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思来想去,心中存疑但到底没有头绪。

  恰逢这时,“掌柜的,有问出什么来吗?”小拾风风火火的回来了,他一进门便出声问道。

  掌柜坐在柜台上抬头看他,轻笑了笑摇头:“土地说昨晚他只看到护城河中河水翻涌,不多时河水便顺着河道朝城外行去,并没有看清那人是怎么死的。也没有看清河水是被谁驱使离开的。”

  最后一句,掌柜说得意味深长,且没有把他自己的猜想告诉小拾。

  小拾闻言,并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他只略有些失望。因为连土地神都看不清河水是怎么没的,人是怎么死的。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成?不,直觉告诉他,肯定还没完。

  心中没来由的觉得惴惴不安,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柜台上的掌柜手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肚子,又下意识的砸吧砸吧嘴。这是表示他想要吃肉了的提示小动作。

  不过现在小拾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就是了。

  见小拾没有搭理他,他觉得无趣,又忽然想到什么,望了望小拾身后。见没有人跟着,微觉得意外:“那小家伙没跟着你回来么?”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按理说他们当铺这小伙计的心肠软,平时是遇见什么流落在外的就会捡回来的啊,所以他很好奇怎么今天小伙计没将小家伙捡回来呢?没道理呀?

  还有就是,小伙计这总是会遇见奇怪的人或兽然后遭殃被抓的体质有点特殊啊。比如遇见王八,他灵魂出窍了;遇见灯娘,他被霾兽吊打了;遇见玉照,他又差点要死了;遇见小龙,他死了等等······小伙计还真不是一般人,嗯,二般的。

  小拾不知道此时,掌柜心里对他是个什么样的评价想法,总之他挽起袖子,倒是还记得这个时间掌柜该要吃肉了,正打算进厨房呢。

  听到他的问话,他‘嗯’了一声,回答:“带她去吃了顿饭,我好好地开导了一下她之后,她便决定要回家了,而且跟我约了几天后来找我玩。那小姑娘不是无家可归的人,我当然不用将她带回来。”

  “只是,虽说她家在都城里,但她人还这么小,一个人还不用我送能顺利回得了家吗?一个小女孩的多不安全啊。”小拾一担忧起来碎碎念的简直像是个老妈子。自言自语的掀帘子去了后院。

  掌柜抠了抠耳朵,低沉的声音笑了笑:“瞎操心的小伙计。”那女孩儿周身贵气萦绕,周围又有暗卫保护,身份肯定不一般,多半是都城中哪个皇室贵胄之女。等闲人轻易招惹不得。

  故而就算是一个人在城中溜达她也是安全的不得了的,小拾可不就是瞎操心么!

  又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天。

  :酷匠w网正版◎首IC发…

  女孩儿果然来找小拾玩儿了。

  这回她穿戴整洁,不再像之前那样穿得邋邋遢遢的。脸也没抹黑,干净的小脸蛋嫩的能掐出水来,如果不横眉竖眼的话,她模样还是挺稚气可爱惹人喜欢的。总之小拾带着女孩儿还有陆玖,他们三人一起出去玩儿。

  这前脚刚离开不久,香尔后脚便踏进来了,他有事找掌柜。

  “掌柜见多识广,不知可有见过这般体态的异兽?”香尔展开一张画像,画像上画得是一坨不明物体。之所以说是不明物,是因为这坨物体它没有五官,没有身体。纸上还有写了这物体的特征:透明似水。

  掌柜目光闪烁了一下,反手用指关节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问:“瞧你这反应,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香尔面色凝重:“五湖四海的道友传来消息,近来有一怪物,四处横行,它仿佛以水为食,所到之处吸纳了无数山川河流,湖泊地下水,强大了自身,导致人民没有水喝,现在各地气候变得干燥不已,隐隐有要干旱旱灾的症状了。再这样下去,情况不容乐观。”

  掌柜又问:“不能抓了它么?”

  香尔回答:“各地高人都拿它没法子,每每将它打散它没过一会儿就又重新凝聚,用火攻,它却能用一整个湖的湖水浇灭了烈火,用剑刺,它则能将无数把剑都给吞进身体里,再将人绞死了,我们的人办法用尽,都不知怎么才能消灭掉它。”

  所以才来问岁数特别大的掌柜看看他会不会知道这怪物的身份与弱点。

  只可惜,即便是岁数特别大的掌柜也不知这怪物的弱点,他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上古的凶兽异兽中可没有这个。”

  香尔闻言,稍觉失望,点了点头:“那打搅掌柜了,掌柜,若接下来事态发展严重,还望您能来助我们一把,也是为了那些无辜的百姓。”

  掌柜双手环胸点了点头。香尔忧心忡忡的离开了。

  他离开后,掌柜迅速沉下脸来,凌壹忽然的出现在掌柜身侧,他怀中抱着司南勺。掌柜偏头讶异的看着凌壹:“怎么了?”

  凌壹将司南勺放桌面上,指着司南勺上新出现的一道裂痕说:“裂痕。”

  却原来在那天之后,心中存疑,并且隐约察觉出什么的掌柜叫凌壹看守着司南勺。所以,这司南勺还真的预警了?掌柜闻言挑了挑眉,立马望向桌面上的那司南勺。

  不由得睁大了双眼:“竟是第二道从头裂到尾的裂痕,难道这次即将发生的灾难与万年前那次有得一比?”掌柜满腹狐疑。

  也许,他的猜想有几分对了。那个现今四处作乱的怪物就是小拾画出来的那只海沌。

  只是,他想不明白,如果他自己的猜想是真的话,那么仅仅只是用笔画出来的一滴水又怎会有那么大的能量呢?吸走了护城河的水,又绞死了一个人,再成长至吸收了一整个湖的水,山川河流。它明明没有妖邪之气,海沌甚至不算是妖,它没有实体它只是水。

  这可能吗?他清楚神笔的功能,仅凭神笔的能量是无法创造出这样的怪物的,那么,小拾呢?

  小拾竟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赋予了一滴水成长的能量么?

  小拾到底是谁?

  掌柜第一次觉得,他们家小伙计真特么是个谜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