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在身负两人重量的情况下,来到了艾尼维亚所说的核心空间内,而任默才刚刚一脚踏入那房间内,艾尼维亚的身体就突然间自动的被一股天蓝色魔力包裹,直接是被一股大力从任默的怀里被震开,浮上空中,而她却忍不住冲着任默伸出了右手,似乎想握住任默的右手,又似乎是想握住刚刚任默情绪的那一丝波动,又似乎,是想握住那可能挽回任默的最后一丝希望,但是自动的,在进入这个核心区域保持最后一丝生命并自动疗伤的时候,艾尼维亚会强迫的陷入深度睡眠之中。“默···默···不要···离开我···好吗···”艾尼维亚的双眼缓缓的闭上,意识也是逐渐沉睡,任默轻轻的深呼吸,看着艾尼维亚的双眼,也是吐露出了深切的笑容:“原来你是只魔兽啊···但是···那又如何呢····”

  他轻轻转过头看向身后,那已经自动的飘到一边的迦娜。她的身体外围也是已经出现了和艾尼维亚身体外围一样的魔力屏障,似乎是已经自动生成了治疗性质的魔力。任默轻轻眯起双眼,这里的魔力,居然是自动的在排挤出迦娜体内的血液能量?看来守护者之间的奥秘,自己还真是完全不了解啊。“呼···看来,可以歇一阵了呢···”他轻轻的松了口气,随即直接是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直接使用了恶魔之手加暴魔化也就是二段魔化,带来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任默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呼了出去,艾尼维亚和千年前一点区别都没有,无论是外表,还是处事方式,不过刚刚那惊慌的反应,还真是意外啊。任默轻轻的站起身,忍受着双腿的无力感,转身走出核心空间,走回到神殿的门口。“不愧是铁脊山脉啊,真是冰冷刺骨啊···”

  任默轻轻的呼出了一口哈气,看了看一刻都不曾停歇过的暴风雪。任默本以为,艾尼维亚的所居之处,应该是在铁脊山脉最高的山顶上,但是在这周围还有好几个更高的山峰,而这神殿的位置,赫然是隐藏在一个高山之上的,一个宛如火山口的位置。“呼···好难受啊,魔力真是一干二净。”任默深吸一口气,将残余的魔力运转到双腿上,随后坐在了神殿门口,轻轻的闭上了双眼。吸气,呼气,吸气,呼气···任默不停的进行着深呼吸的同时,体内的魔力也在恢复着。其实本来任默是以血液为魔力的,恢复的速度除了魔力自身恢复,还有血液的再生能力,魔力恢复的的速度远超一般的魔法师,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别人魔力的恢复速度,一直在追求更强的力量的他觉得自己的恢复速度不够快而已。“呼···”良久,虽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从天色来看,似乎已经过了很久了,任默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一口有些许血色的气息,之后,缓缓睁开了双眼,终于是,把体内的混乱魔力分清了。

  任默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就在他刚准备恢复自己体内的魔力时,他才发现,在他二段暴魔化的同时,体内的血液能量和虚空能量就居然是有了些许的融合!虽然在他的感受下,那种混合能量带来的能量碰撞更强,而带来的能量波动也更强,能够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但是任默依旧是强行进行缓慢的分离着两股能量。他并不愿意有那么强大但是却混乱的魔法能量存在自己体内,而且那还是将部分的虚空能量混入了自己的血液之中啊,那无疑是自寻死路一样的做法。“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坏处,但是···还是信不过啊。”任默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右臂,长长的呼了口气。当初他本打算再观望一阵的,没想到这只手臂就像找到了主人一样,见到自己后立刻直接缠了上来,直接是将他的右臂吞了进去,让他甩都甩不掉。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自然也是要付出同等的代价代价,等价交换才是真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他不信,也不要。

  “不过如果这个手臂真的是千年前那个家伙的手臂的话,恐怕会排斥我才对,是他杀了我,我重伤他的,为什么这手臂不排斥反而更加亲密的和我接触在一起呢。”任默的疑问很多,这个右臂虽说是千年前那个家伙的,但是现在没有任何可以证明的证据,所以现在,他只要变强就好。只要足够强,强到没有什么可以限制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夺走自己想要的一切,就足够了,到时候,无论是大陆的法则,还是国家的争端,都和自己无关。“只是想让我爱的人都平安快乐的度过每一天而已,为什么这路途是这么的遥远啊···”任默长长的叹了口气,话说回来,自己最想干的,应该是找到回到家乡地球的办法才对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就承担起了这个大陆上最重要的责任呢。

