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这带有强烈节奏感的配乐,孙小空解决完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提起裤子,准备往出走。

  孙小空对于热闹不感兴趣,多年被蹂躏的经历告诉孙小空,尽量离热闹远一点,尽量别去看热闹,别去凑热闹,因为自己太独特,老天爷太宠着字了,距离热闹太近了,往往最后就以自己成为别人的热闹而结局。

  况且自己跟着陈博可不是好朋友,被陈博堵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事,自己最明智的选择不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撒丫子跑路。

  “小逼崽子,这回你知道了吧,知道自己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吧,你特么还牛逼不了,你特么服不服?”

  挨踢那小子一声不吭。

  “哎呀,小子,你特么挺硬啊,给我踢,照死了踢!”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特么服不服?”

  “我服你妈!”

  这小子还挺硬气,挺有骨气,好傻逼,绝对是优秀的傻逼,说一句服也不少一块肉,何必让人揍,这事孙小空是不会干的。

  “接着给我揍,博哥我出去透透气,这谁吃啥了,真泥马太臭了!”

  ……

  事实证明,冤家的确路窄,事实也证明,不光是撒尿能引起血案,粑粑去哪也很有可能引起血案。

  孙小空往出走,陈博也往出走,两个人就在这奇迹般的场合奇迹般的相遇了,那么也就注定了,这就注定了会发生一个奇迹。

  “孙小空……”陈博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三个字的。

  “嗨……原来是博少啊,你也来厕所啊,那个祝你上厕所愉快,我先走了!”孙小空缩着脖子对陈博招了招手。

  “孙小空,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陈博怒目圆睁,瞪着孙小空。

  “那个啥,你什么都没看见,这是一个幻觉!”

  “幻觉你大爷,给我干他!”

  ……

  我泥马,孙小空转身就跑,好汉都不吃眼前亏呢,何况孙小空从来都不是好汉,就更不吃眼前亏了。

  “草泥马,孙小空,你别跑,都给我出来干他!”

  以前在唐国孙小空一直有速度优势,打不过跑路肯定没问题,到了这里,孙小空深切的感悟到了一个道理,两条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空哥脚底板都跑冒烟了,却依旧还是被陈博等人个追上了,包围了,没办法,他们特么作弊,他们有坐骑,他们加起来一共六条腿。

  四条腿都跑不过,更何况六条腿。

  “孙小空,想不到吧,你也有今天,给我揍他!”

  “等会!”孙小空大喝一声,“陈博,你好歹也是个有名有号的大哥,就这么动手是不是不符合你的大哥的气质,你要真有本事,就……”

  “揍他!”

  UP酷$匠p网J$永/久免{费W看:小说W$

  “哎呀,我凑,你们特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泥马,打人别打脸,打脸伤自尊啊!”

  ……

  这边正踢着呢,在厕所里挨揍那小子走出来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孙小空这样没有正义感的,不是每个人都像孙小空这样路见不平转身走的,这位挨揍没够的哥们,就是一个见不惯人间不平事的好汉。

  他大喝一声就冲了上来,一脚就把陈博踢了一个跟头,这一下真过瘾。

  当然,他也只能过瘾这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陈博走了,留下两个鼻青脸肿的被踢二人组。

  “嘿,哥们,有道是上辈子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一次一起被揍,就咱俩被揍成这样,上辈子不定回眸多少次呢,当真是幸会幸会,在下孙小空,不知兄台高姓啥名!”

  “嘶哈……你说你是谁?”那被揍成猪头的小子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脸倒抽着冷气问道。

  “孙小空啊,怎么了?”

  “你也就吹牛逼吧!”那小子站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撇了撇嘴,满脸不相信的说道。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孙小空,怎么就变成吹牛逼了?”

  “还说你不是吹,菩提系一五二二二级三大哥之一孙小空能让人揍成这个逼样?”

  “三大哥那是啥玩意儿,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你看就说你吹吧,小子,冒名顶替也得找个靠谱点的,还孙小空,你要是孙小空,我特么还是孙小空他爹呢!”

  “我去大爷的,你特么是谁爹,我特么揍死你!”

  “哎呀,别打,你再打我翻脸了啊,我还手了啊,我凑,我真翻脸了啊……呜呜……”

  “你真是孙小空,空哥?”

  “我是不是再揍你一顿,你就相信我是了。”

  “不用,不用,那个空哥,你怎么能被人揍成这德行呢,不是,我的意思是说,那个,你作为大哥,让人揍成这逼样……”

  “哎呀,空哥,别打了,我错了!”

  ……

  “你说刚刚打我的人是陈博,怪不得你被揍成这……”

  “你还想挨揍?”孙小空瞪了一眼这货,“你跟我说说什么三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空哥,你作为三大哥之一,竟然不知道这事?”

  “我知道我还问你,我有病啊,别墨迹,快说。”

  “三大哥是一班的陈博,十五班的刘长齐,另外一个就是空哥你了!”

  “竟然把我和陈博和刘长齐放在一起,这是对我的侮辱,最大的侮辱。”

  “你都让人揍成这……”孙小空拳头已经举起来了,“那个啥,我啥也没说,陈博手下的兄弟大多数都是他从高中时候带过来的,都是原本就在捉妖学院高中上学的通校生,刘长齐手下的兄弟都是从捉妖大陆上考上来的住校生,现在两个人都在招兄弟,陈博只招通校的学生,刘长齐只招住校的学生,你看着吧,这俩人早晚得干起来。”

  “看不出来啊,你知道的还挺多!”

  “那是,不瞒空哥你说,这菩提系就没有我许帅不知道的消息,我许帅可是号称无所不知万事通,超级霸道小广播!”许帅满脸的得意,似乎这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情。

  “那我手下也没兄弟啊,怎么就成了大哥了,这大哥是谁给定的?”

  “空哥,你是逗我玩呢么,你手下没兄弟,没兄弟陈博和刘长齐都让你给揍了,人都说了,空哥你的实力是藏的最深的但却是最低调最强大的,不踢班,不嘚瑟,但没人敢惹你,要不是今天和你一起挨揍,我都想不到,你这种传说中的牛人会让人揍成这,啊哈,是吧!”

  “哎呀呀,这怎么会又这样的传言么,听到这样的传言,人家一点都不开心,哈哈哈……”

  你这是不开心么,你不开心为什么笑得那么大声,那么得意!

  许帅满脑门的黑线,眼前飞过一群拉着句号的小乌鸦。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