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市某个偏僻庭院之中。

  一个黑衣人负手站立在庭院之中,身后脚步声响起,一个年轻人走入庭院,躬身而立。

  “啪……”黑衣人回身抬手就给了那个年轻人一个嘴巴,“谁让你自作主张去招惹孙小空了,你不知道孙小空是猪脚么,天生带有主角光环,无限作弊流么,组织废了大力气送你进捉妖学院,你竟然去招惹猪脚,竟然凭空为组织树立这么强大的敌人,你想要让组织毁灭么?”

  “他影响了我的计划。”年轻人低着头垂着眼睑捂着脸低声说道。

  “你的计划?”黑衣人冷眼看着这个年轻人,嘴角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微笑。

  “对,我的打算是混成班级老大,菩提系老大,最后混成捉妖学院的老大,拉拢一批人加入组织,为组织服务,这样……”

  “幼稚,愚蠢!”黑衣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年轻人的话,“要要,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捉妖学院有多牛,你不是不知道,那里不是你想混,说混就能混,额,不好意思,本散人天生明星范,节奏感太强,不由自主,那个,说正事说正事。”

  这黑衣人真带感,已然走在嘻哈潮流最前线。

  “捉妖学院那么多牛人,什么杨戬哪吒姜子牙孔宣多了去了,你说你想压倒他们爬到捉妖学院老大的位置上,可能么?”

  年轻人咬了咬嘴唇,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你别说话,就算可能,有什么用他们上面还有什么玉鼎真人,太乙真人,你能把他们都干倒,那还要我干什么?你的脑子是面粉和水么,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么,不知道树大招风么?”

  说的你好像能把他们干倒一样,年轻人在心里狠狠的腹诽着。

  “成为爬在大树上的藤蔓,要比你自己当大树更安全,就算你真能成为捉妖学院的老大,又有何用,你能保证你手下的人都跟你加入组织,有一个不加入的,不但你会死,也会牵连组织,我告诉你了,你别说话!”

  我特么没说话,我什么时候说话了,此刻年轻人的心中是崩溃的。

  “你要知道,你是地下党,是特工,是间谍,之前对你做的那些训练,都练到狗肚子里去了么,你不知道你自己最该做的是什么嘛,闭嘴,你别说话!”

  我真没说话,哥,你这是幻听么?年轻人泪流满面。

  “好好的努力表现自己,接触捉妖学院的高层,盗取捉妖学院的机密,难道这些还用我教你,你还想大范围的把捉妖学院的人拉出来,你是傻,是傻,还是傻呢,你别说话!”

  “我泥马……”年轻人紧紧的攥着拳头,他不想活了,他想跟这个老家伙拼命。

  “组织对孙小空另有计划,你别去招惹他,要接近他,和他打成一片,这是一直潜力股,和他在一起会有惊喜大礼包哦,你回去吧,小心行事,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

  ……

  “你说什么,有人来台球厅闹事,给我打,往死里打!”孙小空正在宿舍里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就接到了一个让他更愤怒的消息。

  “什么,打不过,废物,你还保安队副队长呢,要你这废物干什么?”孙小空啪的挂断了手机,这特么的,菩提老头给自己找的都是什么人啊,跟自己吹的时候这么牛逼那么厉害的,这一到关键时刻,竟然告诉自己打不过,真是废柴一个。

  “唐三角你特么别看你那大片了,再撸你就废了了,还有你猪九戒,你特么躺被窝子里吃,你是有多吃货,是有多懒,你,就没说你是吧,沙无净,你那脚又该洗了,别特么天天斗地主了,四个二带俩王,你那智商不适合斗地主,都特么跟我出去干活了,有人来闹事了!”

  “空哥施主,贫僧可不是保安啊!”

  “俺老猪也不是,我可是经理。”

  “空哥,我是管财务的。”

  “你们现在不跟我去,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

  这话一说,三个人瞬间动起来,动起来,动的那个快。

  “报告空哥施主,三角准备完毕,随时准备出发。”

  “我也是!”

  “还有我,我敢打赌……”

  “走!”

  “我还没说完呢!”沙无净嘟囔了一句。

  “呜呜……”召唤熊大的号角吹响,熊大瞬间出场。

  “咋了小空,召唤俺干啥?”熊大捧着一大罐子蜂蜜正往嘴里灌着。

  (:酷u匠L*网首《发

  “我特么身边怎么就这么多吃货,别吃了,有人闹事了,出去干活。”

  “闹事,俺熊大打断他腿!”

