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干,算我许帅一个。”

  “干啥?”

  “干陈博啊!”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干陈博了?”

  “不会吧,空哥,你可是大哥,不会这么怂吧,难道这顿揍你就白挨了么?我还想着跟你一起狠狠的揍陈博一顿报仇呢。”

  “阿弥陀佛,许施主,你这种想法很不对,子曰,冤冤相报啥时候是个头啊?”

  “这是哪个孙子说的?”

  “凑你大爷!”

  “空哥,你别走,等等我。”孙小空要尽快回去继续自己的砍树大事业,许帅屁颠屁颠的跟在孙小空的身后,拉住孙小空。

  “你叫许帅是吧,别跟着我,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你对我拉拉扯扯的有损空哥我光辉形象,现在立刻马上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孙小空甩开许帅拉着自己的胳膊。

  “空哥,你真不打算报这一顿暴揍之仇,按尿坑里圈踢之恨?”

  “这算什么仇,什么恨,不就是挨一顿打么,算得了什么,空哥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再说了,被按尿坑里圈踢的是你,不是我。”孙小空回头看了许帅一眼,又要离开,许帅急忙又跟了上来。

  “我说你是属跟屁虫的么,跟着我干啥?”

  i酷&匠网首T、发

  “你就是胆小,就是怂货,还大哥呢,让人揍了找场子都不敢,鄙视你。”

  “行,我就是胆小,就是怂,你鄙视我还能怎么的,我也没少一块肉,去,那边有个角落,你蹲那鄙视我去吧,最好对着墙磕两个,这才是对我最大的鄙视。”孙小空快被这个许帅给烦死了,不断的挥着手,如同赶苍蝇一般赶着许帅。

  “快来看啊,孙小空让陈博给揍了,连手都没敢还,揍成这逼样了,连找场子都不敢,看看啊,这就是孙小空,就是传说中的大哥,丢……呜呜……”

  陈博扯着脖子大声的喊着,他的话还没喊完呢,孙小空一身胳膊就勒住了他的脖子,手捂在他的嘴上。

  自己挨揍也就算了,这还有免费给自己宣传的,这要要让自己被围观的节奏啊!

  “许帅,你信不信这会发生一起某人被塞进厕所里,被尿给淹死的命案?”

  “呜呜……”孙小空是真用力了,许帅的脸都涨红了。

  “我松开你,你不准喊,要不然我特么就弄死你!”

  许帅点了点头,孙小空缓慢的,带着试探性的松开了他,许帅的脑袋嗖一下就缩了回去,比龟缩头的速度还快。

  “许帅,我就问你,为什么你非要让我找陈博报仇呢?”

  “所谓有仇不报纯属山炮,以德报怨纯属犯贱,我许帅虽然不是什么大哥,却也不能平白无故的挨一顿揍,这仇我必须报,我自己打不过陈博啊,可空哥你是大哥啊,还是跟我一起挨揍的大哥,我不拉着你拉着谁,你去找陈博报仇了,我顺手也能揍陈博几拳,踹他几脚,多解气,多过瘾!”

  “空哥,我许帅自问别的本事没有,但在这菩提系传播消息的能耐,我许帅敢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你要是不报仇也行,我保证在我离开你的两秒钟之后,你被揍的消息,来空哥,看这里……”

  孙小空看向许帅所说的方向,这纯属人的下意识反应,这就跟有人突然拍你肩膀一下,你会回头差不多。

  “咔嚓……”许帅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机掏了出来,孙小空一看,他正好给孙小空拍了一张照,“完美,空哥,包括你这张完美体现你被揍成熊样的照片,都会出现在大众的眼中!”

  “凑……”

  这是一个小人,绝对的小人,鉴定完毕!

  ……

  “嘿,你们听说了么,刘长齐放话了,说陈博太能总装逼了,要干陈博!”路人甲周围围着一群人,当他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周围人瞬间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得享受的表情。

  “真的假的,你这消息从哪得来的,准不准啊,不是你自己瞎哔哔吧?”对于吸引大众目光的行为,总是会有质疑的声音出现,路人乙就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必须质疑,这样才能凸显自己的分量,让自己进入大众的视线之中啊。

  “我告诉你们,刘长齐身边最亲近的兄弟就是我隔壁宿舍的,今天我上厕所的时候,路过他们宿舍,听见他们正在宿舍里预谋这件事呢!”

  “真的?”

