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点黑雾?嘿嘿,说得轻巧,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黑雾啊,那可是漫天黑雾;更何况,那弓箭不但冒黑雾,而且还同时散发出一股股惊涛骇浪的邪煞之力来!”霸龙振振有词道。

  林露汐闻言,心中一紧,秀美蹙得更深了!

  佟择崖据理力争道:“霸龙长老,你我都是将近两百岁的人了,所见的神兵法器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在这众多的法器当中,有些顶级神兵在某些非常时刻,它们也会散发出惊涛骇浪的邪煞之力的,你又焉能凭此判断出它就是上古魔弓呢?”

  “哼——”霸龙闻言不悦,重重地冷哼一声,愠恼道,“那照佟长老所言,那这柄杀猪弓还是一柄上古神兵呢!”言辞犀利,略带讽刺之意!

  佟择崖眼中寒芒乍现,一闪而逝;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便不再理会,反而面露微笑,目光带着几分柔和道:“上古神兵?这个嘛,我佟择崖孤陋寡闻就不得而知了。如果霸龙长老想要知道的话,可以亲自去问林师妹的宝贝徒儿吧!”

  “嘿嘿,这个还用你说,改天遇见那个臭小子,我倒要问个明白。我早晚要找他算账的!”霸龙想起自己的两个不争气的徒儿被陨天珏打败让自己颜面尽失的事情,心中没来由得一阵生气,神色也变得有些严峻起来。

  `w酷l¤匠:网DD首1发Q

  但是话一出口,突然又醒悟过来,知道这是佟择崖在激将自己,心中暗骂自己愚蠢鲁莽,略想了片刻,便又突然直视着佟择崖,讥笑道;“佟长老,你一向不大喜欢林师妹,为何今日却会如此袒护她的徒儿,只怕是居心叵测吧?”

  佟择崖闻言大怒,正要发作,心思转动间,考虑到利弊,急忙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笑里藏刀道;“霸龙师弟,你这是哪里话啊,我佟择崖今日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哪有包庇的意思。更何况,林师妹天纵奇才、年轻有为,是咱们七剑山脉的一大骄傲,我佟择崖欢喜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讨厌呢!”

  “嘿嘿,佟长老,你如果不讨厌林师妹的话,为何当年要将她和杜师弟拆分开,不让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呢?”

  “哼,霸龙长老如今越老越糊涂了,杜冰淳和林师妹都是我七剑山脉的天之骄子,他们都有各自的使命,岂能因为儿女情长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年华!”佟择崖义正词严道。

  顿一下道:“倒是霸龙长老言辞犀利,只怕有些图谋不轨吧?”

  “我图谋不轨?”霸龙暴跳如雷道,立刻反唇相讥,“明明是你虚伪,还想污蔑我?”

  “你说谁虚伪?”

  “就是你虚伪?”

  “好,那就让你瞧瞧虚伪的厉害!”

  噗嗤一声,一柄火焰燃烧的麒麟剑从佟择崖的手上祭了出来;噗嗤一声,一柄散发着红光的龙形大刀从霸龙的虬龙大手中祭了出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突然间就面红耳赤地争吵起来,而且越吵越凶,俨然有要动手打架的架势。

  大殿内的气氛霎时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而林露汐听见两人蓦然间提及当年自己与杜冰淳的那一段往事,心中掠过一丝波澜,眼眸中泛起了一缕淡淡的潮汐,散发出忧伤的光辉来,清丽的脸颊上也在顷刻间涌现出了万般柔情,不知道是在怀念曾经的甜蜜还是在惋惜那一段的别离。

  片刻之后,她猛地摇了摇头,细嫩的唇角划过美丽的弧度,轻笑一声,暗自下定决心要将过去的一切都斩断,从此不再去怀念,让生活重新开始。

  “好啦!二位不用再争执了!等明日参念师叔出关后,宋某便将此物交予掌门师叔察看,再听从他老人家如何定夺吧!”

  见佟择崖和霸龙即将兵戈相向,宋朝勤豁然站起,面露威严,声音铿锵地呵斥道。与此同时,他浑身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

  那高亢而嘹亮的声音在整个空旷的苍穹殿内响起,立马震慑住了佟择崖和霸龙两人。

  两人虽然心中都有些不太服气,但是碍于掌门的面子,都怒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安静了下来。

  悟灵道长面带微笑地望了望两人,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没有开口。千河法师低声诵了一声佛号,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神游天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林露汐心中乱跳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宋朝勤,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发现他此刻也转过头来瞧着自己,威严的目光立刻变得柔和起来,还带着一份关切和慈爱,林露汐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由得脸上微微泛红,忙转移目光,转过头,眺望着苍穹殿外湛蓝的天空。

  白云如絮,层层叠叠,或聚或散,幻变着各种形状和姿态,或如狮吼,或如狼奔,或如鸡走或如象吞,千姿百态、各有妙趣。

  风轻云淡。

  倏忽之间,落日峰后山禁地的某一处洞府中冲出万道豪光,直上云霄,刹那间将整个天地照亮。紧接着,一道虚幻的人影从天地山川草木间飘逸飞出,冲上九天,在白云飘渺处穿梭而过,如电闪如心念,转瞬而过,无迹可寻。

  苍穹殿殿顶上方的九天云气也颤动了几下,夭矫飞舞起来。

  随后,在白云深处,似乎有一双清澈的眼眸霍然睁开,绽放出万道寒光,天穹上的白云尽皆消散,归于无形,狂风呼啸中,鸟兽惊飞,一股浩大的气息排山倒海般从四面八方袭来,转瞬间充斥了整个天地间,又如涟漪光波般笼罩在七剑山脉的每一个角落!

  “那是什么?”感受到异样和神秘气息出现的七剑山脉众参悟门弟子纷纷从屋中走了出来,抬头望天,寻觅着那强横力量的来源。

  可是,当众人刚刚抬起头寻找的瞬间,那道虚幻人影在天穹上一闪而逝,如白驹过隙般,那充斥在天地间的惊涛骇浪之力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风云啸聚,天穹再次恢复一片清明,似乎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重又风轻云淡。窗前花开花落,天上云卷云舒。

  众人心中一凛,心中诧异不已。

  而在这时,远在千里之外的九星海域的西南海域却在霍然间冲出一股股滔天巨浪,海水汹涌,如万马奔腾,龙啸九天,激烈地怕打着海岸,一波又一波,声势骇人,好像海底有什么可怕凶险的恐龙怪兽要冲出海面似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