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珏兄,你清醒清醒吧!”

  秦洛君一边躲闪一边朝着陨天珏大声呼喊道,希望能够唤醒正处于神魔状态中的陨天珏。

  林露汐在黑雾中寻觅,此刻听见了打斗声,也转过头来,去瞧陨天珏,心中却惊骇不已:“天珏,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那柄弓箭?”

  心中砰砰乱跳,一时间却又感到手足无措,只是拿着一堆明亮如溪水般的眸子怔怔地瞧着他。

  仿佛心有所感地,陨天珏似乎能够看见身后有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眸凝望着自己,他的心中感到有一丝温暖,一丝甜蜜,但是紧接着却是漫无边际的失落和沮丧。不知为何,他心智稍微恢复正常了那一刹那间,额头上似乎有第三只眼睛张开了一般,他在蓦然间也瞧见了整个朗朗乾坤,瞧见了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有多么得坎坷与艰险,他似乎也看见了自己今后与师父天各一方的无尽苦楚。

  他心中疼痛了一下,拼命地摇了摇头,努力地想要摆脱掉什么,却又无法摆脱。

  不知不觉地,他再次行走在一片由方和圆组成的奇妙世界里,一圈圈道韵流转间,他的身法再次变得如同鬼魅起来。

  身法敏捷的他对秦洛君展开了更加猛烈的进攻,砰砰砰,轰轰轰,漫天的箭雨和无穷无尽的漩涡如海水般连绵不绝地朝秦洛君打来。秦洛君知道再一味地躲闪下去,非死在这名近似有些疯狂的少年手上,眼中一道锐利之光闪过,牙关一咬,右手虚空一划,毫不迟疑地寄出了斩龙剑。

  4)酷。匠网首)发$

  宝剑出鞘,绿芒盈天,随着秦洛君一声大喝,斩龙剑在手中挥舞一圈,一道如山绿芒排山倒海般地朝着陨天珏袭来,声势骇人!

  陨天珏举起杀猪弓,对准着那如山绿芒一阵挥舞,刹那之间,如长鲸吸水般,那如山绿芒尽皆消失不见了!

  秦洛君眼中掠过一丝讶色,但很快就恢复平静,然后再次凝聚出全部神力,周身红光和青光大放,冲着陨天珏大喝一声道;“斩龙破!”施展的正是刚才他在孔雀宫殿中对付苏婉儿的那一个招式。

  莫明地,陨天珏眼前似乎又闪过苏婉儿退场时眼中流露出来的深深的绝望,心中更是涌起一股滔天的恨意。

  而这时,一道火龙仿佛凭空产生一般,一边喷吐着火焰,一边围绕着秦洛君旋转两三圈,然后在秦洛君意念操控之下,朝着陨天珏呼啸而去,张牙舞爪地,气势凌人!

  陨天珏正要来举起杀猪弓抵挡,可是蓦然间身体里的灵力如水一般急剧消失,好似魔魂出窍一般,吸取了他全身的法力,他心中大骇。可是这时,周身已经被秦洛君召唤出来的火龙包裹,一道道炽热的气息如海浪般袭来,灼痛着肌肤,让他感到一阵难受,。

  啊——仿佛在地火中忍受着无穷无尽的煎熬,他再也坚持不住,猛地大吼一声,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眼眸中一道可怕的红芒一闪而过,整个身体都仿佛虚脱了一般,陷入到漫无边际的虚无和空旷之中。

  扑通一声,陨天珏便从天上掉了下来,眼前金星乱蹦。

  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恍惚间,在那清凉的和风中,一道清丽而婉约的身影浮现在他的身边,温柔的、甜美的、亲切的、难以忘怀的——“天珏,你——”

  在场的众人都大吃了一惊,纷纷露出了深思的目光。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电闪雷鸣,风卷残云,大雨倾盆而下!

  一道亮丽的黑光闪烁,一柄弓箭也从天上落了下来。正是那柄杀猪弓。

  随着一道绿光的离去,那柄难看而丑陋的杀猪弓再次被人丢在了冰冷的方与圆组成的岩石地面上,仿佛被遗弃的老人,孤单而寂寞,诉说着万年岁月里的苍凉——

  次日清晨,云开日出。天地清明。

  苍穹殿内。

  气氛显得有一丝压抑。

  方形檀香木桌上摆放着一柄黑色的弓箭,弓箭古朴而陈旧,久经风雨,在箭柄上面雕刻着一些古老的花纹和一些神秘的文字符号,看着看着,一种奇妙的感觉掠过心头,有点孤独,也有一丝苍凉,同时还有一分亲切;而在弓箭的左侧顶端则凝聚着一个形如怪兽头颅模样的混合体,显得有几分狰狞可怖!

