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摆出超牛逼的姿态,高高的仰着脖子,双手背在背后,哼着小曲,“biu倍儿爽,那个biu倍儿爽,爽爽爽爽……”

  遇见其他客人这货还很无耻的拉着人家胳膊,“这儿老板是我哥们!”

  那客人如同看精神病一眼看着他,“老板是你啥你跟我说的着么,怎么的,你能给我免单是咋滴?”

  “不能。”

  “那你跟我搁这废什么话,装什么犊子,滚一边去!”

  “我就跟你说一声,老板真是我哥们,今天认识的。”

  %&看$正Z版章节上o酷h√匠网

  孙小空:“……”

  ……

  子曰:天黑路很滑,社会太复杂,低头去看路,轻易别装逼,装逼有人踢!

  打扫卫生的老大爷在很尽职尽责的在拖地,见到这老大爷让孙小空想起了七个人,那七个脑袋上长葫芦的葫芦娃,这老头脑袋上也长了一个葫芦。

  这货在仰天装逼,他的脚就踩在了拖地大爷的拖布上。

  拖地老大爷低着头,用力的拽了一下,没拽动,“麻烦让让。”

  “你说什么,我是这老板的哥们,你竟然让我让让,你不会等我走过去再拖么?”这货装的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那老大爷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麻烦让让。”

  “我说话你听不见么,我说老板是我哥们!”

  “麻烦让让。”

  “还真是个聋子,我说,老板是我哥们!”这货低下头,在老大爷的耳边大声的喊道。

  “麻烦让让!”

  “你卡碟啦?”

  “麻烦让让!”

  “你到底聋不聋啊,我说老板是我哥们!”

  “砰……”这货被扫地老大爷一拖布杆给撂倒了,“老板是你哥们,跟你踩我拖布有什么关系啊跟你踩我拖布有什么关系,我让你给我让让,你特么是不是聋,你是不是卡碟了,擦,老子我就看不惯你这种稍微有点关系就装犊子的人!”

  孙小空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刚刚发生了什么,是幻觉么?刚刚那一下实在是太快了,自己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小子就被撂倒了。

  镜头放慢,重新回顾。

  老大爷的拖布被踩着,老大爷用力的拽着,这货死活不抬脚,就跟老大爷这一遍一遍重申着,自己是老板的哥们,老大爷怒了。

  用力,拽,好的,perfect!

  老大爷狠狠的一拽,这货身体没站稳,向后仰去,老大爷的拖布杆子顺势砸在了这小子的脑袋的,这小子捂着脑袋就被放倒了。

  ……

  话说,这老头何许人也?怎么出现在自己的店里的。

  孙小空仔细打量,努力回想,哦,原来是菩提老头。

  没错,就是菩提老头,这老大爷不就是菩提老头塞进自己安保队伍中那个牙都掉光的老头么,自己嫌他太老了,就安排他来打扫卫生了,我凑,这是埋没人才啊,埋没人才,天理难容啊!

  “老头,你特么的,你敢打我,我特么和这的老板可是哥们!”倒在地上那小子还在强调着这个错误的事实。

  “我让老板是你哥们,老子好不容易拖好的地,都被你给踩脏了!”这是一个脾气非常爆草的老头,举起拖布杆就要继续抡。

  “老头,别再打了啊,再打我跟你翻脸了!”那小子身手也很利索,躺在地上一个懒驴翻身,就站了起来,他捂着脑袋,指着拖地老大爷吼道,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流了出来,“我擦……血,该死的老头,你竟然把我脑袋打出血了,大爷我跟你没完!”

  “我去你大爷的,你是谁大爷?”老头手中的拖布杆狠狠的抡向了这小子。

  “我陆压道君何时受过如此屈辱,老头,你给我受死吧!”陆压大喝一声,伸手摘下了腰间的葫芦。

  陆压手中托着葫芦,葫芦内有一线毫光,高叁丈有馀,上边现出一物,长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两道白光,反罩将下来,就将老头给罩住了。

  那老头顿时如同使了迷魂术一般,站在那一动不动了,好像昏迷了。

  “请宝贝转身!”陆压对着那这那有眉有眼的东西鞠了一躬,那东西在老头的脖子上一转,那老头的脑袋被干净利落的切了下来,好大一颗脑袋高高的飞起。

  “你,你杀了他?”孙小空顿时被吓坏了,指着陆压瞠目结舌的说道。

  “哼,我陆压道君,杀个人算什么,这儿老板是我哥们,他会替我摆平的。”陆压道君满脸厉色的说道。

  谁是你哥们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替你摆平个毛线啊!孙小空内心中疯狂的嘶吼着。

  ……

  不对啊,这脑袋都掉了,为啥没有血,他抬头一看,那老头的脑袋在半空之上飞速的旋转着,这,这……

  孙小空看着眼前这诡异的画面,整个人都懵了。

  “咯咯咯……”从那老头,不,是那个脑袋的嘴里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小子,竟然敢切了老头的脑袋,我不不开心了,我生气了,你很成功的惹怒我了!”那颗脑袋都掉了,竟然还能张嘴说话。

