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可惜的是,这位阴险狡诈的薄情郎早已用“木缚之术”,将她全身给束缚住了,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就连张口大骂的举动都做不出来,唯有任对方摆布而已。

  酷e匠网r永{久免9~费《R看》%小G、说

  陨天珏越听越愤怒,越看越恼火。正要动手,他却又突然间疑惑起来,这个严柯要干这种无耻勾当为什么千里迢迢地跑到仙女峰来了,莫非——

  接下来严柯的话,更是让陨天珏手足冰凉,差点背过气去。

  “咳!如果师妹不是墨家家主的独生女,其实放师妹一马也未尝不可。我实在害怕师妹由爱转恨,会借助墨家的力量来报复为兄,并会四处散播此事,让为兄声名扫地。而我可听人说了,墨老可最痛恨薄情寡义的男子。而且你那阴险歹毒的哥哥比我还要可怕,我就更不能留你了,所以为了师兄的美事,也为了师兄的名声和安危,师妹还是从世间消失吧!想必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为兄身上,毕竟我们以前可是那么恩爱啊!”严柯师兄假惺惺地说道,但手上确丝毫未停,“墨师妹”转眼间就衣衫尽碎,彻底赤裸了。

  “严柯师兄”看到眼前的美景,双目淫光大放,手指开始在光滑的肌肤上慢慢滑动,摆出了一副要好好品尝的嘴脸,并继续说道:“师妹,你还记得那一天夜晚,我和你一起来到仙女峰偷取千年灵芝和人参果、琉璃草的事情吗,本来咱们偷完了草药后,就该离去的,可是你却说想要瞧瞧这个仙女峰的女主人究竟给她的宝贝徒儿服用什么灵丹妙药可以让他一个体内没有元珠的人也能够进行修道。当初,我也很好奇,于是便跟着你来瞧瞧。当时,我们来得不太巧,他们刚刚已经睡下了,不过,说也奇怪的是,那个废材却还没有睡,居然还跑出门来赏月亮,我们躲在暗处观看,却没有想到被他的弓箭给射了几下。本来我就对这个家伙恼火之极,要不是你当时拽住了我,我一定会给他点颜色瞧瞧。”

  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后来回到山峰上我才明白,你竟然偷偷暗恋着那个臭小子,可是我根本没有想过你居然会喜欢他,这就怪不得师兄我无情了!”他嘴中“啧啧”地说道。

  “不过,既然师妹这清白之躯都要交给为兄了,想来更不会舍不得这借尸还魂丹了。”

  此刻,那位“墨师妹”却出现了异样的症状,脸上的怨毒之色已在渐渐地消失,换上了一种迷醉的神情,裸露的肌肤也呈现出了粉色,并且香唇微微颤抖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嘿嘿!看来合huan丹起作用了。现在师妹想必难受极了,为了报答师妹的大恩,为兄只有辛苦一下,让师妹尝尝欲生欲死的滋味,这样也算对得起师妹以往的情义了。”

  “严柯师兄”无耻之极地自言自语道,并把手中之物收了起来,开始伸手往腰带摸去,似乎打算要宽衣解带,好尽情享受一番。

  看到这里,陨天珏心中一动,如果趁这位“严柯师兄”脱guang了衣衫后,他再进行袭击,想必对方会心神大乱,能够一举奏效。

  陨天珏越想就越觉得这样做成功的把握很大,就更加注意起“严柯师兄”来,还下意识地往对方脸上瞅了那么几眼。

  “不对”

  陨天珏看了几眼之后,立即发现了问题。

  这位“严柯师兄”虽然手忙脚乱地正在解除腰带,但耽搁的时间也未免太长了点,至今那腰带还好端端地系在那里,纹丝未松。更加诡异的是,这严柯师兄脸上摆出了急色的样子,但眼中却目光清明、丝毫不乱,还隐含一丝冷笑之意。

  陨天珏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便不再迟疑,立刻飞升而起,化作一道道紫雾流光冲着严柯冲撞过去。

  严柯冷笑一声:“早就知道你藏在那里啦!哈哈——”然后随手一挥,一道如水银丝线般的光芒朝着陨天珏激射过来。

  陨天珏闻言,心知不妙,这个严柯如此阴险诡诈,自己躲在暗处偷看了半天,他怎么可能没有丝毫发觉,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是在故意诱骗自己上钩吗?

  而且,陨天珏也终于弄明白那一天夜晚他第一次发现杀猪弓的用处时候在竹林中飞奔的那两个人是谁了。原来是严柯和墨师妹啊。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如果不是这个严柯此时此刻亲口说出来,陨天珏还不知道那一天夜晚在竹林中射中的两个黑影是什么呢!