  这柄弓箭便是昨日七脉会武时候陨天珏遗留在南落日广场上的杀猪弓。昨天散场时候悟灵道长将其捡了起来,并交到了宋朝勤的手中!

  过了一会儿,宋朝勤拿起杀猪弓,目光锐利地扫视了两三遍,心中暗自沉思了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亮了亮,紧接着又好似明白了什么,摇摇头,苦笑一下,然后缓缓转过头来,目光扫向在座的七剑山脉各位长老,开口询问道:“你们怎么看?”

  下方的悟灵道长、佟择崖、霸龙、千河法师相互看了对方一眼,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片刻之后,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坐在最下面清丽无双的林露汐!

  此次七脉首座议事,宋朝勤的夫人苏玉洁因为身体不适,便在落日峰淑女阁中休憩并未前来,而蝴蝶峰的首座忘悠公子因为纳兰若水的事情也没有前来,因此在场的也就只有六人。

  而这次议事主要是因为陨天珏在昨日的七脉会武中使用的杀猪弓太过于邪异,所以宋朝勤才着急来众位首座长老商议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一旦众位长老商讨判定那杀猪弓是邪恶兵器的话,那么陨天珏所遭遇的惩罚那就可想而知了。按照七剑山脉的规矩,凡是弟子私自修炼邪恶兵器,轻则逐出参悟门,永生不得踏进七剑山脉半步;重则废除全身法力修为,并且要遭受千刀万剐之苦。

  思及此处,林露汐秀眉微蹙,清丽的脸颊上露出罕见的苍白和憔悴!

  “林师妹,这可是你徒儿所使用的法宝,你可有什么话说没有?”宋朝勤等待了一会儿,见林露汐沉默不语,便亲自开口询问道。

  林露汐感到有一丝沉重的压力,心中踌躇再三,本想为陨天珏辩护,但是微微想了一想,还是放弃了,于是婉约朦胧地回答道:“回宋师叔,这柄弓箭听天珏说是在一个山洞中捡到的,起初我也用神力察看过内部情形,并未瞧见丝毫异样,也就将它当作一柄普通的弓箭对待了。却也没有想到,它在昨日会才会出现怪异之象,还望师叔明察!”

  林露汐轻轻地诉说着,却在心中暗自祷告陨天珏能够逃过这一劫难。

  众人闻言,心中微微一动。

  霸龙迟疑了一下,却还是冷笑一声,道:“依我看来,这一柄杀猪弓可不是一柄普通的杀猪弓,它不但可以杀猪,还可以杀人,简直与上古魔弓有些相似啊!”

  佟择崖眼中寒芒闪烁,有些不以为然道:“霸龙长老此言差矣,林师妹如此冰雪聪明玲珑可爱,又焉会允许她的徒儿使用一柄堪比上古魔弓的邪恶兵器呢?”

  顿了一下,瞥了一眼林露汐,却又微微笑道;“更何况,这柄杀猪弓虽然长得有几分丑陋,其貌不扬,又喜欢冒点黑雾的,但是也不能因此而就把它判定为上古魔弓啊!”

  此话一出,在大殿众人的心中激起了千层浪花!

  首先,让林露汐心中诧异的是,这个佟择崖一向就对自己看不太顺眼,巴不得自己在奇迹山脉犯上几个大错误,他好出面来好好打击修理一下来炫耀他的威严,为何今日却一反常态不但不责骂自己,还为自己出头说话,还夸奖自己冰雪聪明玲珑可爱呢,这实在太不合乎情理了,难不成他有什么阴谋不成?而且,我虽然有点小聪明,可是却一点也不可爱啊!

  林露汐思绪翻腾,东想西想,却又苦无答案。

  其次,让宋朝勤感到诧异的是,这个佟择崖一向冷酷严厉不苟言笑,从未见他为谁打抱不平过,倒是隔岸观火袖手旁观的时候居多,有时候不高兴的还要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一两下。至于这路见不平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英雄壮举还是我这个做副掌门的最擅长了,他刚才说的那一番话不正是我马上要替林师妹说的么,为何他却提前替我说了出来,莫非他已经猜测到我的心思而因此出言嘲讽我么,我宋朝勤虽然经常办事不公喜欢偏袒林师妹,可是这也是出于无奈啊,毕竟看在林师妹的师父脸面上,只要林师妹她不将整个天空给捅破了,我这个做副掌门的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却没想到佟择崖你居然也关心起林师妹来了;真是奇哉怪也;真不知道你佟择崖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宋朝勤低头沉思,眉目间升腾起一层疑云。

  最后,让悟灵道长和千河法师感到诧异的是,霸龙长老一向与林露汐交好,为何今日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袒护一下林师妹呢,难道他想借题发挥向宋掌门和佟长老挑衅不成。如此看来,七剑山脉鸡犬不宁的日子不远矣!

  思及此处,悟灵道长和千河法师两人心中都掠过一丝担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