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邪默默无言陷入了沉思当中。

  而嬗若神女则紧紧盯着小拾,她忽然想到一个可能,但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在很久以前,谛苍道君就跟她说了,属于羲华的那一缕神魂并不能使羲华复活过来。而她后来也努力尝试过了,无论是使那一缕神魂投胎转世数回,还是揪出了一只青丘九尾狐腹中的狐子魂魄用来温养羲华的神魂。

  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不能使羲华的神魂填补完整过来。果然如谛苍道君所说的那样,只一缕神魂做不得什么,而属于羲华的那一线生机,她等了多年都没有等到。

  再后来,那一缕神魂悄然隐没了,她便再也找不到他了,她的骨肉,她的孩子,羲华。

  而如今,蒙荒的那个反应,蒙荒所说的话语,是不是就验证了眼前的少年,魂魄中便有属于羲华的那一缕神魂呢?

  最新章节#U上酷@{匠网$

  可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呢?

  小拾被神女的目光盯得浑身那叫一个不自在,往后退了几步躲在辟邪的一边。

  辟邪跟伙计们说道:“你们先回去吧,青悠还在当铺里呢。”他这一提醒,陆玖和小拾两人顿时反应过来齐声道:“遭了,要是青悠被吃了可咋办!”一脸着急神色。

  辟邪睨了一眼那一直躲在石头后面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天禄,喝道:“玩够了没?够了就别在天上当人家天帝的宠物丢咱家的脸了,给你一个任务,带小伙计们回去,顺便叫饕餮别乱吃东西!顺便告诉他,他肚子里的裂缝我已经给它填补好了。”

  天禄忙不迭的答应:“那,哥,你呢?”

  大貔貅朝小貔貅吼了下,辟邪眯了眯兽瞳道:“我还要和神女叙叙旧,你确定要一起?”天禄果断摇头,走近小拾身边叼着他裤腿就扯着他走。

  “掌柜的。”伙计们望着辟邪唤了声。

  辟邪看着他们颔首:“我很快就回去。对了,还没给你们介绍呢,天禄是我的弟弟,它和饕餮那只吃货是好朋友,它的话饕餮还是会听的。你们回去之后,他要再敢吃了你们,就叫天禄和他绝交就行了。”

  伙计们囧囧的点头。小拾望了一眼神女,又望了望辟邪,虽然担心独身一只狐在当铺与大吃货独处的青悠,但他更好奇神女与那羲华仙君的事情。

  天禄扯着他前行,他望着他们,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来。

  天禄变大载着伙计们走后。

  神女才跟辟邪说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不一定会回答你。”

  辟邪化为人身。

  嘴里叼着根烟杆子,他一吸一吐间,从烟嘴处无声的冒出袅袅白烟来。“本来有挺多疑问的。现在最大的一个疑问就是,嬗若神女,敢问你,羲华吾友是真的魂飞魄散泯然与天地之间了吗?”掌柜轻声问道。

  闻言,嬗若神女转身,背对着他望着那一片苍茫无边无际的云海。

  低眉敛目间呈扇形的眼睫毛轻颤。她说道:“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

  掌柜嘴里呼出的白烟与云海的颜色相融,叫人分不出是烟还是云的。“也罢,时机到了,总该会知道的。”

  说完,他转身便欲要离开。

  嬗若神女忽然想起了什么,唤住掌柜问他:“那个青悠是什么?”

  掌柜诧异的转过头来看她,随后如实回答:“是一只青丘九尾狐的幼狐,它原本是小拾的伴生魂来着,后来魂魄回归本体,就从它母亲腹中生出来了。”

  一句话,恍如一道天雷劈过。嬗若神女睁大了美目,又佯装镇定的让掌柜离开,掌柜看出她的异样,但没有说些什么,只挑一挑眉,沉默地离开了。

  良久,嬗若神女忽的仰面哈哈大笑起来,似癫狂状,又哭又笑。飞身跳进云海之中,又跃上虹桥之上,最终她无力瘫软坐在地上。

  早已泪流满面,心情却止不住的雀跃激荡。

  “青丘九尾的幼狐,伴生魂······苍天有眼,终于赐予我儿这一线生机了吗?羲华,羲华,羲华···这不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啊。”

  神女又喜又悲。喜的是羲华虽然死了,但那一缕神魂终究受住了考验与少年小拾的魂魄相融合。从此小拾便是羲华,羲华便是小拾,他们早已合二为一,融为一体。

  悲的是即便羲华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在这世间,他也躲不开那命运的安排。仿佛只要蒙荒不死,苍生不平,他就得继续接受承担这责任似的。

  这本不该是羲华应该做的。

  她好恨。

  羲华救了苍生之后,他得到了什么?得到了神魂俱散的后果,得到了被所有人渐渐遗忘的下场,而当初那些参与战争的神灵却仍安然享受世间凡俗人的香火。

  这值得吗?

  不值得!

  世人都遗忘了他这个救世的小神。

  而她身为一个母亲,她替他觉得不甘心啊!

  “羲华,我不想再看你死多一次了啊。”

  神女怔怔呢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