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孙小空腹黑,但孙小空究竟有多腹黑呢,想知道么,以下场景可以见证。

  “哎哟,这不是博哥么,真巧啊,又见面了,这怎么被捆上了,啪……你不是很牛逼的么,这回不牛逼了啊,啪……你还牛不牛逼了?”

  孙小空不是先想着怎么去打破陈博身上会发光的乌龟壳,而是先扇陈博的嘴巴子,我是打不着你,是打不疼你,但这动作的伤害的并不是身体,而是心灵,是自尊,这是一个严重打击人自尊的行为。

  陈博死死的瞪着孙小空。

  “哟呵,瞪我,我让你瞪我,你再瞪,我让你瞪。”孙小空继续猛扇陈博嘴巴子,“博少爷,眼神杀不死人,牛逼你别在乌龟壳里待着啊,有本事你出来啊,来,你出来啊!”

  “孙小空,我凑你姥姥,你要是个爷们,就放开我,咱俩单挑。”陈博咬牙切齿的说道。

  “单挑,我单挑你大爷啊,你刚刚在厕所群殴我的时候怎么不跟我单挑呢,现在跟我单挑了,我让你单挑,我当你单挑,啪啪啪……”

  “那个谁,许帅,过来,你说你呢,来来来!”孙小空扇累了招呼许帅过来。

  虽然和孙小空接触时间很短暂,但许帅深深的了解到了孙小空的卑鄙无良和腹黑,这孙子喊自己肯定没好事,许帅很明智的站在原地没动。

  “你特么过来啊,你不是要揍陈博么,快过来啊,一会儿可没机会了。”

  “我凑……”许帅骂了一句,果然这是个坑人货。

  自己的确想揍陈博,但自己并不想单独出来揍陈博,只想在混合在人民群众之中成为大众的一员,趁机出手,打几下就好,这样陈博以后就算是想报仇也不会找自己,只会找孙小空。

  可是孙小空,该死的孙小空,竟然把自己单独拉出来,推到陈博的视线中,柿子捡软的捏,和孙小空比起来,自己可就是那个软柿子,陈博不先捏自己才怪。

  “我说许帅,你还站那干嘛呢,快来揍他啊,博少,看见没,那个人叫许帅,我的好兄弟,就你们之前按尿坑里踢的那个,还得感谢你啊,要是没有你,我怎么能得到这么好的一个兄弟呢。”孙小空扇开身,把躲躲藏藏的许帅彻底的暴露在了陈博的面前。

  许帅目光凶狠的盯着孙小空,死死的咬着嘴唇,他现在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弄死孙小空的冲动。

  狠毒啊,孙小空你真狠毒啊!

  “哦,对了,博少,我不得不跟你说一句,这次事件被我称之为坑死你不偿命事件,该事件是我这位兄弟许帅一手策划并执行的,还有,捆在你身上的绳子也是我这位兄弟的哦,记住了他是我兄弟,以后是我罩着的人!”

  陈博的目光转向了许帅,如果目光能杀人,此刻许帅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我……”许帅内心在流泪,哗哗的流泪。

  ……

  当许帅走过孙小空身边的时候,孙小空在许帅的耳边轻声说道:“小帅子,这回死心跟空哥混了没,没有空哥罩着你,小心会突然人间蒸发哦!”

  “孙小空,我凑你大爷!”许帅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来来,许帅,之前他不是把你按尿坑里踢来着么,现在咱们不具备这种地理条件……”当孙小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帅的心都是一跳,他知道,自己被坑并没结束,孙小空并没放过自己。

  “看看这博少爷,满脸通红,明显火气过旺,作为助人为乐的好青年,我们可以帮博哥淋点水,消消火,这天也不下雨,水是没有了,你有尿没?”孙小空拍着许帅的肩膀,满脸坏笑的问道。

  “没有……”

  “不对啊,怎么会没有,我记得刚刚你可是喝了两大瓶冰镇矿泉水呢,许帅,你不会这么抠,连一点尿都舍不得吧,反正博少都记住你了,你还吝惜这么点尿干什么?”

  孙小空在提醒许帅,反正人你是得罪了,尿不尿,陈博都不会放过你的。

  许帅深深的打量着孙小空,他现在很怀疑,孙小空刚刚让自己多喝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算计自己了,很有可能,这货的心是有多黑啊!

