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仙鹤长鸣向他这个方向飞来,似熟稔亲昵地环绕盘旋他头顶上空,又用它那尖嘴轻啄他的脑袋,像是打招呼。

  为什么仙鹤会这样的亲近自己呢?他并不清楚,只知道望着眼前无边无际的云海,他是茫然无措的。忍不住的发出疑惑之声:“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里当然是神仙界了。还能是哪里?你这小仙好奇怪啊!”蓦地从脚下传来一道稚嫩声音回复了他。小拾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双足随之站不稳他整个人摔坐在云朵上,震飞起一朵朵蓬蓬的小白云。

  Wo酷b匠网唯1◎一正A版,e(其他l都};是$T盗Gx版l

  他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一只小兽在与他说话,它撅起肥肥小屁股,两足像凡间狗狗刨土那样的在忙碌的刨云着,轻而易举的刨出一个小坑来。再然后它挪了挪小屁股,坐了下去,小坑与屁股的尺寸正合适。

  等做完这一系列举动,小兽才得空闲打量着他说着:“你是传说中的土包子吗?还是是个刚飞升上来的小仙没见识?”

  “额······”小拾听了,感觉略窘,看来这里真如同小兽所言的,是神仙的地界了。

  话说,他越打量着这小兽的模样怎么感觉挺眼熟的啊?绞尽脑汁的思索,终于,拍掌恍然大悟:对了,是了,这不就是缩小版的掌柜本体么!那么问题来了,小兽和掌柜之间是有什么关联吗?还是说只是同种类的凶兽而已?

  两个疑问不由得的冒了出来,小拾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他蓦地回想起来他们被那青年吞进肚子前,青年和掌柜的那段对话。

  「怎么跑天上去了?干什么去了。」

  「当宠物去了。」

  「当什么不好,去给天帝老儿当宠物?」

  所以,这小兽会是掌柜和青年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名叫阿禄的在天上当宠物的兽吗?

  “我第一次上来这等神仙住的地方。”小拾摸摸后脑勺憨憨的说道。然后试探的问这只屁股陷进坑里的小兽:“我叫小拾,请问您如何称呼啊?”

  小兽见小拾态度这般恭敬谨慎的,一时间心情大好,乐道:“本座名曰天禄!你叫我阿禄就好了。嘛,瞧你这模样还算过得去,本座看你顺眼了,你初来乍到就先当我的小弟吧!”屁股陷坑里老半天没拔出来的它昂首得意洋洋的拍板决定小拾的去向。

  小拾大囧,但一想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于是便从善如流的迅速唤道:“好的,老大。”

  闻言,小兽天禄哈哈大笑:“很好很好,以后你就由我罩着了!”

  小拾笑笑不说话,倒是又出声问它:“老大,我好奇老半天了,你这是在干什么?”手指了指它四足朝天,屁股陷坑的这副囧模样。

  他不提还好,一提小兽天禄心情又不好了,语气不顺的说道:“还能干嘛?我坐等便便拉出来呗!”

  小拾:“······”囧,原来,它是在刨坑准备拉便便。。。

  小兽天禄说完,还不解气,又骂骂咧咧起来:“这臭天帝,将劳资哄到天上来当什么天禄吉祥瑞兽,结果呢!又嫌劳资随地大小便,劳资不就在宫殿里撒了泡尿么!至于把劳资屁眼给封起来么!害得劳资现在拉便便都变成一件难事了!哼!”

  这话语里的信息量太大,小拾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所以天禄它这是便秘了?囧······又见它气哼哼的,鼻里嘴里哼哧出热气。因为陷坑里半天都没能拉出便便来,便干脆不拉了,蹦了出来准备领着新收的小弟逛天宫。

  扯着小拾的裤腿,天禄抬头望他,金色竖瞳里仿佛闪着光芒似得耀眼,它说道:“走,小弟,老大我带你去逛逛,熟悉一下地盘。”

  小拾勉强的应答。

  然后天禄不由分说的将他带离开这片云海。

  不知走了有多久。

  小拾发现他们好像迷路了。低头看向天禄,天禄正露出茫然地神情望着前方的云梯虹桥喃语:“咦?是这条路吗?咦?上次我来这里有这条路吗?”

  小拾扶额。原来,小兽天禄是只路痴兽啊!

  又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小拾看见有紫红的花朵飘落在他们面前的云地上。顺着花朵飘来的方向望去,一座宫殿孤独矗立在云海边缘之地,而那些花朵便是从那宫殿外的树木之上掉落下来的。

  小拾半蹲下捡起花朵,微露出惊讶地神情问道:“阿禄,这天上也有种花草树木么?”

  天禄瞥一眼那座宫殿,立刻清楚那宫殿里的主人是谁。满不在乎的回答:“种啊,怎么不种?本来这天上白茫茫的就够单调的了。不过那殿前的花树意义有些不同。”

  边说着,它兽头拱过来的八卦道:“我可清楚了,天女们都说那些花树是天帝因为愧疚愧对他女儿,所以种在他女儿宫殿前讨她开心的。”

  小拾好奇问:“为什么愧疚?天帝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吗?”说完,他望了望那座宫殿。

  殿前树上紫红的花朵开遍,落花挟着雾与清风朝他们这个方向顺势飞来。

  “不知道耶,我们去问问他女儿不就知道了!”天禄扭扭屁股率先朝前方奔去。

  小拾低头捻着那花瓣,沉思地眨了眨眼,低喃:“是紫荆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