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着银盘之下,池子里的水开始无风自翻涌起来。

  须臾,池子的中心处又咕咚咕咚的冒出邪气四溢的黑水来,直至黑水溢出池子又再次化为黑雾,蔓延至地面。

  而银盘中,那双眼球被黑雾半裹不裹着,正直勾勾的盯着小拾。

  神女怒而顺着蒙荒之眼的视线望向小拾,小拾着急着苦着脸辩解道:“不是我干的,事实是我一接近蒙荒的封印,它就会发生异动,所以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样!”

  但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错,谁叫他偏偏会来到这云海尽头的禁地里呢。实在是悔不当初。不过此时再后悔也改变不了既成的现实了,他想,为了不让蒙荒强迫他解开封印,现在只能赶紧离开此地了。

  但见那半裹着眼球的黑色迷雾开始散开并挟带着破灭的气浪向四周围充斥开,小拾暗叫糟糕,揪住天禄的小角就连忙带着它一起跳出殿外。

  神女随即反应过来,闪身跟出去拉扯住他:“休想跑!”

  话音刚落,整座宫殿坍塌了。

  嬗若神女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蒙荒之眼可能就要冲破禁锢出来了,于是又飞身上去,用袖中飞出的长长地白绫卷住铁链,横扫过来,掀开宫殿的废墟之物,只见蒙荒之眼并那水池仍完好无损的在那里。

  嬗若心中暗恨,不由得紧咬下唇,她不甘心啊!

  凭什么她的儿子羲华为了天下苍生而落得死无全尸,魂魄飞散的下场,而蒙荒这魔头被重重封印了之后却依旧能作祟,不能被消灭掉呢!

  到底凭什么?她不甘心啊!为什么老天爷要夺走了她身边最重要的两个人!好恨啊!

  手忙不迭的稳固蒙荒之眼的封印,思绪烦乱间,一声震天响的兽吼声唤回了她的神游天外。

  小拾惊喜的抬头仰望,叫唤道:“掌柜的!”天禄也呆愣愣的跟他抬头仰望,一脸错愕的唤着:“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只见身形庞大的巨兽腾云驾雾在云海上空,每经过一处身下就会刮起一阵巨风,直到在云海海面上冲刮出一条云道来。

  惊喜过后则是惊讶地神情,因为小拾看见掌柜也就是辟邪,它的身后竟然有天兵天将在对它紧追不舍。

  这是怎么回事?

  辟邪的身上还有浑身狼狈的凌壹,月柒,陆玖三人。他们远远地看见小拾的身影,欢喜的朝他挥手,陆玖说道:“看来那什么饕餮的罗盘还是挺有用的。”

  “只是,竟然通过裂缝来到了天宫之上,哈哈,说出去别人会不会觉得荒唐啊。”兽嘴大张,辟邪声如洪钟的大笑,在它背上的伙计们都能感觉得出那因大笑而颤动起来的身子。

  有些危险,怕被震得掉下去,他们赶紧抓稳了辟邪背上的毛发。

  身后的天兵天将气势汹汹的冲来,之所以会有天兵来捉拿他们,是因为辟邪向来与天帝不合,这次难得上了一次天宫,又回忆起与至交好友的往事,一时气愤之下,它便吐出一团真火烧了离天帝的凌霄宝殿最近的一处名叫‘会顶’的宫殿。

  如此上门就直接挑衅的行为,天帝表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

  上一次辟邪这么闹还是在羲华仙君死后的那一段时日里。那时他尚且对羲华有那么一丝的愧疚之情,所以容忍了辟邪的无理取闹。

  那么这次呢?羲华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辟邪还有什么理由擅闯天宫并大闹?而他又有什么理由能继续容忍它这般无理取闹,肆意张狂?

  所以,不忍了!天帝震怒!势要让辟邪吃一回苦头!

  故而才有天兵天将在他们身后对他们紧追不舍的情形。

  等他们追进了云海尽头这里,他们才发现,情况似乎不妙。宫殿坍塌,邪魔之气弥漫,并开始蔓延至云海里意图污染了仙源宝地。

  E酷/匠网/。首!发{

  天兵天将赶紧刹住脚步,他们犹豫不决间朝上空抛出一物,很快上方就出现一个大大的水镜,水镜中浮现出天帝威严的面目。他一看那满含破灭之气的禁地中的情形,惊得瞠目结舌起来。

  又立刻镇定下来,跟已经和小拾天禄他们会面的辟邪说道:“辟邪,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稳固好蒙荒之眼的封印,我全部都恕你们无罪。”

  闻言,辟邪朝水镜龇牙咧嘴的似是在嘲笑。天帝估计被蒙荒给弄怕了,所以一遇这事就莫名便怂了,有些搞笑。

  天帝又看向嬗若神女,对她严肃的说道:“嬗若,那里危险,交给辟邪就好了,你快回来。”

  他对嬗若神女是有心的,但嬗若神女可不领他的好意,冷声说道:“陛下似乎忘了,这里的镇守者是我嬗若,我有责任待在这里镇压蒙荒之眼。”

  “你!”天帝怒目圆瞪,又强忍下怒气板起面孔哼道:“哼!冥顽不灵!随便你!”说完,一挥手,水镜自上空消失。

  嬗若神女又转身对辟邪说道:“我一个人力有所不逮,辟邪你且跟我一起镇压这魔物吧。”

  辟邪轻颔兽首,算是答应了。

  一人一兽合力镇压,蒙荒之眼终究没有他的身躯或头颅那么厉害,引发的异动是天崩地裂。所以他们还算容易的就将蒙荒之眼的封印给稳固了。

  接下来就是问罪的时间了。嬗若神女瞄了一眼小拾,问兽躯缩小成一人大小的辟邪道:“你可知道,是他来了之后,蒙荒之眼才会产生这样的异动。那么,我就想问了,他是谁?”

  辟邪回答道:“他叫小拾,是我当铺的伙计。我可以保证他绝对不是坏人,也不是为了解开蒙荒的封印才来到这里的。”

  “那么···为什么他···”嬗若神女话还未完,小拾开口了:“这个我可以解释的。”他并不想被神女误会,因为他心会一揪一揪的觉得难受。

  接下来,小拾便把他在地狱里所遇到的事,包括遇到蒙荒模样的船夫,包括蒙荒对他说的那一句话:“羲华。不,你不是他。”“你不是他,你不是羲华。”全部一股脑的告诉了他们。

  而他自认为自己当然不是羲华。

  嬗若神女和辟邪两人听愣了。

  辟邪只知小拾在地狱里被蒙荒骗去解开封印的事,却没听他说过蒙荒有对他说过话的事。

  所以,蒙荒这番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