  “哒,哒,哒···”听到脚步声后,任默下意识的转过头,本是坐在神殿门口的他,就自然而然的看到了那从身后逐渐走近的艾尼维亚。虽然她的脸上已经浮现了些许的血色,身上也不再带有血迹,但是从她那还在一步一停的右腿和右手抱着的左臂来看,她的伤势还远远没有恢复。“不是说那个能量核心的地方,可以将你的伤势治愈吗。”任默轻轻皱了皱眉,略带心疼的看着艾尼维亚,语气有着些许的漠然,任默并没注意自己语气的变化,事实上,这就是千年前他作为军队首领,和作为军队副统领艾尼维亚说话时的语气。艾尼维亚的身体轻轻抖了一下,没有任何的停顿,她只是缓慢的走向任默,同时,也是淡淡的开口:“那里也是只能保证我自己的生命安全而已,其余的伤势,只能自行慢慢恢复,而且···”

  “我怕,你离开。”

  任默的双眼微微睁大,看着一脸黯然的艾尼维亚,双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艾尼维亚的声音很低沉,也似乎,很绝望的样子。“我知道,身为一头魔兽的我,没资格再和你站在一起了吧,但是···我还是有个请求,可以,抱抱我吗···”任默下意识的张开嘴,但是看着偏过头不看自己的艾尼维亚那黯然的脸色和死心的双眼,他就感觉有什么哽在喉咙,想说,却说不出。“你抱着我回到核心室的那种感觉···那种安心,我真的想好好的体会一下,但是这种话以我的立场,并没有资格说吧···”声音越来越小,艾尼维亚的头也越来越低,脸颊也是逐渐被她天蓝色的头发所遮挡,任默却是咬了咬牙,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几句话:“魔兽···又怎么了啊···”

  “啊···”艾尼维亚忍不住惊呼一声,因为她侧着头,她看不到任默什么时候来到的自己面前,自然也不知道任默什么时候伸出双手,把自己揽在了怀中。“一千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傻啊···”艾尼维亚瞪大了双眼,感受着任默坚实的拥抱和他略带沙哑的抱怨,双眼中的死寂变得有些呆滞,似乎,并不明白怎么回事。任默轻轻的坐倒在地,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艾尼维亚也是随之侧躺在他的怀里,不过双眼却是泛起了点点的晶莹···“你怎么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吧,你是人是魔兽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我只知道你是艾尼维亚,是那个我爱着的爱着我的艾尼维亚,是我深爱着的,在这无尽寂寞与寒冷的铁脊山脉等了我一千年的艾尼维亚啊!”

  尽管,控制着情绪。但是···任默再怎么咬紧了牙关,努力的不想让自己流泪,但是,真的是忍不住了。“真的吗··默··”艾尼维亚的声音,也是充满了颤抖和激动,而任默也是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抖,他忍不住再次抱紧了她:“就算你是魔兽,我也绝不会再离开你了,答应我,相信我!”“默···默···”艾尼维亚经历了大悲到大喜的情绪变化,骤然间,她的双眼变得通红,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淌而下,双手也是忍不住抓紧了任默胸前的衣服,用力地抓紧,仿佛一松手,任默就会从面前消失一样。“不要哭啊,我说过···你再哭,就不好看了···”任默的嗓音,也是断断续续的,很明显的,有些压在喉咙的情绪并不能表达出来,否则,任默很难保证,早已盈满双眼的泪水会不会夺眶而出。

  艾尼维亚用力地点了点头,但是泪水依旧像断线珍珠般流个不停,而她也是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但却依旧将自己埋在任默的怀抱中:“嗯···我···我也不想哭···但是···但是···”艾尼维亚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委屈,直到只剩下哭泣的声音。任默咬了咬牙,把哭个不停的艾尼维亚用力的抱紧,就像抱紧自己最珍惜的珍宝一样。艾尼维亚也是露出了那任默从来都没见过的,那种幸福的笑容,但是,无论笑得多开心,艾尼维亚的双眼始终在不停的流着泪水,任默轻轻伸出手给她擦拭着那些让他心酸的晶莹:“对不起,艾尼维亚,让你等了我这么久···”

  酷Z匠网m首《(发-

  艾尼维亚好不容易,强行露出的幸福笑容也是在任默这句话出口的一瞬间就垮了下去,爆发出了她内心深处最挣扎,也是压抑最久的情绪:“不久···一点也不久!能够等到你抱紧我,能够等到你亲口告诉我你爱我,一千年的时间算什么!”几乎是崩溃的喊出这句话后,艾尼维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什么话语都说不出口,她能做的只是,死死地扑在任默的怀中,嚎啕大哭。而任默的嘴唇也是颤抖了一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从千年间的压抑之中解脱出来,几乎是要真的崩溃的艾尼维亚,完全沉浸在那种解脱般的幸福中,而嚎啕大哭的她也是没有注意到,那不知何时滴落在她的脸颊上的,任默的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