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呀,空哥,你这么大一个大哥,竟然邀请我跟你混,我真是,真是……”

  “受宠若惊?”孙小空给出了一个自己印象中比较适当的成语。

  “倒霉透顶!”

  “凑……”

  ……

  “空哥,你这就是不了解我了,我许帅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是个品质好学习好长相好身体好的四好学生,德智体美劳五行全面发展,可不是出来混的人。”

  “不是三好学生么?”

  “因为我是学生中长相最好的,所以我是四好,他们是三好。”

  “你怎么就好意思说你品质好呢,你的品质已经坏到了骨髓了,不从头皮以下截肢都已经拯救不了你了。”

  “我的品质……”

  “行了,行了,别提你的品质了,我恶心,还有,你大爷的,你们家五行是德智体美劳啊?”

  “空哥,我是不会跟你混的,我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全家就指望我生活呢,我一旦跟你走上混这条不归路,家里一家老小就都没了活路了!”

  “那你妈生你可够晚的,你生孩子可够早的啊,许帅,你能把犊子扯的这么漂亮,你妈知道么,你知道历史中的三国么?”孙小空不怀好意的看着许帅。

  “什么三国?”许帅疑惑的看了孙小空一眼。

  “三国是某个特殊地方的特殊历史时期,那是一个英雄枭雄辈出的时代,分魏蜀吴三个国家,三个国家彼此征战,都想把其他两个干掉!”孙小空差点忽略了这里是捉妖学院,不是唐国,可没有历史上的三国,更没有三国演义这本名著。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许帅满脑袋头发,不知道孙小空到底要说啥。

  “在三国时期有一个人叫曹操,是一个大枭雄,他说过一句话叫不跟我混的人,必须想法办干掉,也不能让他跟别人混,我睡不上的娘们,必须干掉,也不能让别人睡!”

  “这……”

  “空哥,你直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有一种不美好的感觉呢?”

  “你觉得我,还有刘长齐,还有陈博,像不像三国?”

  “听你说好像有点那个意思啊!”许帅想了想说道。

  “那我告诉你,如果让我选三国里的一个人物,我肯定是选曹操,你啊,是个小人,是个坏人,也是个聪明人,是个人才,既然你不跟我混,那我为了防止你跟别人混回头来坑我,我只能把你给干掉了。”

  “空哥,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了,我挑起了陈博和刘长齐之间的战斗,还帮你招了那么多兄弟,你,你不能忘恩负义啊!”许帅向后退了两步,拉开了和孙小空之间的距离,他真怕孙小空出其不意捅自己一刀。

  “对了刚刚忘了跟你说了,曹操他还说过一句话,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为此他还干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许帅,我和你可不是好朋友,干掉你,我可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孙小空,你真是个小人!”许帅盯着孙小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知道我为什么敢用你么,因为,我比你更会坑人,你小人的还不够纯粹,真正的小人是不会为了服或者不服这种没必要的骨气,让人揍成你这个逼样的!”孙小空拍了拍许帅的肩膀,向陈博和刘长齐干架的地方走去。

  许帅想了想,快步跟了上去。

  自此孙小空身边多了一个部门,对外叫广告部,对内兄弟们皆称呼其为坑人部。

  ……

  刘长齐和陈博终于打起来了。

  本来两个人是打不起来的,为啥呢,因为两个人在碰头见面了以后,彼此打了很长一段时间嘴炮。

  在打嘴炮的过程中,两个人发现,似乎彼此都没说过对方的坏话,也都没说过要干对方这样的不友好语言,两个人还是友好邻邦,还是可以为共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发光散热的。

  之所以打起来,是因为,刘长齐被对方不知道哪个孙子扔出来的暗器给打伤了,陈博被自己身后的人给了一刀,然后那人就高呼着,“长齐大哥,你交代我的任务,我完成了!”

  接着就两方人马就战在了一处。

  而那发暗器伤人的小子,和那个被刘长齐安排到陈博身边的小子,打着打着就不见了人影。

  看到这一幕,孙小空脸上露出一丝阴阴的笑容,轻轻的拍了拍站在自己身边的许帅的脑袋,许帅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

  ……

  这一仗,打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那叫一个伤员满地惨叫震天,那叫一个……

  这是一个远离战场,战火波及不到的地方。

  这里有一大群人,每个人屁股下面都有一个小马扎,嘴里都磕着瓜子,天有点热,嗑瓜子易上火,必须要配冰镇矿泉水,这些人悠闲的看着远方的战斗,很不善良的指指点点。

  这群不善良的人,带头的也是最不善良的那个是孙小空,身后那一群人都是他的兄弟,有六班的老兄弟,也有通过许帅的广告效应新加入的兄弟。

  “哎呀,陈博,你瞅你那个完犊子样,上啊,揍他啊,薅他头发,咬他耳朵!”

