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几日,因为护城河干涸,官府始终没能给出交代,再加之城中许多的水井也都没有水出了的缘故,所以都城中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

  小拾走在大街上,四处都能看到有人在喊着什么:重金求购清水。组人齐挖水井。架竹引山水湖水进家门之类的话语。看着颇有些搞笑,但身处其中的人并不觉得可笑。

  没有水,就意味着农田不能被灌溉,今年的收成不好,粮食也不好,若官府提高税赋,那百姓过得苦;也许家不成家,也许惨惨淡淡。

  没有水,也意味着,人没有水喝,牲畜没有水喝;人不能沐浴净身,牲畜不能洗净宰杀;人只能干粮果腹,牲畜只能啃食枯草等等。

  没有水,更意味着,大地干旱,底层人民受难,死的死,煎熬的继续煎熬。

  百姓最希望的是生活和平安康,少灾少难;而最不愿的就是遭遇天灾人祸了。因为那种经历是最惨痛的。

  但有句诗说得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所以说来说去,不过是小苦大苦的区别罢了。

  嗯,今天的菜尝着有点苦涩。嚼了嚼点生菜叶子,咽下去。小拾抬眸看着卖菜的老奶奶,那张刻满了岁月沧桑的痕迹的满是褶皱的脸上嵌着的是一双麻木浑浊的眼睛。

  老奶奶张了张牙齿只有三两颗的嘴对他说道:“买咯买咯,卖完今天的明天可就没咯。”因为老奶奶岁数大,所以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大老远的地方挑水来浇菜了。今儿是她家菜园子里最后的一拨菜。卖完就没有了。

  小拾听得出她语气里还有听天由命等死的意思。不由心中一软,将剩下的菜都给买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下去,若再没有降雨或者地下重新生水出来的话,那么当现有的水被慢慢的用光,饮水困难这一问题就变得很严峻了。

  小拾为此而发愁着,到底是怎么会没水的呢?听说除了都城这里闹缺水,其余地方也都严重缺水了,百姓生活艰难,各地官府即便全力救助也是杯水车薪。至于皇家,皇宫内坐拥几个大湖,则现今宫内人都还没有心生惶惶的,依旧我行我素。

  这种态度让宫外百姓都颇为怨念,不过皇帝已下令赈灾赈水,所以那刚涌起的情绪也就暂且压下了。

  返回当铺的路上,小拾看见了有人在大街上祈雨作法,还有人在家门前求九天神明开眼赐水什么的。正出神间,一个矮小身影朝他扑来,直直撞进他怀中。

  菜叶子散了一地的,小拾:“······”“媛媛,你怎么又乱跑出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吗,最近都城中有点乱,你一个人在街上溜达不安全!”轻轻推开女孩儿。

  女孩儿的小名叫媛媛,自从跟小拾玩过两次后她就粘上小拾了,天天出来找他要去哪儿哪儿玩的。

  “哼!别人安不安全我不知道,反正我自己是安全的!”女孩儿眉目隐隐透着嚣戾之气,语气秘制自信。

  /J更*@新?最'#快#上¤酷)匠Vv网w`

  帮小拾捡好掉落的菜叶子后,女孩兴奋的扯着他袖子邀请他道:“诶,既然你不让我出来乱跑,那我带你去我家玩儿吧!我早上刚得了我父亲和母亲的准许,你今天可以去我家玩呢!”

  “额······可是,媛媛,我很忙的。”

  “你忙什么呢?不就天天在院子里劈柴么!”

  “······”我竟然无言以对。

  小拾牵着女孩儿的手回了当铺。一进门便看见掌柜坐在柜台上黑沉着脸的在沉思,他手中捏着一张纸。小拾好奇地问他:“掌柜的,你在看什么?”

  掌柜抬眸,眼眸中暗金光芒一闪而过。他捏在手中的纸哗的一声无火自燃起来。吓得女孩儿下意识缩在小拾身后。小拾也是蛮讶异的看着。很快,纸化为飞尘。

  掌柜微笑着说:“不,没看什么。”

  小拾担忧的望着他问:“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掌柜瞥了一眼小拾手中的蔬菜,恹恹的摆手回答:“没啥,就最近的肉都不好吃,我觉得这真是个严重的问题呢!还有,你今天又没买肉!”

  “掌柜你也说了最近的肉不好吃了,我当然不买咯。”将疑惑压下去,小拾神色如常的说笑。女孩儿继续扯扯他袖子:“答应我嘛,今天去我家玩儿。”

  小拾为难的看着她。掌柜眸光一闪:“小拾,你要去她家玩吗?”

  小拾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呢,掌柜就截了他的话说道:“很好,去吧去吧,我允许你今天出去玩一整天,带工钱的!”说话间,跳下柜台,掌柜将小拾转了个身,在他背后推他一把,将他和女孩儿一齐推出门。

  “诶,可是我饭还没做······”

  “放心,月柒会做好饭的。”话音刚落,门就啪的关上了。小拾和女孩被关在门外,面面相觑。

  “???”扯扯小拾的衣服,女孩疑惑的抬头看他。小拾握紧了女孩儿的小手,微抿唇,虽然不知道掌柜有什么瞒着他。但是他现在还是乖乖地离开吧,因为他没什么力量,并不能帮到掌柜。

  遂低头朝女孩笑道:“走吧,我去你们家玩。”

  女孩儿闻言,眉开眼笑的,小嘴咧开露出小虎牙。

  小拾他们两人离开当铺后,凌壹,月柒,陆玖三人以一身干脆利落的装扮和背着包袱的样子出现,掌柜说:“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我们就出发吧。”

  “可是,掌柜,小拾哥还没回来呢。”陆玖说道。

  “不用等他了,我支开他了。”

  “为什么?”

  掌柜目光深远:“海沌是小拾画出来,而现在,海沌在四处作乱,搅得民不聊生,各地死伤有数千之多,那都是人命!你们觉得,如果小拾知道了,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低沉的声音在当铺内响起。

  当最重视的生命,无数条生命因他而间接的死去,小拾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对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