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夜晚,陨天珏感应到一股魔性的召唤从那无限遥远的山谷中幽幽传来,他心中一凛,待林露汐安寝后,他便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去。

  夜色朦胧,几颗孤单的星辰在天穹上闪烁,眼前却是一望无际的漆黑,连洒落下来的点滴星光也都荡然无存。

  陨天珏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

  酷}匠r网`正版首{发

  微微抬起头,凝望了一眼那天穹上的星辰,淡淡地苦笑一下,然后便御弓飞行,朝着之前得到杀猪弓的那片山谷飞去。

  浓浓的黑暗中,一阵阵冰凉的夜风袭来,带来似水的温柔。

  淡淡的星光下,只见一道青色的流光在山岭树林之间跳跃着闪烁了几下,陨天珏就到了那片山谷上方的万丈悬崖上。

  冷风吹来,陨天珏的衣衫沙沙作响。

  夜色下,寂静的山谷如同一头沉睡的野兽,时而不时地有妖魔呼啸的声音从山谷中传来,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陨天珏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伫立片刻,俯瞰四周,却又赫然发觉,在万丈悬崖峭壁与山谷之间有一条弯弯的河流在静静地流淌,夜色朦胧之中,不知道它要流向何方。

  细细一瞧,便又发现,今夜虽然星光暗淡,但是那条弯弯的河流却如一轮明月般在闪闪发光,就好似一颗镶嵌在山谷边缘的月环明珠,璀璨、明亮、美丽、动人。

  “如残月般美丽,又如月环般迷人,就叫它‘月环谷’吧!”陨天珏凝望着那片山谷,淡淡地想道,就这样给这片奇异的山谷取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

  怔了半晌,陨天珏便不再迟疑,倏忽一声,便朝下方飞去。

  脚尖轻轻地触碰柔软的草地,呼吸一下树木的清香、花草的芬芳随风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漫步谷中,环顾四周,可见一颗颗参天古树在黑暗中静静伫立,枝叶交错,树影婆娑,暗淡的星光透过树叶间隙洒落下来,落在那漆黑粗壮的树干上,形成异色的光点,勾勒出树的年轮,随风闪烁,美丽好看。

  这些大树跟陨天经过那颗大树珏数个月前前往苍穹殿的途中所见的那颗巨大参天的树王形状颇有些相似。只是当时的时候没有瞧见这么唯美的画面罢了。

  陨天珏低头一看,大树之下,茂密地生长着一丛丛奇花异草,形状各异,姿态万千。有的草叶形状犹如月白色的螺旋伞,一层一层地,散发着月亮似的光芒,它们密集地生长在一起,总共有二十几株的样子。而有的叶子形如针叶灌木,叶子的边缘散发着绯红色的光芒,每一株都长满了像刺猬般密密麻麻的叶子,还有的如碎花般铺垫在一片翠绿草地上,还有的如藤蔓般缠绕着大树,蜿蜒四方,绽放着紫色的迷人花瓣。

  这一切都带给人一种幽静冷艳的美感,但也同样显得有几分诡异,陨天珏心中微微一凛。

  愣了片刻后,陨天珏便朝着西南方向飞去,打算立刻返回仙女峰上的小木屋,可是当他飞到韵幽花谷西北方冰剑瀑布附近的一片森林中时,突然间感到一阵眩晕,心口一阵剧痛,猛地身体不稳,便一下子栽倒下来,落在一颗巨大参天的松树下。

  陨天珏静静地躺了一会儿,仰头看了看头顶的星空,然后开始运功调息,当身体稍微好转了一些时,正要站起身,忽听到衣衫带风的声音响起,接着“嘭”的一声,似乎有人双脚落地,从空中飞落在了下来,陨天珏心中一惊,立刻警惕起来。

  “难道是师父来找我了么?”陨天珏这样一想,正要起身与之相见。

  可是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在前面的树林草地上响起:“师妹,这里环境不错,而且偏僻无人,我看就这里吧!”

  陨天珏有些愕然,但总算松了一口气,既然不是师父来寻找自己,那就说明来人只是路过而已,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师妹,何必用这种眼神看我呢,反正你也从未享受过男女之欢,如今师兄就好好的疼爱你一番,也好让师妹此生没白做女人,否则一会儿你就要香消玉损,岂不太浪费了你这副好皮囊。”男子的声音始终不急不缓、温柔之极,但话里的内容却实在淫秽之极。

  陨天珏倒吸了口凉气,外面倒底是哪位兄台,竟然能用这种口气,说出这种先奸后杀的勾当,实在是佩服之极啊!而且外面只有男声响起,没有女声,这说明此“师妹”早已被其制住了,现在恐怕连口都无法张开。

  不过,这男子的声音如此耳熟,应该是他见过之人。想到这里,陨天珏好奇心升起,情不自禁地悄悄侧目瞧去。

  “嘶啦!”一声,那女子衣衫破裂之声响起,并伴随着这名男子的淫笑声。

  “来,先吃颗合huan丸吧!否则一会儿可没什么情趣了啊!”