  “这事我有必要骗你们么,告诉你们啊,这刘长齐要是和陈博真干起来,那可是大场面,到时候就有热闹看喽,我可是好心告诉你们的,让你们提前准备好瓜子,小板凳,别到时候错过了大戏,怪哥们我没提醒你们!”

  瞬间周围群众陷入了热烈的讨论之中,什么谁更厉害一点,谁能干得过谁,因为这,两个群众竟然还吵了起来,一个被撕坏了衣服,另一个丢了一只鞋。

  当然了,这个消息以光一般的速度扩散着,而且有更多的故事被挖掘了出来。

  什么陈博在背后骂刘长齐是个垃圾,什么陈博打了刘长齐的好基友,什么陈博抢了刘长齐的马子……

  ……

  既然刘长齐都要干陈博了,那陈博自然是要干刘长齐的。

  “嘿,哥几个,听说了么,陈博准备要干刘长齐了。”路人甲又出现在了另一拨人中间,不过这次这吸引目光的消息可不是刘长齐要干陈博了,想要长久保持别人的瞩目,必须要有创新精神。

  路人甲就很会创新!

  “不是说刘长齐要干陈博么,怎么又变成陈博要干刘长齐了?”这位明显是没有跟上时代脚步的人。

  “你听谁说的,明明是陈博要干刘长齐,陈博说了刘长齐就是个篮子,带着一群农村人混社会,把自己跟他排在一起,是对他最大的侮辱,所以他要灭了刘长齐。”路人甲很有壁虎断尾的精神,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之前自己的言论。

  “我觉得陈博干刘长齐这事比较靠谱,毕竟这陈博可是捉妖学院土生土长的人,刘长齐再怎么牛逼都是下面考上来的,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下面多牛逼,到了这捉妖学院,那你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那不对啊,下面上来的不见得就不如这捉妖学院本地的,看着吧,刘长齐肯定能干了陈博,那货太能装逼,昨天还带人去踢了我们班,我们班那什么狗屁大哥,让人吓得跟孙子一样。”

  “刘长齐就不能装逼了,刘长齐昨天还去踢了我们班呢,我们班那几个混混,当时就跪地唱征服了,真特么丢人啊!”

  “都别说了,他们俩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就知道欺负人,昨天我就因为走路撞在了刘长齐兄弟的身上,结果就挨了一顿揍,你看着把我打得,我回家我妈都不认识我了!”

  “对,他们都不是好东西,我昨天也被陈博的小弟给打了。”

  “其实这三个大哥里面,还是孙小空空哥人好,也不欺负人,也不踢班,而且最有实力,刘长齐和陈博都让空哥揍过。”

  “对,孙小空最讲究,最仗义,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反正我决定去跟空哥混,要不然啊,早晚得被陈博和刘长齐他们给欺负。”这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和上面几个人统称为路人托儿,该批托儿很适当的为孙小空树立起了光辉而伟大的形象。

  路人甲总是有很多,可能之前这个人是路人乙,路人丙,路人丁,但当他们听了路人甲的言论后,也很快就转变成了路人甲。

  所以以上这些言论在不断的扩散,扩散,终于,扩散到了刘长齐和陈博的耳朵中。

  “什么,刘长齐竟然敢在背后这么说我,我凑你吗,刘长齐,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陈博踹翻了眼前的一张桌子。

  “我去泥马的陈博,我刘长齐必须要干了你!”刘长齐摔碎了一个茶杯。

  就这样,一场场面极其宏大,参与人数众多的大战就拉开了帷幕。

  ……

  “许帅,你是个小人,够阴险,但你也是个人才,绝对的人才啊!”孙小空躲在角落里看着眼前即将开展的两拨人,拍了拍站在自己身边缩头缩脑的许帅的肩膀。

  “不不不,还是空哥你小人,你阴险,我只是个执行者,根本还在于空哥你能想到这么腹黑阴险坑人不眨眼的主意,我是真心佩服你啊空哥!”

  孙小空看着许帅的眼神都变了,他在克制着自己照着许帅那长贱脸凿一拳的冲动。

  “空哥,你别用这个眼神看着我,我害怕,我的确是想借助你的力量报仇,但我的原创菊花是没法献给你的!”

  “你怎么不去死呢……”

  “许帅,有没有跟我空哥我混的想法?”孙小空拍了拍许帅的肩膀问道。

  在现代这个时代,什么最难找,没错,是人才!像许帅这样阴险的人才,必须要让他为自己服务。

  孙小空也不是正人君子,他比许帅还小人呢,所以他并不介意把许帅这个小人留在自己的身边,这就叫天生我材必有用,小人自有小人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