  不过,这件事也从另一个方面告诉他,原来他和师父在这个小木屋上生活并非是安全的,暗中却有许多人前来偷窥,而他们却不知道而已。不过说也奇怪的是,师父不是说过她的宝剑朝露戴汐极有灵性,如果有坏人夜晚要靠近小木屋的话,朝露戴汐会自动会出来保护他们的。可是严柯和墨师妹来到小木屋中却并没有出现朝露戴汐飞出的情景啊?真是奇哉怪也!

  陨天珏一想到这里,浑身都冒出了一丝冷汗,与此同时,身子一转,便毫不迟疑地避开了那水银丝线,然后如云开云散般将要化形而去。

  可是,这时严柯的右手一挥,一团火焰腾空升起,刹那间,一个无数电蛇闪烁的雷球迅速被祭起,一缕缕火焰在上面不停地袅绕。

  与此同时,一股灵魂似的东西也随之飘荡开来。

  陨天珏心神一震荡漾。

  “这是什么法术,难道是火焰雷?”陨天珏听师父说起过,在水火土木金风雷圣邪这九大属性中,其中雷属性的法术和技能威力往往是非常大的,远远地超过其它的属性的法术和技能。

  虽然现在陨天珏和严柯是处于同一境界修为,但是他目前还没有学习哪一个法术完全可以克制这种爆炸威力强大的雷属性法术。不管是风涡旋,还是旋风杀,抑或者学会的水系法术紫冰开花。

  而且,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为了不暴露出自己的身份,他也不能光明正大地使用杀猪弓对他狂射,所以在他权衡利弊之下只好选择立刻逃遁。

  不过,严柯不愧是机警之人,一见陨天珏想要逃走,立刻将火焰雷抛在了陨天珏逃跑的各个方向上,密密麻麻地将他牢牢困住。

  一道道火焰腾空而起,电闪雷鸣,一旦那密密麻麻的火焰雷爆炸开来,陨天珏肯定会掉两层皮。

  情急之下,陨天珏也顾不得能否抵挡住那火焰雷,只是敏捷地挥舞右手,然后凝聚风之旋刀,施展“旋风杀”法术,然后朝着那火焰雷猛砍过去。

  吱吱吱响,电光火花不停闪耀,那火焰雷猛地腾起百丈高的火焰来,电蛇乱蹿中即将爆炸开来。

  陨天珏见威力强大的旋风杀都奈何不了那强悍的火焰雷,千钧一发之下,灵机一动,忽然间想到七脉会武时候行走的那种步法,便不假思索地施展出来,急忙踏着一种奇异的步法在方寸空间之内忽上忽下,迅速躲闪开来。

  与此同时,手腕挥了挥,一道青色光芒闪烁,手腕处一道青色的光环闪现出来,然后猛地在身前挥舞,那道风星环在他的意念操控下立刻脱手飞出,然后无限变大,遮挡在自己身前。

  陨天珏暗中又将风涡旋附加在风星环中,在空中旋转一圈,只听砰砰砰的惊天巨响响起,那密密麻麻的火焰雷就在陨天珏身前的无尽虚空中纷纷爆炸了。

  “咦——”严柯很显然有些大吃一惊,绝不相信自己那威力无穷的火焰雷竟然可以被一个同境界修为的修士给消融掉。

  心中正在踌躇诧异时,陨天珏见此机会,猛地挥动手中风星环,朝着他横切过去,严柯一时大意,胸口一瞬间被切出了一条两三尺深的大口子来,鲜血纷飞。

  “啊——”他猛地惨叫一声,绝没有料到会遭受到如此痛苦,眉头紧蹙,牙关紧咬了一下,恶狠狠地瞧了空中紫雾流光中的陨天珏,虽然无法完全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但是从他的身手和气息来看倒也能猜测到几分,随即,眼中一道红芒闪烁,恶狠狠道,“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收拾你的!”

  话完,刹那间,眼前一阵红光闪烁,仿佛火焰腾空而起,一阵风吹过后,严柯的人就不知所踪了。

  “咦,这是什么法术,难道是火遁术?”陨天珏见自己竟然死里逃生地打败了跟自己境界修为相等的严柯,虽然他知道自己胜得有几分侥幸,但是心还是掠过一丝喜悦,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是片刻后,他的眉头却又皱了起来。

  因为草地上躺着的这个娇艳欲滴的小美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陨天珏微愣了片刻,然后二话不说,立刻将她的衣服拿过来给她披上,然后捡起地上的杂乱东西,便带着她朝着冰剑瀑布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