  “喂,暴力潇,你干什么呢,我靠,你也在吃,赶快的别吃了,去班里拉人有人去台球厅闹事。”

  孙小空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尽量多拉点人出来,本来想给杨戬他们打电话了,又一想,还是算了吧,这是自己店里的事,他们毕竟不是店里的员工,在捉妖学院大家找他们帮帮手还行,店里的事,尽量别让他们掺和。

  ……

  六班全体男生包括吴森森都到了,看来自己如尿崩般的愤怒还是很有效果的。

  台球厅外,一群保安群众演员倒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惨叫着,保安副队长身后就剩下五六个人了,他缩着脖子与一群十来个小子对峙着,这特么不是废物一个,是废物一群啊,菩提祖师给自己找了一群废物来啊。

  对面带头的是一个身高得有两丈左右,肩膀上长着一对翅膀手拿一根金棍子的人。

  周围围着一大群围观群众在看热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你看我就说吧,这台球厅就开不消停,早晚得出事。”

  “对呗,这么赚钱的买卖谁不眼红啊?”

  “看实力呗,老板实力要是强还行,要是不强啊,早晚得让人给砸了。”

  “你瞅那看场子的那个熊样,这老板实力能强么?”

  不怪人家说,的确是熊样!

  熊大说:“做熊就要有个熊样,我有熊样,但和他们的熊样不一样。”

  “告诉你们啊,你们别过来啊,你,你们知道这是啥,啥地方不,在这闹事,你们……”保安副队长如同前列腺炎患者撒尿时挤尿一般,挤出了身体中最后的勇气,指着这群人说道。

  只是,他颤抖的双腿彻底的出卖了他,孙小空真想一脚踹死他,泥马,你不说话闭嘴站那至少还有个人样,这特么一张嘴,一股子怂包味儿!真特么丢人,就这德行,以后这台球厅还不得时时刻刻有人来闹事啊!

  “凑,就这么一群废物,也好意思出来撑场子,我告诉你,不管这是啥地方,今天这台球我打定了。”那个鸟人狠狠的跺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大棒冷冷的说道。

  ……

  “打球行,拿票,有票我自然让你打!”孙小空站在那人身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我雷震子打生下来就不知道票是什么,哎,不对啊,你特么谁啊?”雷震子转过头看向了孙小空吊儿郎当的骂道。

  “我泥马……”孙小空向后退了一大步,这货长的真JB丑,脸色发青好像恶鬼,头发紫色的三寸来长乱草一般,三角眼,大鹰钩鼻子,耳朵上还向后长着两撮长毛,獠牙横生,嘴里还叼了一根灵烟,一副吊儿郎当的小混混模样。

  见到他孙小空对于丑又有了新的理解,原本认为猪九戒很丑,见到沙无净之后,猪九戒就变得不那么丑了,现在见到这货,孙小空觉得沙无净似乎也不那么丑了。

  这可真是,没有最丑只有更丑!就这货这张脸就杀伤力十足啊。

  知道这些人是小混混,孙小空就放心不少,他心里很清楚,围观群众们的剧透很可能是真的,自己这几家店一开,生意这么火,要么就是有人阴自己,要么就是有人找到自己的头上来,早晚不等。

  他之前拉人喊号子就是以为是有人来砸场子了呢。

  原来就是一群穷混混想打霸王球,自己正愁找这么个人让自己立威呢,这就有人跳出来了。

  不过这保安副队长是不能用了,这尼玛一群小混混都能给他吓尿了,这要是真来点什么社会人砸场子什么的,他还不得直接报脑袋插屁股里去啊!

  ……

  “你叫雷震子?”

  “你怎么的吧?”雷震子横着眼睛看着孙小空。

  “小子,你特么长成这个逼样,照镜子恶心自己,出去恶心别人,是什么给了你这么牛逼的勇气呢,怎么的,你安俩翅膀出来装鸟人就不用买票?滚,立刻给我滚,不然我特么打断你腿!”孙小空怒声喝道,这几家店孙小空看的跟生命一般重要,那就是他的逆鳞,敢动自己的逆鳞,没直接上去揍他,那都是怕把他脸打花了他不给自己整容手术费。

  “你知不知道你刚说了什么,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么,我再告诉你一遍,我叫雷震子,周围打听打听你震哥,你惹怒我了,我会让你知道惹怒震哥的下场的……”

  标准小混混的装逼语言。

  “别跟我废话,一群小逼崽子,滚,快点滴,打着翻转着弯的给我滚,五个数之内,你要是不消失,空哥我灭了你!”

  “我凑你吗,给我干他!”雷震子把手中的灵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大喝一声,一抖手中的金棍就冲向了孙小空。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