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完了,你不是在忽悠我吧?”孙小空晃了晃手里的葫芦,那什么血誓听起来挺厉害的,又是什么一辈子不能背叛,又是什么必遭天谴的,可是操作起来却跟小孩儿过家家一样,他有一种被忽悠了感觉。

  妖灵儿拼命的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主人,奴婢没有骗你,血誓的厉害并不在于过程,而是在于后果,一旦违背血誓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哎呀呀,我这就翻身当家做主人了,这感觉真不错,既然我是你主人,那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得听,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啊?”

  妖灵儿之前还怀疑眼前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跟自己装傻,现在他是真确定了,这小子根本就不明白血誓是什么,委屈啊,早知道自己就随便糊弄他一下了,出门忘看黄历了,倒了大霉了,竟然折在一个傻子手里了。

  刚刚她是被烧晕了头了,不过血誓已经立下了,想解除也不可能了,好在这傻子不知道血誓是什么。

  “不是的,主人,这血誓虽然立下了,我的确要听你的吩咐,不过你不能命令我做违背原则的事情,否则的话,你也会受到血誓惩罚的。”妖灵儿想了想说道。

  r酷●;匠F网@首+发=

  反正他不知道什么是血誓,自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妖灵儿错误的估计了孙小空的狡猾程度,孙小空一晃手中的葫芦,一束火焰就奔向了妖灵儿,不过那团火焰在孙小空的控制之下停在了妖灵儿的面前,妖灵儿被吓得瑟瑟发抖,“主人,我已经臣服于你,你为何还要烧我,主人,快收了神通吧!”

  “哼,妖灵儿,你是不是想死,竟然敢骗我!”

  “我没有……”

  看着孙小空越发冰冷的脸,妖灵儿把剩下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我也不怕告诉你,老子的确不知道什么狗屁血誓,但你想糊弄我也没那么容易,按照你的说法,一旦我让你做违背原则的事情,血誓就会惩罚我,你当血誓是什么了,这玩意儿还带自我分辨违没违背原则的,妖灵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有一次,你要是再敢骗我,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好好,主人,我绝对不骗你,不骗你。”感受到身前的炙热,妖灵儿低头了,她也不得不低头,死亡,那是她不能接受的事情。

  “跟我说,血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仆血誓,你为主,我为仆,仆人不一定要服从主人的命令……”

  “你还想骗我?”孙小空厉声喝道。

  “不,不,主人,我没骗你,你听我说完,关于是不是背叛血誓是由主人一方判定的,如果我违背了你的命令,但你认为我没有背叛你,就不会触发血誓,但如果你认定是背叛,那血誓就会被触发……”

  “给我烧!”孙小空没等妖灵儿说完,一指妖灵儿,葫芦上的火焰就烧到了妖灵儿的身上。

  “啊……不要啊,主人,主人快收了这火,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骗你。”

  “我刚刚已经在心里认定你是背叛了,为什么没有触发血誓?”孙小空冷声问道。

  “主人,那血誓是有咒语的,必须要为主一方念动咒语才能触发。”

  “收!”孙小空收了火焰,他可以确定妖灵儿这句话没骗自己的,他也明白了这血誓是怎么回事了,其实什么确定背叛还是没背叛那都是妖灵儿跟自己胡扯,她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而已,也就是说,按照她的说辞,如果她没背叛自己,血誓就不会触发。

  而实际上是,这个主仆血誓是十分不平等的东西,只要掌握了咒语,主人随时都可以玩死仆人,虽然孙小空不知道妖灵儿会怎么死,但他猜想只要自己念动咒语,妖灵儿一定会死。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孙小空活着二十来年,干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和被欺负,那时候在学校还有一句顺口溜叫吃饭睡觉欺负孙小空,而孙小空呢就是吃饭睡觉被欺负,人被欺负的多了就会学着看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就会琢磨那些欺负自己的人的心思。

  虽然孙小空比较二逼,但对于人性,他还是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了解的,毕竟活的坎坷的人,都有当哲学家和心理学家的潜质的,所以他很快就能判断出妖灵儿是不是跟自己玩花样了。

  “告诉我咒语是什么?”