  “刘长齐,你个废物,踢他啊,对,就踢他,泥马,刘长齐你个孙子,可真够阴的了,往哪踢呢,那地方能踢么,你这是要给陈博结扎啊!”

  “你看看,刘长齐身后那帮兄弟,真怂,就被压着打!”

  “哎哟,不错啊,竟然还能反击,我凑,这天上飞的是啥,那是啥法宝啊,挺牛逼啊,告诉你们啊,一会儿咱们上的时候,把天上飞的那瓶子给我打下来,老子要了!”

  他身后竖起了一片中指,这货实在是太无耻了,连自己的兄弟都看不过去了。

  以上精彩解说解说人为天朝台最牛逼,最有激情解说员孙小空解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陈博和刘长齐两个势力之间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刘长齐身后能站着的人不到十个,陈博身边的人比刘长齐多一点,十几个的模样。

  “刘长齐,我特么记住你了,这件事,咱俩没完,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凑泥马的陈博,你能把我如何,我特么跟你还没完呢!”

  “行了,兄弟们,热闹看到也挺过瘾的,差不多得了,轮到咱们善良登场了。”孙小空把手里的瓜子扔到了地上,拍了拍手站起身说道。

  最~v新k◎章节)M上酷&匠网

  “哦,走喽,干架喽!”孙小空身后的兄弟们懒懒散散的站起身,一窝蜂一样往前冲。

  “你们都给我站那,谁在动一下我特么踹死他,瞅瞅你们什么德行,啊,无组织无纪律,都给我站好队,排好队形。”

  “来来,按大小个站好了,报数……”六班纪律委员郑智这时候站了出来,准备组织一下几缕。

  “报个屁数,等你报完数,他们都散了,就站好队形跟我上,要有气势,懂不懂!”孙小空瞪了郑智一眼,郑智缩了缩脖子讪讪的笑了笑。

  陈博和刘长齐被包围了。

  人群分两边,分出了一条道路,孙小空横扛着超级无敌大力棒,双手架在棒子上,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当……”棒子撞到了什么东西上,卡住了,孙小空晃了晃肩膀,还在卡着,“哎,哎呀……”孙小空继续晃动肩膀,还在卡着,这尼玛是什么情况,孙小空侧头看去,结果发现自己的超级无敌大力棒卡在了一个个头比较大的傻大个的脑袋上。

  “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让让么?”孙小空瞪了那个傻兄弟一眼。

  “额……”那个傻大个一翻白眼,一歪头,栽倒在了地上,脑袋上流下了一行鲜血。

  “我凑这哪来的傻子?”

  ……

  “孙小空,是你!”陈博和刘长齐异口同声的说道。

  “嗨,这不是博少,齐少么,真是太巧了,竟然在这遇见你们,真是哈哈哈……那个,我很开心呐!”

  “孙小空,这一切都是你做的?”陈博冷眼看着孙小空问道,他不傻,孙小空的出现已经让他猜到了,自己今天和刘长齐这一仗很可能是冤枉仗,很可能这一切都是孙小空导演的。

  “那个啥,陈大少,你说什么呐,我听不懂啊!”

  “孙小空,你真够卑鄙的!”刘长齐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很可能掉进了孙小空挖好的坑里。

  “额,齐少,你怎么能这么夸我呢,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孙小空大棒杵在了地上。

  “你真特么不要脸!”刘长齐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你看,你看,不让你夸我,你非要夸我,拦都拦不住,我会骄傲的,这不好,这让我以后还怎么进步啊!”

  “我……”刘长齐说着就要动手,陈博一把拽住了他,这刚刚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瞬间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孙小空,你想干什么?”陈博冷冷的问孙小空。

  “不干什么啊,就是看两位少爷打的开心,打的潇洒,我也想参与一下,听说我还是这菩提系一五二二二级三大哥之一,既然另外两位大哥都出现了,我这最后一个大哥不到场意思一下,那多辱没我大哥这个名头啊。”

  “而且博少你似乎是脑子不太好用吧,就在不久之前,你给我疏松筋骨的时候可是真够爽的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当然是来报答博少对我的大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