  他对孙小空的腹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

  “那个啥,有尿的都准备好,露出你们的小小小小鸟,听空哥号令,一起尿,那个没尿的,拿好手里的武器,万一这货从龟壳里出来,迎百鸟而上,你们要第一时间把他干躺下知道了没,都离远点尿啊,要是伤了你们的小小鸟,空哥我可管不了,还有拍照的准备好,记住了要给博少的脸一个特写,回头论坛上要看到博少这张帅气的脸!”

  这回许帅彻底服了,真服了,自己绝逼不是孙小空的对手,这货不是人,是牲口啊!

  “孙小空,你敢!”陈博听了这话身体都哆嗦了,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照片要是真出现了,自己以后也别混了,就算自己不找歪脖树吊死自己,回家自己老子都有可能打死自己。

  “陈博,你觉得到了这时候,我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孙小空面带微笑,冷眼看着陈博问道。

  “孙小空,你要是真敢往我身上撒尿,你就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来,听我号令,都把鸟给我露出来,对准大博少,告诉你们啊,谁也别尿博少鞋上,那鞋挺贵的,你们帅哥就是因为尿博少爷鞋上了,让人家按茅坑里暴踢的,你们谁要是尿博少鞋上,回头挨踢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哈哈哈,空哥,放心吧,我们就是尿在博少嘴里,也绝不尿博少也鞋上!”孙小空身边一群不怕事大的兄弟哈哈大笑着说道。

  “孙小空,你真想和我结下死梁子么?”陈博声音愈发的冰冷。

  “陈博,你觉得我现在跟你结的梁子还不够死么,现在我就放你走,回头你会不找我麻烦么?”

  “会,我肯定不找你麻烦!”陈博又怒又急,连连说道。

  都这会儿了,人家连鸟都露出来了,都对准自己了,还挺着,那不是傻逼么,真等着喝尿啊,先把这事过去再说,至于回头,我凑泥马的,不弄死你个王八蛋,我都算你长得结实。

  “你当我是三岁儿童?”孙小空挑了挑眼皮说道。

  孙小空是什么人,那是对一切都抱有怀疑态度的腹黑学砖家,坑人界叫兽,谁相信这话,他也不会相信的,在他看来,能相信这话的人,只能是弱智儿童。

  “孙小空,你今天要真敢往我身上撒尿,我保证,我一定会弄死你,一定!”

  “来,一二三,准备!”

  “孙小空,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算了。”

  “杀了你是犯法的,我是可是有理想有目标有追求的三有青年,怎么能做违法的事情呢?往你身上撒尿可是警察不抓,法律不管,你说我选哪个?”孙小空打了个指响,很轻松很愉快的说道。

  “孙小空,我错了,我发誓,只要你今天放过我,我肯定不会找你麻烦的!”陈博满脸的哀求之色,他不怕死,不怕挨揍,但这被数十人往身上撒尿,这是多大的羞辱啊,他是真的害怕啊。

  陈博的兄弟已经不忍看着眼前这一幕了,纷纷将头转向了别处,别说陈博的兄弟,就连孙小空带来的人,有的都看向了别处,他们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此刻孙小空彻底成了邪恶的化身。

  “大哥……孙小空,我特么弄死你!”陈博的兄弟还是有几个忠心耿耿,勇气可嘉的,他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大吼着冲向了孙小空,然并卵,“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还能让敌人站起来呢,这是对自己对兄弟的不负责任,给我干倒,干倒!”

  然后陈博那几个兄弟就被干倒了,这回他们实在很的站不起来了。

  更C新最kn快G上J&酷匠网#

  “陈博,如果发誓有用,那每天雷公电母得劈死多少人,誓言这东西有的时候还不如一个屁来的给劲,屁还能有点味道,誓言放出来,连个味道都没有!”孙小空蹲在陈博的身前,轻轻的戳着陈博身上的光芒。

  很硬,如同触碰到墙壁一般,怪不得能挡住攻击呢,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

  ……

  “孙小空,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啊,你倒是说啊!”

  骨头这东西,你要是咬着牙挺住了,那骨头就会一直硬着,如果你稍微给自己一点软的暗示,那骨头也就瞬间变软了,一点都硬不起来了,陈博的骨头已然是变软了。

  “陈博,你回头好好想想,咱俩之间的事,是我孙小空招惹你的么,你说,我知道你陈博是谁家葱,哪家蒜啊?”孙小空异常气愤的说道。

  来到捉妖学院,他是在真心不想惹谁,就想安安静静的修炼,趁早把自己这身毛弄没了,这重量过大的大脑袋变成正常模样,把自己脑袋里那只猴弄出去,有哪一件事是孙小空主动惹出来的,有哪个人是孙小空主动去招惹的。

  没有,一个都没有!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