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前铺了一地的紫红落花。

  殿后则是以波澜壮阔的苍茫云海与湛湛蓝天相接为幕。小兽天禄一头冲破殿门,扎进偌大宫殿内,一眼望去只见里面什么家具摆设一应全无。如雪洞一般空空叫人觉得寂寥无趣。

  见此,它不由得停下脚步,连进去探险的冲动想法也没了的,觉得无趣极了的撇嘴。小拾跟在天禄屁股后面进来,低声连连说道:“阿禄,这样不礼貌,咱不能随便闯进别人家里。”这样的教育它。

  天禄不屑的昂首哼哼道:“这天宫仙界里还没有我不能进去的地方呢!管他是谁的窝儿呢!”说完,顿了顿,又道:“再说了,这殿里面又没有人。”

  话音刚落,只见殿内蓦地显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虚虚幻幻无实,犹如幽灵鬼魂那样。天禄被吓了一跳,它下意识的往后弹蹦了一大步,肥肥的小屁股正正砸中小拾的脸,小拾‘嗷呜’的一声痛呼应声倒下。

  别看天禄外形像一只小猪那样胖乎乎的幼小可爱,但那重量可堪比数十头大肥猪的,现在忽然屁股坐在小拾脸上,小拾对此根本无力挣扎,他脚乱蹬了几下后,竟是导致窒息昏迷了。

  昏迷前,小拾想着:被一只小貔貅的屁股给憋晕什么的,他没死倒好,要是死了,那这死法可就憋屈了。谁能像他这般倒霉呢!

  不知昏迷了多久,小拾迷迷糊糊转醒,看见宫殿横梁,再移动下视线,他见到的是天禄那副貔貅兽的面孔。

  见他醒了,天禄那双兽瞳圆碌碌的,水汪汪的泪眼朦胧朝他吼叫道:“啊啊啊,小弟啊,你终于醒了,是我这个老大的错,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脆弱,竟然连这点重量都承受不了啊啊啊对不起啊啊啊。”

  小拾:“······”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他只是个人类,没有什么力量可言,他当然不能承受那见了鬼的重屁股咯!只是,一想到那屁股,小拾整个人都不好了。

  撇过头不看天禄这只小胖兽,他感觉头昏脑涨的,习惯性地用指腹按揉着太阳穴与睛明穴,再艰难的坐直起身来。

  眼角余光突然看见那个女子,他于是转过眼来,看见她此时正闭着双眼,安静沉默的盘腿坐在一侧。于是悄悄的打量这女子,只见这女子容貌清秀昳丽,轻尘脱俗。然而却不像是个活人的样子。

  不由得流露出惊讶地神情。

  似是发现了小拾的打量,女子蓦地睁开双眼,眼眸中潋滟流光一闪而过,清清淡淡的干净气质尽显。与小拾对视,女子问道:“你是人类。”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小拾微张了张嘴,又闭合点头嗯了声。天禄在一旁咋咋呼呼道:“呀,你是人类吗?咦?不对啊,我怎么闻出了你身上·····”的神灵气息啊。

  话语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天禄想,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又细嗅了嗅,眸中讶异之色显现。这下子它完全摸不着头脑了,为什么它在他身上还闻到了属于另一只强大的貔貅,它哥的气味呢?

  女子满不在乎的语气和态度继续跟他说道:“普通凡人若是到了这九重天宫之上,只怕早就被烈焰灼伤,或窒息而忘了。可想而知,你肯定不是普通的凡人。”

  小拾听得不好意思,摸摸后脑勺害羞的说道:“谢谢夸奖。”

  女子:“······”我真的不是在夸奖你。

  不过,也无所谓了。

  女子这样想着,目光望向殿外的花树,伸出手,殿外紫红的落花就被一阵清风挟送进殿来,她是多么的期望手能触碰到那花朵,然而意料之内的,花朵穿透了她的掌心,落在地面上。

  小拾呆愣的看她:“你······”

  “如你所见,我死了。但我,又还活着。”淡淡的语气说道。眼眸中是浓浓的化不开的思念之情,她呢喃:“不知道我的沈郎怎么样了。”

  “你的,沈郎怎么了吗?”小拾忽然悟到了什么,他想起在他复活后掌柜给他讲的那一个故事,那个故事有点可笑,却又是那么的悲伤。

  阴差阳错,有缘无分。于他们而言,莫过于,是最大的遗憾了。

  沈郎吗?他忽的忆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沈三叶。

  “我与他分离多年,就是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啊。”女子轻叹。

  又看向他说:“回去吧,无论是此地亦或是天界,都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擅闯天宫的罪名可不是你能担待得了的。回去吧。”

  “好。”小拾沉默了一会儿应道。他觉得这女子可怜,但他并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是的啊,这里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他只是个凡人而已。

  而听女子这么一说,天禄这才想起:“哎呀,对了,这里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天兵来巡逻的,小拾我们快溜吧!”天禄可不管小拾是刚飞升上来的小仙还是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反正这是它新认的小弟,它不嫌弃他的。

  叼着小拾的裤腿欲要拉扯着他起来离开。

  小拾被扯着走了几步路,看着女子寂寥的单薄身影,他忽的顿住了脚步。背对着她开口说道:“我是个凡人,如果你想见的人在凡间的话,我可以下去后替你传话的。”

  一句话,使得女子有些发懵,等反应过来后面上恢复了神采,眼眸明亮的望他,女子激动地说道:“对了,真是一个好法子,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那你可以帮我带一句话给他吗?那个人叫沈三叶,如果你不知道他在哪里的话可以去商国都城找到一家当铺,问那当铺的掌柜。如果你能遇到沈三叶的话就更好了。”

  “麻烦你帮我带一句话给他,叫他别再等我了,我,不爱他了。”雀跃的神情,说到最后,却只剩下了落寞。然而,哪怕是违心的话语,沈三叶也听不到了。

  “其实······”小拾目光凝视着她说道:“我认识沈三叶。”

  女子眼眸中迸发出惊喜之色:“真的吗?”他郑重地点点头。

  “那,他过得还好吗?”

  小拾一顿。他死了,他该这么回答吗?他不忍。

  强撑起笑容,他说:“沈三叶过得很好。”夫妻合葬,含笑而逝。然而奈何桥上他却等不到那个想要等的女人了。

  “他被掌柜废去修为,在一座开满了紫荆花的山下定居,他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他过得很好。很好。”说谎,说谎。

  小拾低眉敛目,不敢看女子是如何喜悦的神情。

  闻言,女子嘴角含笑着,似乎知道了爱人没事就心满意足了。看着那紫红的花朵,她边笑,便落泪:“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他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哪怕接下来她要独自度过这漫长时光。

  .+更|新~x最/快%3上(c酷匠网;N

  这就够了。够了。

  沈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