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海沌体内的小拾在避开几具人尸与一尾大鱼之后,才终于游到了海沌的身体上方。

  眼见着那画纸就安安静静的浮于上方不远处,只待他接近毁了它,却没想到这时一水龙卷突然横生而出,竟是阻拦了他的前进。

  海沌,发现了他还活着。

  而阻拦了他,它还不甘心。于是不消片刻,那水龙卷又朝他席卷而来,要将他全身卷进里面绞杀。

  其中水里分出一股股的水流,水流似水蛇般灵活攀向小拾手脚,紧紧缠绕束缚住他不让他逃离。小拾一时不察,竟被它得手,只得咬牙挣扎着,眼见水龙卷里露出一道道水刃锋利,他双脚就快要陷入里面。

  小拾蓦地回想起几日前在护城河边见到的那具血肉模糊的更夫尸体。

  心下一寒。

  是了,不能原谅海沌,也不能原谅自己。因海沌而死的人不止一个,而是成千上百!这水里面到处都是生物的尸体,他们,它们,原本无辜!

  却落得如此惨状,不得好死。他如何能甘心?

  不甘心啊!海沌必须被消灭!必须!

  “嗡······”仿佛感应到了小拾强烈的内心波动,图穷发出回应的嗡鸣。

  来了!小拾睁开双眼,只见水幕外一道光亮似星辰闪烁,它破风而来,刺入水幕里,径直冲到他的面前。

  内心里,脑海中,灵魂深处都在传递着共同的情绪翻涌。

  脚下水刃悄无声息的上攀,将他腿脚血肉卷割。小拾一惊,忙挣扎。这边似水蛇的水链强力将他双手扯开,使他不能伸手去抓住图穷。

  正是这时,他眼前忽然浮现出了羲华的身影。

  见此,小拾呆住了。

  羲华面对着他,朝他微微一笑,然后什么也没说的,他展开双手,虚幻的身影后移,渐渐没入了图穷当中。

  图穷朝他飞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断了道道水链,小拾趁此机会抓住了图穷。

  一股神力涌动而出,一时,有蓝白凛凛之光冲破了海沌身体直达九霄。

  天地轰然一声声响,至此,神格归位。

  一位原本应该已经陨落了的仙君归来了。

  天宫之上,众神皆惊,面面相觑。再望向最上首的主位之上的天帝,天帝也难得的露出了诧异无比的神情,眼神复杂的遥遥望向殿外渺茫的云海。

  ."酷,匠网》唯lW一$E正;版},y◎其V他都|‘是盗xV版X

  沉默良久,他说道:“是羲华的神格。”

  众神皆心知此时天帝的复杂心情,天帝原本心仪嬗若神女,奈何嬗若神女无意于天帝,最后更是与一凡人结合,再生下羲华仙君。

  可以说,羲华仙君便是天帝心中的一根刺,可偏偏碍于嬗若神女的存在,又不能把他拔除。

  万年前与蒙荒的一战,天帝偏把羲华仙君派出与蒙荒对战,这其中固然有关于问道石之缘的妥善考虑,但也不乏有私心。最后,羲华仙君死了。蒙荒也被封印了,天帝心中的刺也除了,至此高枕无忧。

  可如今,代表着羲华仙君的神格重又归位了,这是不是也代表着羲华仙君活过来了?这怎能不叫天帝心情复杂呢!

  思绪纷乱间,仙侍急忙忙冲进来跪下禀报道:“陛下,嬗若神女擅自离开封印禁地,不知去向了。”

  闻言,天帝站了起来,又强忍翻涌情绪坐回座位上。

  而后闷声说道:“随她去。”

  竟是不管蒙荒的封印了。天帝想,嬗若是因为羲华的神格归位,一时激动才会离开下凡的。

  至于蒙荒封印那边,这一时半会没人镇守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吧。

  天帝仔细想想,觉得有点不放心,遂命几个将领前去暂代嬗若神女镇守禁地。

  且不说九霄之上的众神对神格归位一事是如何的反应。

  就说此时在海沌身体内的小拾,小拾手持着图穷,一路游了上去,一路豁开对他纠缠不休的水龙水流,所到之处硬是让他开辟出了一条通道来。

  他的目标明确,是那张画纸。是罪恶之源。

  小拾双手握着图穷把柄,又高高举起过头。

  身下一大片水里浮荡着的是无数因海沌而溺死的人类和其他生物。此时,他们仰面朝天,似是在目睹小拾消灭海沌的那一刻。

  海沌对这画纸保护得紧,但奈何是垂死挣扎,小拾要灭它之心坚定不移。

  刀刃绽发着阵阵寒光,毫不犹豫的刺下。

  画纸发出似痛苦嚎叫声。

  洁白纸面上墨字发出幽幽黒芒,一字一字的突出,又一字一字消无。

  「有兽焉,形似水滴,日久以见大,有海纳百川,气吞山河之势。使苍生旱。」

  终为祸害。

  墨字消失后,白纸上图穷刺穿的那个豁口燃起了寒光冷火,冷火在水中将白纸迅速燃烧掉。消泯掉了留存在纸中的小拾的几分神力,那是一开始,海沌的生命来源。

  至此,海沌死了。它再也不能支撑起那庞大的水量。

  一时间,庞大的水身哗啦的倾泻落下,海面很快就被填满了。滔滔海浪夹带着无数杂物尸体卷起涌动,舔舐着海面边缘陆地的地面。

  直将那满溢的水淹没了陆地的花草林木。很快此地沦为了一片汪洋水面。大多高树浸在水里只露出了尖儿。

  水面上漂浮着成千上百的死尸死鱼禽畜。

  在陆地半空之上观望着的众人见此都惊呆了。

  天空在这时下起了浑浊的咸雨水。

  陆玖再也忍不住的捂嘴而泣了:“小拾哥,没死。”

  王将骷髅腿骨一截也漫在水中,头盖骨上的几人默默地看着海中半空之上,一少年手持一把绽放出寒凛之光的匕首独独悬浮半空中立着。

  通身是止不住而满溢而出的浑厚神灵气息。

  明月当头,夜幕深深。

  少年背对着他们的背影单薄而悲怆。

  即使将海沌消灭了,此时的小拾内心也没有一丝波动,或振奋喜悦的心情。

  他在哀伤。

  他在哀悼。

  上千人因他而亡。

  这是他此生都无法弥补的罪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