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六扇门是捉妖学院的人?”孙小空想了想问道。

  “六扇门里面的人都是捉妖学院毕业出来的,六扇门就是捉妖学院的机构,是对捉妖学院最高层直接负责的组织。”妖灵儿想了想说道。

  “哦?既然是捉妖学院的机构,那就好办多了。”孙小空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这货肯定又要使坏。

  “你们这帮人,都给我听好了,我他妈让你们干啥你们就得干什么,谁敢给我挑刺,我他妈弄死他,跟着空哥我,我能让你们活命,谁要是想跟六扇门的人拼命就去,我不拦着,死了我他妈都不带给你们收尸的,如果不想死,就跟着我混,吃香的喝辣的,到时候想要什么来什么。”

  “能不能不吹牛逼,你凭什么保我们的命?”当然有人会质疑了啊,如果没人质疑的话,空哥的威望怎么树立,大悟这书还怎么写,真想弃书了,上个月大悟就拿了四百块稿费,我是全职啊,就四百,我怎么活啊,钱赚不到,还耗费心血,还耽误我新书发展,没办法啊,谁让还有你们在呢,我最爱大丁总啥的,所有大悟必须写啊,这段算是牢骚,大家略过。

  酷f匠网o&唯:》一a2正u%版,其他都/是f盗版

  对于这种不服管教的,孙小空是坚决要暴揍的,他直接上去一拳,把那货打了一个跟头,“你不信可以啊,那你就拼命去呗,我他妈拦着你了啊?”孙小空很气愤的说道。

  拼命那小子是绝对不会干的,他也不傻,那么多六扇门的人,他自己上去拼命,疯了啊,他捂着脸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记住了,我不是吹牛逼,我说能让你们活就能让你们活,就算你们死了,我不也陪着你们呢么?”

  “现在都回到村子里,到村里什么也别干,都给我去恢复体力。”

  “主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哼哼,灵儿,你相信我今天能然这些人一个都不死出去不?”

  “一个都不死?”妖灵儿问了一句,随后摇了摇头,六扇门的人他是了解的,六扇门所过之处如同蝗灾,无一活口,这些人,如果不是硬抗六扇门,活下去的希望不大,硬抗的话肯定要死人,而且不是一个两个,孙小空说的一个都不死,她还真不相信,“我不信!”

  “那咱俩打赌,如果呢我能让这些人一个都不死,你呢就给我暖床,我最近闯总是很凉,需要温度,如果要是死人了,那你想怎样就怎样?”

  “想怎样就怎样,解除血誓行不行?”

  “行啊,我都说了你想怎样就怎样,解除血誓当然行。”孙小空笑嘻嘻的说道。

  “赌了!”

  “灵儿,我说的是让你给我暖床哦。”

  “嗯,相对于血誓来说,我给你暖床也认了。”妖灵儿咬着嘴唇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我得说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些人死在何必然他们那一伙儿手中的不算,死在六扇门手中的才算,你也看到了,六扇门赢是一定的,所以咱们只拿六扇门的人说话。”

  “行!”妖灵儿点了点头,她也清楚,六扇门肯定是赢家,自己这些人要死也死在六扇门的手上,所以妖灵儿同意了。

  “暖床无期限哦!”孙小空伸出竖起一根中指说道。

  妖灵儿拼了!

  回到村落里,孙小空没有带人直接进村子,而是带人躲在一个非常僻静的角落,让自己新接收这些人恢复体力,修为。

  对于修行的人来说,战斗就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所以孙小空不着急,他可以等。

  六扇门和何必然一方的人仍然在战斗,战斗非常激烈,孙小空很悠闲,他在看热闹,因为什么,因为这货本来就没有修为,也谈不上恢复修为,这货干架之后两点,一点是大力出奇迹,另一点是猴爷救命啊。

  六扇门的人整齐划一,动手绝对不是一对一,往往是三个人对一个,组成一个小的战阵,三个人进退有度,对方则是仅仅靠自身实力,修为,抵抗,还有就是靠对地形的了解,这些人都很阴险,打着打着就逃跑,而六扇门的人一追就调入陷阱之中。

  那些躲在屋子里的女人,儿童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什么暗器,弩箭,灵气枪直接往六扇门的人身上招呼,她们反而成了杀伤力极大的群体。

  何必然是高手,他刚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现在又打了回来,和他对战的明显也是六扇门中的高手,他能和何必然交手而不落下风。

