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在让别人信任自己之前,先让别人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更有说服力。

“澄城你先下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千忆抖了抖身上的羽毛示意澄城离开自己的后背,虽然很不情愿失去这次与这个叫做理战斗的机会,但澄城还是听话的跳了下地,因为素诗在行动之前已经数次强调了千忆作为这次战斗核心的重要性,澄城在见识过了理的幻术之后也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对手,如果在战斗中拖了千忆的后退那造成的结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虽然澄城对战斗十分向往和热情,但是最基本的利害关系她还是分得清的。

看到澄城乖乖听话千忆也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她就可以专心对付眼前的理了,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等阶,但是对方是哪个盖亚最后的猎姬,所以盖亚在理的身上绝对不会吝啬资源,而且对方还是这个世界的间接掌控者,任何不被这个世界承认的力量都会削弱到极致,所以不需保证各个招式不能离开自己这个世界意识的影响范围。

也就是说她的技能的射程遭到了非常严重的限制。

“麻烦了……”

千忆叹了一口气,看向那个依然漂浮在半空中的理:“虽然很同情你的经历,说实话那个猎姬母亲的很多观点我也不是十分赞同,你的背叛也好,告密也罢,我都不在意,但是啊你推动的这场灾难将千璇卷了进来,还导致了洛沁的死亡,所以……乖乖接受教训吧。”

“洛沁……死的可不只是她,还有那个什么方灵霍心……也许到了现在还有更多,但那又怎样?我要让你们为我所遭受的痛苦赎罪!”理毫不在意千忆逐渐严肃起来的表情,反而大声的嘲讽起来,话语中所透露的信息让千忆意识到素诗她们的处境恐怕不妙,看来得速战速决了。

“那么看样子就更加没有理由放过你了。”

收起原本还想手下留情的心思,千忆重新从不死鸟化为人形,背后的赤色双翼带动千忆朝着理的方向极速冲刺,飞行的身体如同拖着火焰尾翼的流星,在她所经过的道路上,巨树在眨眼间化为焦灼的碳灰,席卷而起的飓风掀起的尘土冲天而起。

火鸦!

在自己作为世界意识所能影响到的极限范围接触到理的瞬间,千忆毫不迟疑的放出仅仅两只火鸦朝着理的方向扑了过去。因为她知道在她刚刚有所行动的一开始那个站在原地的理就已经成了一个幻像。

“将幻像作为坐标自有传送的能力吗?”

虽然知道如此但是千忆刚才飞出的火鸦也并不是毫无作用,打着试探幻像的幌子,其实它们真正的意义是封锁住理的逃跑方向。

在火鸦抵达幻像所在地的同时并没有立刻爆炸用以完成它们的使命,而是在穿透了幻像之后一左一右继续向着前方飞行,而且它们的速度相比之前更加迅猛,不过提升速度的代价就是火鸦身上的火焰消耗骤然加剧,但是无所谓,这两只火鸦不过是先手而已。

‘啪’

在一声清脆的响指之后,两只火鸦如同之前那样再一次泯灭,但是千忆也确信那两只火鸦已经接近到了足够威胁到理的距离,追逐火鸦飞行的千忆也在此时加速,而与此同时一股异样的感觉钻入了千忆的大脑中。

又是幻术吗?

“姐姐……”

面前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千璇的身影,只见她满身血污的出现在了千忆飞行的前方,让人心碎的眼神无助的看着她,无论声音还是模样都让千忆难以分辨真假。

但是……

“连称呼都能用错,你的幻术比起你那个后妈盖亚可差的太远了。”盖亚布置的幻术尚且能将她拖入其中许久,那是因为盖亚在构筑幻术的同时也十分了解自己需要对付的对手。

她知道关于千忆前世的经历,所以她的那个幻术才将千忆耍的团团转,和这个理相比的可谓是天差地别,不到半秒就让千忆看出来是幻术的破绽。

“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随手斩向那个试图靠近自己的‘千璇’,随着一声刺耳的非人类的,千璇那熟悉的形象顿时化为一抔黄沙消失在千忆的视线中。

“难道你的盖亚后妈没有告诉你,在布置幻术的时候一定要了解你的对手这样的经验吗?”

脸色凝重的理从自己的藏匿点走了出来,在她挥手之间,从下方的丛林中窜出无数根藤蔓朝着千忆扑去,不仅如此,在千忆周围出现的四面八方的黑洞中也冒出了众多尖刺。

面对那些封锁住自己所有躲避空间的攻击千忆毫不畏惧的继续煽动翅膀朝着自己前方的黑洞冲去,黑洞的吸力对她这个世界意识无效,而那些所谓的尖刺与藤蔓……

“不过是幻境,是假象,比起肉眼,对付幻境时我更相信自己的感知。”

“怎么可能?!”理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能够对付素诗那些猎姬的优势无非就是他是这个世界承认的法则,以及她那几乎无懈可击的幻术,但是当两者都对千忆无效的时候,她对上千忆就真的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但是,她并没有输,放出了杀招,那一切就是未知的。”

规模恐怖的尖刺与藤蔓,其实只有一根才是真正的杀招,虽然肉眼无法辨别,但是在一开始寻找素诗她们的时候千忆已经在这片区域内洒下了高密度的羽毛作为组成她感知网络的一部分,从那千千万万的环境中找出真实的那一根轻而易举。

“我猜猜,那根尖刺应该是加持了多种法则,使得你只能召唤出一根,因此你将她作为幻境中的杀招。”千忆露出无所谓的笑容,“应该是‘贯穿一切’还有‘不可被感知吧’,法则的力量我在天使双子身上感受过一阵,所以对这种气息还是很熟悉的。”

这下子理终于不能继续淡定下去了,没有经历过什么大战的她根本不懂得在战斗中如何很好的隐藏自己的负面情绪,在千忆看来她的行为幼稚的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