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一群无关紧要的修道之人齐齐将复杂的视线集中在小拾身上,皆有些难以置信,那难以解决的海沌居然是被眼前这个看似瘦弱的少年给打败消灭的。

  他们有心想要上前细细追问少年一番,却慑于这少年身上满溢而出的神力威压而不敢上前。

  于是互相推攘着,想要有个人先出头去试探试探少年,问问少年是何方神圣。

  不过没等到他们之中有谁先出头,小拾就先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

  那一眼,有如高高在上的神袛漠视低入尘埃的蝼蚁一般,直叫人与之对视了后心生寒意,自惭形秽。一时间,他们皆站立不动,不敢上前了。

  尽管小拾那淡淡望向他们的眼神中其实并没有包含什么漠视的情绪。

  只是神与修道之人之间本身就有如隔有一条深深沟壑那般,等级分明。

  所以即使小拾没做什么,那通身威压也会将他与他们分隔开来。使他们深深地明白到了,神与非神之人之间的差别是很大的。

  小拾飞身回到骷髅头盖骨上。

  那些个修道之人能被他震慑到,同样的,骷髅头盖骨上的王八,书生,凌壹月柒陆玖等人,也感受到了来自小拾身上的神之威压。

  这是因为,小拾刚融合了羲华神力,神格刚刚归位,力量一时还无法做到收放自如的程度的缘故。

  这股威压,王八之前是见识过的。

  ;%酷|8匠网/首{发V☆

  黑色兜帽下的面容依旧苍白如纸。

  他一时无比兴奋的朝小拾说道:“噢~小拾,请问哪天有空可以让我杀你一次吗?啊!我好想要背负上弑神的称号啊。”

  闻言,小拾汗颜的望了王八一眼,回答道:“没空,不可以。”

  至于书生,他就站在王八身侧,并以宽袖做帕的擦拭去了自己的满头大汗道:“小兄弟,干得好,灭了海沌,你以后的前途一定大大的好。”

  小拾不说话,嘴角微微的扬起一抹笑,望向掌柜和伙计们。

  只见凌壹依旧无甚表情,但目光含暖,待他如往常一般,朝他颔首。

  至于月柒,她担忧的问:“小拾,你没事吧?在海沌身体内待了那么久,身体不会出问题吧?”

  她没有问小拾为何会突然变得那么强,也不问他手中为何会持有一看就是神器利刃的图穷,也不问他那通身神力又是怎么来的。

  还未等小拾回答月柒的问话,陆玖就先面色迟疑的出口问道:“小拾哥,你真的是小拾哥么?”

  这一问,小拾愣住了,掌柜和凌壹月柒等人也稍愣。

  陆玖为何有这么一问?那是因为,消灭完海沌归来的小拾那通身溢发出来的气息给她们的感觉变了,变得有些陌生了呢。

  所以陆玖害怕,害怕这个小拾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小拾哥。

  虽然她们不清楚小拾在海沌身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明白小拾怎么突然就拥有了神的力量。

  小拾回过神来,无奈的笑了笑,语气坚定的说道:“是我。我当然是小拾,这一点以后不会变了。”因为小拾就是小拾,羲华已经死了。

  “对不起,月柒姐,陆玖,让你们担心了。”小拾满怀歉意的道。

  见他说话斩钉截铁的,月柒暗暗松了一口气,道:“你没事,那就好了。”她怕小拾突然变得这么强,是因为与魔鬼等物做了交易什么的,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陆玖则迅速的朝他扑了上去,抱住他欣喜道:“小拾哥,海沌是你消灭掉的对不对?太厉害了,你简直是英雄!”遂也不去深究小拾的神力了,反正陆玖深信他们当铺的小拾哥迟早有一天会自己乖乖坦白他的真实身份。

  小拾哥身份肯定不一般,肯定很厉害!

  小姑娘的狂热崇拜却让小拾有点吃不消,他眼神复杂的望向一边沉默的掌柜。

  随后神情黯然的低垂下头喃喃自语道:“我从来就不是,英雄。”应该说,是罪人才是。有他在,他就是一切灾难之源。

  “羲···小拾,你跟我过来。”掌柜朝小拾招手,陆玖便松开紧抱着小拾的手,边好奇地看着一副要秘密谈话的掌柜出声问道:“掌柜,你要瞒着我们偷偷做什么呀?”

  掌柜转身过来就是给小姑娘一个爆炒栗子:“大人有话要说,小孩子别太好奇心旺盛了。”说罢,不顾陆玖气鼓鼓生气的样子。

  又径自飞到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之上。

  小拾沉默的跟了上去。

  他脚刚一落地,就听见背对着他的掌柜用低沉又懒懒的声音说道:“我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但你能重新活过来,我很高兴。不过这一定是谛苍那老儿搞得鬼吧。”

  小拾点了点头:“谛苍道君本来就保了我一缕魂魄犹存,是后来嬗若求到道君那儿,道君才将我那一缕魂魄投入轮回转生的。”

  闻言,掌柜的转过身来,与之对视片刻,蓦地叹道:“羲华吾友啊。”

  小拾稍稍出神,听他这声唤,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悠然时光一样。

  那时,他在天宫之上尚未悟道,逢仙人见了他,也只道是嬗若神女的儿子这一仙二代的身份。遭人漠视。

  唯有一次在天宫酒泉处遇到了貔貅辟邪。

  辟邪是偷偷上天宫来偷酒喝的,它说吃肉没有酒,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他愣了愣,随后笑道:“是啊,我也怎么觉得。不过天宫酒泉里的酒味道到底有些寡淡了,倒不如凡间有一处秘境,那里的酒最够味了。”

  辟邪闻言,一双兽瞳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大概是诧异这小小的仙人与天宫那些讨厌的仙人完全不同吧。

  随后,辟邪点了点兽头,赞同道:“的确,酒泉的酒太寡淡了,就像你们这些仙人一样清心寡欲似的的忒无趣。”

  他哂笑一声:“是啊,好无趣。”

  “既然无趣,也不配喝进我嘴里了,你这小仙,快带我去你说的那个秘境,喝那个够味儿的酒。”辟邪嫌弃的将爪子伸进酒泉里如是跟他说道。

  他微微一笑,说不出是哪种情绪,大概是开心吧?开心第一次见到有人不对,是有兽,这么的对天庭抱着不屑一顾的轻视态度。这很有趣,不是吗?

  点了点头,他说:“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