  “我泥马,鬼啊!”孙小空大叫一声,飞速的后退,这是要被吓尿的节奏啊。

  ……

  “我擦,玩葫芦,你特么竟然跟我玩葫芦,老子有七个葫芦娃孙子,还怕你这么个破葫芦,我打啊……”

  “砰……”陆压手中的葫芦被拖布杆给抡飞了,陆压脑门上又挨了一棒子,那没有脑袋的身体,竟然又给了陆压一拖布杆,这货站起来还没屁大的功夫,就又被撂倒了。

  “我擦,这什么情况,这不科学啊!”陆压捂着脑门在地上撕心裂肺的惨叫着。

  “你大爷的,我让你切我脑袋,我让你在老头子我面前玩葫芦,那葫芦也是你能玩的,我特么踢死你,踢死你!”一个没脑袋的身子,对着陆压就一阵暴踢,这一顿暴踢啊,足足走了近二十秒钟,道袍都被揍成布条了,这会儿估计他妈见到他都认不出来他了。

  见陆压进气多出气少了,老爷子才停下来,拿脑袋嗖一下飞回到了身体之上。

  “那小子,你帮我看看是不是稍微有点歪?”那脑袋在身体上方悬停着,张嘴问孙小空道。

  “啊,啊……那个,往左点,太狠了,稍微往右点,嗯,好!”那脑袋落在了老头的身体之上,那老头子抬手扭了扭自己个脑袋,一阵嘎巴嘎巴的声音传出。

  “嗯,还行,感觉不错,和原来一样。”老头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

  我去,这特么脑袋掉了都不死,嘟还能接上,太,太疯狂了,这也太不科学了。

  真可真是,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

  “老爷子,你刚刚说那葫芦娃是你孙子?”果然脑袋上长葫芦的都是一家子。

  “对啊,怎么的了,你有意见?”老爷子果然脾气不太好,抬头看了孙小空一眼,又继续低头擦着地。

  “不是,他们愿意给你当孙子,我能有什么意见,我是这的老板,我跟他们是哥们!”

  老爷子抄起手中的拖布杆,照着孙小空就抡了下来,“老爷子,你这是干什么,我跟你孙子是好朋友!”

  孙小空差点没吓出尿来,这老爷子可不是一般人,刚刚那货那么牛逼,都被这老爷在手里的拖布杆给撂倒了,脑袋掉了都没事,这能是一般人?

  这大爷太超乎想象,给自己来那么一下,自己可承受不住。

  “啊,原来你跟我孙子是哥们啊,我听习惯了,差点打错人!”老爷子说着弯下腰继续去拖地了。

  “老爷子,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拖地了!”

  “你说啥?”

  “我说你不用拖地了。”

  “你要开除我,我承认我打人不对,那个求求你别开除我,我七个孙子上学学费还指着我赚呢,这,这……”

  “老爷子,我不是要开除你,你是能人啊,是高手啊,然你拖地委屈你了,从今天你,你负责给我看场子,这些看场子的兄弟都听你的,工资我给你翻两倍,不,三倍!”

  ……

  “小空弟弟,你在这干什么呢?”孙小空正跟着牛叉的老头说话呢,后土走了出来问孙小空道。

  “没事,刚刚有个叫陆压的逗逼闹事,被我狠狠的揍了一顿,扔出去了。”孙小空浑不在意的说道。

  “谁,你说他叫什么?”

  “陆压啊,姐姐你认识他?”

  “陆压,陆压道君?”

  “嗯,他的确说他叫陆压道君!”

  后土略微愣了一下,“不应该啊,他这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

  “姐姐,你真认识他?”

  “小空,你闯祸了,闯大祸了,你竟然把陆压道君给揍了?”

  “揍了就揍了呗,怎么的,也没见他多厉害啊,我这随随便便一个拖地的大爷就把他给撂倒了,就是这个……哎,那拖地大爷呢,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小空弟弟,陆压他人呢?”

  “我让人给扔出去了啊!”

  “快走,跟我走!”后土一把拉住孙小空匆匆忙忙的就向外跑去。

  见到陆压的时候,陆压道君正搂着黄龙真人吹牛逼呢。

  吹牛逼场景如下。

  黄龙真人扶着陆压问道:“陆压道君,你这,这是怎么了?”

  “老板是我哥们,给钱不要,非跟我撕吧,这家伙把我撕吧的!”

  “我擦……”孙小空有再揍他一顿的冲动。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