  刑不死也是高手,但对上他的也同样不是庸人,其实六扇门之中没有几个俗人,都是从捉妖学院毕业出来的,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现在孙小空并没感觉捉妖学院怎么样,那是因为他跟了一个奇葩的老师,他还没真正接触捉妖学院的东西,实际上六扇门的强大,是超出他的想象的。

  这山村虽小,高手却不少,除了何必然和刑不死还有几个高手,在他们手下死伤的六扇门的人绝对不下于二三十。

  这可不是一般的打斗,这是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六扇门的人是经过捉妖学院培养的,每一个都是精英人物,能杀死二三十个人,那能力绝对不容小觑。

  不过兵对兵将对将,很快这些人都被盯上了,六扇门中的高手出手了,和这些人站在一起。

  一时间天昏地暗,山崩地裂,孙小空他们躲的很远,藏的很严实,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波及,他们身后的山崩塌了,差点没把他们这些人全都埋里面,那穿山甲最大的本事是什么,穿山啊,所以他救了所有人的命。

  跟何必然对战的是一个年龄不大的人,头上打着高冠,身穿六扇门制式服装,手中一把雁翎刀绝非凡物,刀光万丈,每一刀挥出,都动人心弦,远处的高山已经被他的刀给劈成了两半,湖水也被他搅得地覆天翻。

  何必然手中拂尘也不差多少,每一次挥动,青绦千里与那刀相碰,发出铮鸣之音,刑不死手中用的是一个葫芦,葫芦塞一拔流沙滚滚,那沙子定然不是普通的傻子,每一颗砸在人的身上都能让人粉身碎骨。

  与他对战的是一个中年人,手中雁翎刀斩在葫芦上,竟然无法撼动那葫芦分毫。

  何必然一脸的焦急之色,他在心里已经开始骂祖宗了,骂的是孙小空的祖宗,如果不是孙小空之前吞噬了自己的意念,自己不会受伤,自己不会受伤,眼前这人又如何是自己的对手,一切都是孙小空造成的。

  如果此刻孙小空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要一拂尘抽死这个害人精,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这次能过了这关,自己一定要把孙小空千刀万剐。

  这世界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所以,何必然遭殃了,两人交锋之中,何必然有伤在身,六扇门之人在何必然旧力已去,新力未发之际,一刀斩在了他的胸前,何必然速度很快,这一刀在他的胸前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口,如果不是他的速度,这一刀可就不是留下伤口那么简单了,会自他的肩膀一直斜入至他胸前,将他斩成两半。

  远处,埋伏在外的六扇门之人已经向这里赶了过来,那队伍很长,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数不清有多少人。

  这场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不过战斗就这样结束么,孙小空是不同意的。

  “你们恢复的怎么样?”

  “已经恢复了五成。”

  “恢复了七成。”

  “我已经彻底恢复了。”

  从孙小空让这些囚犯恢复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也就是说何必然何六扇门那人斗了很长的时间,看的出来何必然已经很虚弱了,他的身上现在已经有不下五道伤口了。

  “既然恢复了,那就给我上吧,逮着何必然他们的人,给我往死里揍。”孙小空一声令下,这些囚犯乌央乌央的冲了上去,为什么会用乌央乌央来形容呢,因为这帮傻比真的是无组织无纪律,冲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队形,全都是自己冲自己的,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有的向东,有的向西,有的向南,也有的向北……

  反正百花齐放,往哪冲的都有。

  六扇门的人都懵了,这帮人是从哪来的,自己这边明明占据着绝对上风呢,怎么就出来这么一帮货呢,这帮货真狠啊,逮着人往死里揍啊,何必然他们那边的人的确彪悍,不过他们再怎么彪悍,那都是普通人,孙小空他们这伙人是啥,那他妈是亡命徒啊,不要命啊!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人才最可怕。

  一时间,山村里鬼哭狼嚎,惨叫连连,这些都是孙小空这帮泥腿子手下造成的。

  孙小空这货最阴险,何必然正在跟六扇门那人全神贯注的战斗,他偷偷的溜到了何必然的身后,这货就这么点本事,能悄无声息的溜过去,只能说他是走了狗屎运了,他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扎向了何必然。

  何必然心有所觉,回头就是一拂尘,孙小空吓得妈呀一声低头躲了过去,他的匕首却扎在了何必然的腰间。

  那匕首是从陈大少爷手里讹来的,陈大少爷出手,自然没有凡品了,何必然,瞬间就悲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