傲,残酷,自信,决断,强大,这些完全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完全不搭边的名词,却实实在在出现在了她的身上。每个人都以为她只是这样的一个,天生就是个战斗人才的小女孩,但是只有寥寥数人才知道,那在众人面前冷静沉着,残酷果断的艾尼维亚,在任默面前,总是那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和平时的她根本判若两人。

  不过,有些事,却是军营中几乎人人皆知的。

  ······“今天,我们这次战斗关系重大,我分布一下任务,每个队伍每个人都给我听清楚!”

  任默站在指挥台上,看着下面的无数士兵,冷静且大声的说着。

  “每次都说关系重大,不用这么可以强调吧···”

  “任默统领说的话,仔细听着!”

  在下面也是有些士兵窃窃私语,而那些士兵的队长也是立刻制止了他们的谈话,随即认真的听着任默布置的任务。不过总有些士兵不是特别认真,不停的看着周围,似乎对任默的讲话已经习惯了。

  “诶,诶,副统领又在看着统领发呆了。”

  “你还没习惯啊,哪次不是啊,每次任默统领出现的地方,副统领总是会看着他发呆。”

  “听说当初,副统领就是任默统领救回来的吧,而且听说救回来的时候才十三岁。”

  “嗯嗯,我还听说每次任默统领熬到很晚的时候,副统领总是会在一旁陪着他呢。”

  “想不到统领还喜欢玩养成呢···”

  “别瞎说了,任默统领就跟块石头似的,脑袋里好像是有打仗···”

  “就是啊,任默统领根本没发现副统领对他的感情啊···”

  “唉,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任默统领一心为这个大陆所努力,似乎,根本就没想过私人感情呢···”

  “是啊,最近一段时间,那群被称作虚空的家伙也是要准备搞点大动作了,任默统领更是全心投入在了战斗上呢···”

  1酷8匠网◇正I版◇首,发#7

  聊着聊着,他们都默不作声了。为了这个大陆的和平,不停努力的任默连自己的私情和身体都顾不上,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在这聊天呢···“诶,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帮统领和副统领···”

  “就你,消停点吧,最近决定要和虚空那群家伙展开大战,就别找麻烦了。不过···如果这场战斗结束后的话,咱们倒是可以想想办法,毕竟,任默统领实在是太固执了啊。”

  这次发话的,却是这个队伍的队长,连他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是决定战斗后就帮帮艾尼维亚,也劝任默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不过谁也没想到,这只能成为他们的想法而已了······“终于,结束了吗···”

  在几乎是昏天灭地的大战后,看着面前的血海,这个小队的队长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这被称为第一次符文之战的惨战,死伤不计其数,以大规模的牺牲,换来惨胜的瓦罗兰大军,也是同时感到了压抑和舒畅两种不同的情感。“咱们的总队伍,恐怕已经不足十分之一了吧···”“任默统领他应该知道还剩多少人吧···”“你说,他吗。”几个幸存下来的士兵四处巡视着,然而一个穿着黑色法师袍,手中托着一个水晶球的人,默默地开口,同时侧了侧身,露出了他身后的两人。“什···!”每个看过来的士兵,都傻在了那里,因为在他们面前的,是浑身是血,双眼瞪大而无神,一脸呆滞的艾尼维亚,还有被她抱在怀中那身中十三处致命伤口,一动不动的任默···“统领他···”“他自己逼退了我们最强大的敌人,也就是虚空的总首领,然而···”那个黑袍法师长长的叹了口气,表情稍微变得有些严肃和尊敬:“他,死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幕,我们敬畏的艾尼维亚副统领,绝望的抱着我们最敬佩和敬爱的任默统领,那种绝望到几乎是直接失去灵魂一样的痛苦,虽然我们感受不到,但是连我们都感到几乎难以呼吸的痛苦,深爱着任默统领的艾尼维亚副统领的心情,我们实在是想象不到···”“啪。”奎因默默地合上这本德玛西亚建国时,最初最初最初的其中一名开国之人所写的一本毕生回忆录,面无表情,双眼中闪烁着深邃的目光。这本施加了魔力保护,防止腐朽的书籍现在甚至都已经有些破烂,而这本书,也可以称为德玛西亚最早的事物之一。“本来这本书是属于军事机密范畴内的,因为在里面有很多当初的事实和记录,”

  站在后面的嘉文三世老国王淡淡的看着奎因,长长的叹了口气。在四个侍卫和两个魔法师的陪伴下,嘉文三世带着奎因来到了这个被重重保护的德玛西亚城市核心的机密信息储存地后,找到了当初那最古老的古籍。“这里果然是有着关于千年前的一些记载呢,我没想到那个任默,竟然是当初德玛西亚尚未建国成型时保护国家的军队首领。这么一说的话,他恐怕才是德玛西亚的开创者啊。”“谢国王,肯接受我的请求,让我得知这些信息。”奎因单膝下跪,行了士兵对国王的礼节,不过双眼却始终是紧闭的。嘉文三世摇了摇头,一边转身离开一边开口:“如果你觉得还有你需要的信息,你就在这寻找吧,德玛西亚所承认的英雄,都有资格知道这里的讯息。”

  默默地看着嘉文三世国王离开,奎因也是长长的吸了口气,又呼了出去···“难怪呢···艾尼维亚对任默···爱得那么痴迷,那么深沉···”奎因露出了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或许在任何人的眼中,她都是任默第一个爱上的人,也是第一个拥有任默的女人,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任默身边最有说话权的人,但是她知道,艾尼维亚才是真正的任默第一位夫人。“千年之前···吗···”奎因轻轻抱紧手中的古籍,微皱双眉,静静的伫立在这孤寂无人的记录室,心里默默地叹息了一口气:任默这家伙,一千年前居然经历过这么多事,而且任默也算是德玛西亚的开国者之一,当初他来到德玛西亚却还被那样对待···“默···你真的,是个我该去爱上的人吗···为什么,感觉这么疲惫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