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这次酒泉相遇,他与辟邪算是相识了。

  之后又往来数次,同饮酒吃肉,有时内应外合偷取天宫酒泉清酒,有时下凡巡遍千山万水,又尝尽好酒好肉,又整天彻夜的畅聊。

  互称挚友。

  如此过了百多年,生活其实惬意悠然美好。

  只是等他自问道石上悟道归来之后,因事务繁忙,便很少有空暇时间与辟邪相聚畅饮了。

  而直到蒙荒现世,大战在即。他才与辟邪齐在云上畅饮长谈。

  他说:“我不管世人怎么样看待我,我也无需他们如何如何的感激我供奉我,我所求的从不是这些。”

  彼时,辟邪侧卧在云上懒懒笑问他:“那你求的是什么?”

  他淡淡回答:“三界无事,天下太平,为吾所求。”

  辟邪不屑反驳他。

  他摇头:“你不懂,这是我的道。”

  然后第二天,他奉命打头阵。再之后,他以身证道了。

  如今想来,他与好友辟邪已经许久没这样面对面谈话了。

  只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他已是已死之人,不是羲华,而是小拾。而辟邪,也变成当铺的掌柜了。

  到底往日与今昔不相同,不过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的。毕竟小拾与掌柜,还有当铺的伙计们在一起度过的日子是真实存在的,那不是做梦。

  出神间,掌柜面色沉凝的对他说道:“羲华吾友啊,真不知你的复活是幸还是不幸呢,也许,你不应该复活的。”

  掌柜突然这么说,让小拾有些愣住了,刚想追问掌柜话语中是何种意思。只是一个人物的到来,让他们暂时结束了对话,这个人就是嬗若神女。

  嬗若神女仙衣飘飘,甩袖间面容清冷带霜。

  只是眼睛一与小拾双眼对上,刚刚还高高在上的神女便立即变为一位平常的母亲那样。

  她喜极而泣的三步做一步上前将小拾拥入怀中,泣涕连连道:“羲华,真好,你终于回来了,求你,以后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了好吗?”

  这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位母亲对儿子的恳求。

  然而,他做不到。

  轻轻拍抚着神女那因哭泣而颤动的肩膀和后背,小拾柔声安慰道:“别哭了,再哭就不美了,神女应该是最美的,这样哭着可不好看。”

  闻言,嬗若神女脸埋在他怀中,闷声回道:“就哭,就哭!你骗我,你骗我!你好狠的心,当初竟抛下我这寡母去送死,那蒙荒岂是你一个小神可对付得了的?偏我还信了你的谎话,放任你去与那蒙荒同归于尽。羲华!”

  “嬗若!”嬗若神女一连串的话未完,小拾就先打断了她的话。嬗若神女浑身一震,随即抬头,泪眼朦胧的望他。

  少年的容颜与曾经羲华少年时有七八分相像,只是因为她许久没有这么细看羲华的容颜了,久到记忆中的儿子面容是模糊的,所以之前小拾误闯进封印蒙荒之眼的宫殿里时,她才会一时认不出来他。

  如今捧着小拾的脸,她才深觉她的儿子早已成长了。再不是当初那个受她庇护的儿子了,他是羲华仙君。羲华仙君不会叫他母亲,羲华仙君的道是天下苍生,其次才是她这个母亲。

  这很悲哀不是吗?这世上,她最爱的男人,她的夫君死了,而现在,她的儿子也不是专属于她一人的。

  她的儿子甚至可以为了苍生安稳而以身证道。凭什么?明明这是她儿子!

  嬗若神女情绪激动,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便见自天上腾云驾雾一鹤发长须仙人下来,他神色匆匆的大呼小叫道:“神女,大事不好啦,大事不好啦,蒙荒之眼的封印被人破啦。”

  轰的一声,一时间,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一般,震惊了在场的三人。嬗若神女更是摇摇欲坠,小拾连忙扶住她。

  “竟然被破了封印,是蒙荒快要重新现世了吗?”神女喃喃道。

  随后稳住心神,她掐指一算,遥遥感应,果不其然,她镇守了多年的蒙荒之眼的封印一朝被人破开了。

  那仙人下来说明事情起因后,又道:“神女疏忽职守,若想戴罪立功,还是赶紧将拥有羲华仙君神格之人带上天宫吧,好早早商量将来应付蒙荒一事。”

  话音刚落,嬗若神女就怒道:“有什么好商量的?难不成又要让他再去送死吗?不去!”

  “说什么都不去!”她强烈反对。

  掌柜拍了拍小拾后背说道:“看吧,你不该复活的,你一复活,蒙荒就有动静了。”

  这一句半揶揄半调侃的话语让小拾不由苦笑一声。

  他低眉敛目,望着自己手中的匕首图穷。

  他是羲华,他有羲华的记忆,可同时,他也不全算是羲华,因为羲华的一缕魂魄早已入了图穷当中。

  “知道了,劳烦仙人回去禀告陛下,臣,羲华将与嬗若神女同回天宫。”

  “?你来真的?”掌柜眉头一皱,问他。

  小拾长叹一声。

  嬗若神女一脸不可置信的望他:“羲华!”她眼泪刷刷的流下。

  小拾摇摇头,与神女对视道:“是我不孝,母亲,我对不起你。”

  闻言,嬗若神女哭得更厉害了。

  自羲华获封仙君后,他就再也没有叫过她一声母亲了,往日里也只是直呼其名。天知道她盼他这一声母亲盼了有多久啊!

  “你可知道,我等你这一声叫唤,等了多少年啊。而现在,我宁愿不听你这一声母亲!”嬗若满眼泪花的,双手做拳捶打小拾胸膛。

  小拾默不作声的任神女哭泣捶打发泄她多年的哀愁委屈。

  }更(2新T◎最H快;}上v=酷◇《匠$网h

  末了,他松开神女,双膝跪下,郑重的朝神女磕头。

  他未见到神女因他这一跪而生出的既震惊又无奈的神情模样,只一心跪伏在地上,任由额头抵着坑洼地面,碎石砂砾刺破了他额头处的皮肉。

  他闭上双眼,说道:“母亲,对不起。”儿,意已决!如果天下将因蒙荒现世而大乱,那么他非除掉他不可,哪怕再次牺牲生命!

  那一个瞬间,嬗若仿佛清楚了什么似的惨然一笑道:“当初,我就不该让你去问道石,不该让你去悟你的苍生大道!”

  凭什么?这天底下谁都可以去与蒙荒同归于尽,凭什么就非得她的儿子不可?凭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茶湖说:

感觉有点啰嗦了,接下来尽量走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