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市的冬天很少下雪,但却是格外地冷。

  来医院看病的人总是那么多,比如现在楚林川所在这的一层,就都是感冒患者,乔南也是其中一个。

  想起之前和医生的对话:“他没事的,幸亏穿得厚,身体也灵活,连车擦伤也没有。只是之前感冒还没好,现在有点加重了,去吊几瓶点滴就可以了的……”

  “那他怎么一直不醒过来?”楚林川很是焦急,生怕有什么脑部撞击导致的昏迷情况,医生没有检查出来。

  可医生笑了笑,“他只是在睡觉啊,可能最近太累了吧……”

  由于病人实在太多,床位不足,楚林川向护士小姐说了一通好话,才求得一个在走廊的床位,让乔南躺着睡觉和打点滴。

  这里有穿着体面的中年男子在一边看报纸,一边打点滴;有心疼钱而不愿打点滴的老大爷在和亲人争执;有小孩儿忍受不了打针的疼痛,哇哇大哭……

  看着在这种环境下也能呼呼大睡的乔南,楚林川轻轻握住他放在被子外的左手,皱起了眉头,“你这笨蛋,最近到底在干什么,才会这么缺少睡眠啊!感冒了也不告诉我,让我拉着你狂奔,直到累倒……”

  虽然听起来是责怪的语气,但是如果乔南睁开眼就能看到他眼睛里那要满溢而出的温柔。

  药水一滴滴地注入乔南的手背,时间也一点一滴地过去,除了偶尔抬头对床挡到的行人表示歉意,楚林川都一直温柔地看着乔南的睡脸,生怕一转眼他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在旁人看来,这两个好看人儿这样安静共处的画面,竟然也是那么地美好和谐,尽管他们都是男的。

  走廊尽头的楚天齐也在这嘈杂的环境里站了很久,他眼睛里的冷漠渐渐淡去,多了几丝理解与温柔。

  刚刚跟着赶过来时,他就看到楚林川拖着有些疼痛的腿把乔南抱上病床,又在这拥挤吵闹地走廊里一直陪伴他。

  如果以对楚林川以前的认知,楚天齐只知道自己的儿子聪明睿智,有经商的头脑与能力;知道他讲义气,能结交到很多好伙伴;也知道他养尊处优惯了,受不得半点委屈;知道他脾气古怪,受不得激怒……但楚天齐是绝不会想到,他有一天也是会像现在这样,在这样的环境里安静地用温柔与爱去包围一个人的,直到今天亲眼所见。

  忽然想起多年以前,他自己还是普通职员,林然生病重感冒的一次,也是在医院走廊里,而且他们连病床也没求得。小两口就一起坐在长椅上聊天,一直聊一直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直到说得累了,林然就钻在他怀里睡觉,自己还会变戏法一样的拿出绳子翻花绳,傻乎乎地逗她开心。

  发现助理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自己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想起当时的回忆也会笑,而且是那种幸福感满满的笑。

  d酷匠网V唯√一正g%版Z,◇其¤他都是:盗f版

  “笑什么笑!打电话给杜易符,让他过来带他老板去复查腿!”又板起脸,恢复楚天齐冷酷的样子,“休息了这么久,他也该工作了!”

  “是。”

  最后看了一眼那两人,楚天齐轻叹一声,转身给林然打了一个电话,“小然,明天我们一起去逛超市吧。”

  “啊?哎?不用你去了吧,你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吗?我……”电话那一头的林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心境已有所改变,而且此时的他还有些像多年以前的那个愣头青年。

  “不是……我是觉得,不是要过年了吗,我想……我就想去趟超市不行吗!”支支吾吾地说着,最后变成有些恼羞成怒了。声音还很大,顿时走廊里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楚林川也皱着眉头看了过来,以一种“你想去超市可以,你要是吵醒乔南就不可以”的凶狠眼神目送了他的背影快速离开。

  “不过,怎么感觉有点像老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槿子说:

  哈哈哈老楚也可爱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