  “哎,师妹!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师兄吗?其实你以前不是很想和我双xiu的吗!这也算是成全了你的心愿了啊!哈哈……”男子得意忘形地狂笑起来。

  这时,陨天珏轻拂开眼前的一小片遮挡视线的灌木丛,然后开始仔细往那草地处望去。

  只见淡淡的星光下,一个青色衣衫的瘦削男子半蹲在一位妙龄女子的身侧,正肆意地在其娇躯上抚mo着,脸上带着淫笑,并不时地扯下女子一缕缕的衣条来。

  那女子躺在一片青翠的丛林里,披头散发,陨天珏看不清其面容。但身体却已如娇嫩白羊一般,赤裸了大半,露出了洁白富有弹性的肌肤,特别是那对半掩半盖的丰满酥胸,单单从侧面看,就一下子就让人气血上升,深深勾起男性的兽性。

  “原来是他!”

  看清楚男子的罪恶面容后,陨天珏既有些惊讶也有些恍然大悟。

  男子原来是那个曾经在七脉会武报名时在行云广场上当众大骂自己是“极品废材”的严柯,果然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就不知他爪下的那只小白羊是门内哪位倒霉的师妹啊!

  不知是不是严柯听到了陨天珏的心语,竟无意中用一只手指轻轻拨开女子脸前的黑发,很温柔地,片刻后星光下便露出了一张娇美却怨毒无比的面容。

  风轻轻地吹过,翠绿的草叶摇曳,反射着星光,映衬到女子的脸颊上,依稀可见柳叶眉、杏仁眼、樱桃嘴,唇红齿白,脖颈细腻可爱,神情怨毒之下却又带了一丝凄艳!

  “这小妮子是谁?长得倒是不赖,运气为何会这么差,居然被大名鼎鼎的严柯师兄看中了?而且还要被先奸后杀?”陨天珏看清楚了女子的真容后,一想到这些,心中就莫名地恼火起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暗暗咒骂道;“早就知道你这个严柯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夜星光如此璀璨,你却一点都不懂得浪漫,偏偏要强迫如此可爱的小美眉做那满足你个人私欲的无耻勾当,真是实在快看不下去了,待会儿你若敢再对这位可怜的师妹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我立马用刚刚从叔叔留给我的那本《武道乾坤》上学到的‘凌空飞渡’来好好惩戒一下你这个七剑山脉的败类!”

  “哈哈,找到了”

  突然,严柯停止了在女子身上的举动,惊喜地叫道。

  陨天珏仔细瞧去,星光之下他的一只手上多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储物袋。

  严柯不再理睬那个女子,而是把储物袋往下一倒,从袋中洒落出了一大堆的物品,既有法器、符箓之类的东西,也有衣衫内衣手镯等女子隐私之物。

  严柯对其他东西视若不见,反而在那些瓶瓶罐罐、盒子等类似的物品中翻找个不停,似乎在寻觅什么。

  “哈哈!在这里,找到了!我就知道师妹一定会贴身携带的,果然不假啊!”严柯欣喜若狂地从那堆东西里,翻出了个黑色的小木盒。

  盒盖已打开,陨天珏看见他从盒子里取出一个圆珠模样的黑色丹药来,星光下隐隐散发着震慑灵魂的气息,有点呛鼻子的味道,很是难闻。

  陨天珏心中一凛。

  乱想道:“难道他对这个师妹先奸后杀的理由就是为了这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子么?”

  这时,只听严柯却又狞笑道:“韩师妹,你们墨家和我们严家本是世交,我们从小就指腹为婚了,按照常理来说,我本不该这么对你的,甚至可以说我应该将你先娶进家门延续严家的香火,可是师兄思来想去,始终觉得你留在身边是个祸害,还是尽早灭掉为好!”

  “这个女子居然还是他的师妹?既然是你的师妹为何还要如此狠毒,如果自己被他发现了,那岂不是要杀人灭口了。你这严柯也太毒了吧!以后肯定要对他加倍防范注意了,毕竟能残忍狠毒到这般地步的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做男人无情到这种程度,我真是甘拜下风啊。”

  想到这里,陨天珏把从师父那里新学到不久的敛气术悄悄施展出来,生怕对方无意中感应到他的存在,让他不得不与其火拼一场。

  这时,严柯把木盒放入到了自己的储物袋内,然后淫笑几声,再次凑到了“墨师妹”身旁。

  他兴奋地一边继续撕扯着女方的衣衫,一边自言自语地吐露了所有的心声,让躲在一旁的陨天珏,听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师妹啊,你可不要怪我!这件事为兄也是没办法的,师尊他说有个侄女,年龄跟我差不多大,等我和她结成连理之后,师尊就答应将绝世法诀传授给我。而那刁蛮的殷妮子可亲口说了,只要我和你彻底断绝了关系,转而和她双xiu,她就会求师尊亲自传授我惊天动地的大神通。这是一跃飞天的天赐良机!师兄我实在不想就此错过,所以也就只好委屈师妹你了。”

  躺在地上,正目中喷火的“墨师妹”,听了对方这番狼心狗肺的话后,气得浑身颤抖不已,恨不得能立即坐起身来,冲上去狠咬这位无情人几口,以泄她心头怨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