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沌在贪婪的吸收着海水,随着海水与海沌身体内的各色淡水相混合,原本浑浊的内景变得稍稍清晰了一点。故而他们在远处,勉强可以看清它身体内部是个什么情况:有海鱼与鲸鲨无知无觉的渗入它的身体内,与人畜的身体碰撞撞开,甚至鲸鲨大嘴一张,那些死尸就会受水力的影响自动飘进了它们的大口内,从此葬身在鱼腹之中。

  好像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攻击,海沌都应付自如的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似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它是水,水能淹没田地,淹没山林,淹没城镇等等等等,它更是没有实体,即便是飞剑与长枪穿过它的身体,也是无用。

  火?火据说是它的克星,能使它蒸发变干,然而,蒸发变干又如何?它会升腾而上化为白云雨雾,霜降冷雪,再降至人间,如此循环,本体依旧不灭存在。

  且世间并没有与它相等大小的火,更遑提能将它全部给烧干了。

  既然,一切外物都无法将它毁灭,那么,它海沌到底有没有弱点呢?

  有的。

  有令它很忌惮的人与物。海沌想,那也许就是自己的弱点吧。

  想及此,海沌停止了吸收海水,它庞大的身子一时间顿住了。在无视了自己上空的那些踩着飞剑芭蕉葫芦法宝各异,且服饰各异的修道之人对它的各种攻击之后。它转了一个方向,登上陆地,向东南方向前行。

  “它要去哪里?”几乎同一时间,‘一直在半空中攻击海沌,如今见海沌突然离开海边,他们也是懵的,’的修道之人与掌柜等人皆发出这样的疑问。

  紧接着,他们紧紧跟了上去,发挥锲而不舍的精神与其强大的纠缠能力继续出动各种大招喂给海沌,一个大招喂完,下一个随后上!总之他们是势要把这怪物给灭了的。

  “东南方向······难不成它要对小拾不利吗?为什么?”掌柜只觉得自己脑海中隐约抓到了点什么线索的,来不及细想,他招呼三个伙计们赶紧也跟上去。

  再说这边赶路的小拾,一整天水米没有落肚的他此时精神恹恹的趴在骷髅的头盖骨上,周围飕飕的风刮得他脸疼眼睛累的。

  /v酷G匠%!网首发.…

  王八坐在一边紧了紧他自己身上的黑袍与兜帽,坚持贯彻头可断,血可流,中二造型不能乱的原则,他桃花眼微眯的瞥向精神恹恹的小拾,啧啧说道:“就你这妥妥拖后腿的身体状态,其实去了又有什么用处呢,又不能帮到掌柜他们,还得他们来照顾你,这是何必呢。”

  闻言,小拾一时觉得心情酸涩窘迫,默默地抽了抽鼻子,倔道:“我自己可以行的,不用他们照顾我,我知道我弱,但是我不想要被他们抛下,而是想要与他们并肩作战,所以,哪怕我去不去都没有什么用处,我也要去!”

  他握拳,仿佛这样能让人看清他坚定的决心。

  王八嗤笑一声:“得了得了,你去找他们还得靠我的王将骷髅呢。有自知之明却不行自知之事,是没有啥用的,少年。”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王八还是从随身携带的布兜里掏出点干粮递给小拾。

  他说:“吃吧,为了能有力气去见掌柜他们。”

  小拾颤着手接过干粮,他知道王八这人其实是不用吃这些人间食物的,但此番赶路还带了干粮必是为了他这个弱小的人类的。

  要问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什么,那他只能回答,有生之年能遇到这么多个对他好的人,他感到十分庆幸。

  一边苦笑叹自己的弱小与不甘示弱,一边感激王八先生,小拾咽下干粮,愈发觉得没有水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至少他此时每咽下一口饼,嘴里都是口干舌燥的急需要水的滋润。

  吃完干粮,有了饱腹感,小拾精神稍稍好了一点,他继续趴在头盖骨上望着下方因骷髅的疾行而不断转换的风景。

  “前方道友,前方道友求停下,让我蹭一下坐啊。”行至中途,他们蓦地听到后方有人在呼唤。

  小拾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往后一看。

  得!还真是个认识的人。是那个当司南勺换神笔的书生!