  妖灵儿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孙小空。

  “别用你那失落的小眼神看着我,不好使,赶快告诉我,不告诉我我就烧你,如果不能控制你,把你这么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那还不如烧死了安全写,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但是呢只限于能控制的香和玉,我可不想哪天躺在床上被你给抹了脖子。”孙小空蹲在妖灵儿的面前,轻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声音无比温柔的说着,可是就是这温柔的声音,让妖灵儿觉得浑身发冷。

  眼前这个人,绝对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温柔,那么善良,这是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的恶魔,如果让他把面具摘下去,露出那张恶魔的脸,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睛的主。

  孙小空变了,可能在别人面前他还是那个二逼脑残孙小空,但是在他心里的自己已经不一样了,这世界那么残酷,自己是随时可以挂掉的,大悟的书都差点被切了,孙小空挂掉也就没什么不可能的了。

  “!#@¥#¥%¥&&&**……”咒语是啥,自己设定吧,此处随意省略字数,妖灵儿说出了咒语。

  “妖灵儿,你说这咒语是真的还是假的呢,要不我念一下试试?”

  “不要,主人,你一旦念动这咒语,那我必将会死于天罚之下,求求你主人,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要念动血誓咒语。”

  “干什么都可以,那好吧,站起来,亲我一下。”孙小空嘴角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容,妖灵儿没动,又一次抬头看向了孙小空。

  “不亲,如果你不亲的话,那你就是骗我,我给你自由,给你选择,你想怎么死吧?”

  “我,我亲!”

  “就是,痛痛快快的多好,又不是没亲过。”孙小空光溜溜的下巴,原本他的下巴上是长满了毛的,可惜现在被烧光了。

  妖灵儿十分的虚弱,她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爬了一半又摔倒了下去,孙小空就站在她身前,丝毫没有帮她的意思。

  孙小空自己是什么成色他太清楚了,这妖精怕的不是自己,怕的是自己手里的葫芦,如果自己去搀扶他,这妖精万一是跟自己装黛玉,装可怜,装淑女,结果把自己手里的葫芦抢走了,那血誓什么咒语又是假的,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

  单纯论修为,这妖灵儿放个屁都能把自己崩个半死。

  妖灵儿恶狠狠的看了孙小空一眼,咬着牙爬了起来,她看孙小空这一眼倒不是说之前她说的都是假的,而是恨孙小空没有绅士风度。

  化形的妖怪和人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只不过是多了一种原形形态而已,他们已经拥有了人的情感,人的思想,如果和人居住多年,可能还会有人的审美观,熊大审美观还是倾向于母熊,那是因为他是半成品,还未彻底化形成功。

  妖灵儿踉踉跄跄的走到孙小空的面前,抬头吻上了孙小空,虽然她不是心甘情愿的,但吻了就是吻了,这是没法改变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爱情是最短暂最无法保鲜的情感,其实这是一个错误,因为不管最后是由爱生恨,还是爱情变冷,都改变不了爱情出现过的事实,这情感是压在人心底的,提出上述说法的人,只是没有真的爱过。

  爱情要么会升级,要么会散去,而散去的爱情,每每想起,都会是无法控制的心疼,这才是爱。

  不好意思扯犊子扯得有点远了,有点墨迹了,书归正传。

  当妖灵儿吻到孙小空的时候,孙小空后背上的汗毛都炸了,他比妖灵儿还紧张呢,手里紧紧的攥着葫芦,生怕被妖灵儿给手里的葫芦给夺去了。

  好在孙小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妖灵儿也不傻,不可能跟孙小空玩什么湿吻啥的,碰一下意思意思就拉倒,吃亏的是自己,又不是眼前这王八犊子。

  “不错,不错。”孙小空舔了舔嘴唇,体会着嘴唇上残留的淡淡清香。

  “这下相信我没骗你了吧!”妖灵儿瞪了孙小空一眼,恨恨的问道。

  “不相信!”

  “你……”

  “亲一下就相信你了,亲一下咋就那么值钱呢,当老子是纯洁白痴小处男呢啊?”

  “你不是么?”猴妖打击孙小空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所以他抓住这个机会,拿一把锋利的刀子,猛戳孙小空的心窝子。

  “死猴子,你给我去死!”

  “傻逼白痴小处男!”

  “把衣服脱了!”孙小空懒得搭理猴妖,毕竟面前还有一个秀色可餐的美女妖精呢,谁有空搭理一只臭猴子啊。

  “你说什么?”妖灵儿的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悟状态神说:

  支持大悟,支持捉妖记吧,兄弟姐妹们,如果你们真喜欢捉妖记,支持并没有那么难的,有钱的捧个钱场,大悟心领也感激,没钱的就帮大悟多宣传宣传,捧个人场,大悟现在二十四小时内跟读的才一百多人,这个数字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如果大家喜欢看,在解封之后,就在章节上传二十四小时之内看,网站是会统计这个数字的,不多说了,希望大家帮大悟多多宣传,多多宣传,让捉妖记绽放辉煌,谢谢所有支持大悟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