  只见追赶在他们后方的书生骑着一杆毛笔外形的飞行法宝飞在半空中的,他飞行高度与骷髅头盖骨的高度相等。不过几日不见,书生却仿佛瘦了一大圈似的,形容狼狈。

  他一见到是小拾,是认识的人,立刻兴奋的朝小拾招手:“嘿~小兄弟,还记得我不?兄弟啊,不得了啦,出大事啦。”

  小拾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叫王八先生将他的王将骷髅停下,书生骑着毛笔一颠一颠不稳的上前来。

  小拾问他道:“您不是去山海界了么?怎么又出来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书生苦着脸回答道:“唉哟别提了,愁死我了,真巧遇见你,小兄弟啊,我记得那天用神笔画出水滴的人是你吧?”

  “是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顿了顿,小拾脑中乱成一团浆糊的。

  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他好似从千万思绪中抓出了一缕什么。

  书生急忙忙的道:“那你那水滴后来是不是不见了?”

  小拾回答:“第二天就不见了。”

  “哎哟!孽造大了!”书生坐上头盖骨,蹭了一会儿坐。

  这时一问,那是一拍大腿一副悔不当初状:“你是不知道啊,我在山海界内待得好好的,然则这几天一直听到别的小妖从人界传来的消息,那吸水的怪物你听说过吧!对,就是这怪物,有一个与我多年相交的蘑菇友人看了我的画纸后,对我说,那怪物的特征不就是我纸上写的这个么!”

  说话间掏出一张画纸,小拾望着纸上黑白分明的字,呆楞住了。

  那是那天他画出海沌之后,书生在其纸上添的字:「有兽焉,形似水滴,日久以见大,有海纳百川,气吞山河之势。使苍生旱。是名为海沌。」

  “使苍生旱······海沌······”小拾失神的呢喃。王八的关注点则在书生话语里的友人:“你的友人还是个蘑菇啊?”

  书生没回王八的话,他还在念念叨叨的刺激:“糟了糟了,那怪物一路下去,所纳的可不止百川山河啊!数千条性命都遭在咱手上啦小兄弟!你想想啊,你画的,你取的名,我写的字,天呐,我那天手怎么能这么贱呢!这孽造大了!”

  “哎哟,可咋办呀,我便是著了多少本山海异兽录也够不上这次间接造的孽啊!我梦寐以求的天道降下功德彻底没了啊。”

  书生不住的嚎着。

  小拾已经无暇顾及他人了,他抓住王八的袍袖,脸色苍白如纸,唇无血色眼无神的,喉结轻动,他哽咽着声音问道:“告诉我,这是真的吗?”

  他颤抖着:“那怪物就是我‘创造’出来的水,海沌?”加重了‘创造’一词的语气,小拾双目无神的抬眼,望着王八,王八与他对视,能看到他双眼中黯淡得犹如天无日月高挂般的黑暗,更似一层层迷雾深深笼罩着,不复往日明亮透澈。

  虽然很残酷,但王八还是点了点头,平铺直叙的说道:“那个怪物,就是海沌。这是,掌柜告诉我的。”

  闻言,仿佛最后一根理智的线都绷断了似的,小拾松开王八,自己默默地退后一步,一口气吐不出来的他蓦地呛得猛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仿佛要把五脏肺腑都给咳出来似的。

  书生呆愣的看着反常的他,和王八一起静静地在一旁。

  待得小拾咳嗽平复,呆站了一会儿,他才摊开自己颤抖着的双手,只要一想到昨夜他们两人去了那么多个村子,那么多个无人空村······却原来那么多的生命······竟是间接的毁于他的手中吗?

  他抬头,四顾茫然,情绪又蓦地变化,似悲似癫狂:“掌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又为什么要瞒着我?

  砰的一声。

  小拾双膝跪在了骷髅头盖骨上。这一刻,骷髅单膝跪在一处干涸的湖泊地里,而小拾在其上方,埋头发出了类似无助的幼兽那样的闷吼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茶湖说:

也不知道我的文写完后有没有一百块的稿费(╯﹏╰)日常生活费不舍得乱用,如果稿费有一百的话就可以去买想看的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