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说伙计们这边。

  再一次摔倒在那软软的容易一脚陷进去的‘地面’上,小拾木着脸一手抹去脸上那浑浊黏腻的不明液体,陆玖转过身来关切的神情说道:“小拾哥,站稳了,要是这胃液酸蚀了你的脸和眼睛可就不好了。”

  “不是我站不稳,而是这里面在蠕动着,我没办法站稳。”小拾又狼狈的坐在‘地面’上。耳边回响着的是心脏强劲有力的跳动声。

  当然了,这如擂鼓的心跳声不是来源于他的,而是属于吞吃了他们几个进来的青年的心跳声。

  此时,他们身处青年的胃里面,胃的内壁充满褶皱,滑腻腻的让人没办法下手抓稳,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裂缝。

  再转眸远远望去,只见遍地皆是杂乱之物,有半被消化了的食物,也有齐齐整整的一大块没法被消化的石头什么的。场景令人咋舌。

  “这人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能吃这些东西,这胃到底有多大啊!”陆玖惊叹道。他们都走老半天了,还没走到尾。青年的腹内空间大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通身衣服湿哒哒的感觉黏腻不已,当脚踩在软软的嫩红‘地面’上时,一个不小心还会陷进那褶皱里面。

  酷●匠Tn网Rh唯一《正9,版^~,其(他都是iC盗/版

  小拾不由得蹙起了眉,突然想起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等等,我们为什么要走到尾?那样我们岂不是会被当成屎拉出来吗?”

  一语既出,如轰雷鸣。是啊,他们干嘛要走到尾呢?只要一想到他们出去的路很有可能是从青年屁眼里出来的,陆玖,月柒,凌壹三人顿时一脸菜色的生无可恋脸。这联想,细思恐极。

  “额,我们应该不会是这样的下场吧?你们看,这里这么多没被排出去的东西······”小拾摸摸后脑勺,干笑着自我安慰道。

  闻言,陆玖哇的一声,蓦地蹲下捂脸:“啊啊啊,我不要被当成便便从屁眼里出去哇,我还那么小,那么年轻。”

  “陆玖,别这么想嘛,我们要乐观点,对吧,月柒姐?”小拾手足无措的说着。视线移向一旁的月柒,月柒厌恶的用随身的帕子拭去脸上的液体,却是叹息的说道:“这内壁犹如铜墙铁壁,我们刚刚试了那么久都没能打破,看来只能通过肠道同那些屎一起排出去了。”

  月柒这么一说,陆玖更欲哭无泪了。

  小拾头疼的按揉太阳穴。

  至于一直默默无言的在推开那些杂物,并且成功清出一条道路来的凌壹,则跟他们几个说道:“走吧。”

  他们就要被当成便便那样排出去了吗?掌柜怎么还不来带他们出去。

  不过,青年吃的东西可真多,味道也很大,他们屏住呼吸的又走了一段路,当一座两层楼高的建筑物横挡在他们面前时,伙计们见此,对此已经神情麻木了。

  呵呵,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吞吃入腹的?竟然连房子也能吃下去!不便秘才怪!他们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吃下一栋栋房子的?是的,不止一栋啊!

  走走停停间,小拾侧目注意到内壁褶皱处的裂缝好似越变越大的样子,透过裂缝,他看到的是白茫茫的一片场景,这与周围嫩红的内壁形成鲜明对比。

  他不由得好奇的走近,但那裂缝好似有灵性一般,在他走近的同时便闭合起来。

  这究竟是什么?脑中浮现出几个大大的问号。

  “不行了,我走累了。”反正全身都脏了,陆玖索性随意的坐下去。月柒和凌壹互相看一眼,月柒轻拍了拍小拾的肩膀温和说:“咱们先休息一下,反正一时半会我们不会被这些胃液消化的。”

  为什么听月柒姐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有些怕呢?小拾嗯了一声,抹了一把脸,鼻尖尽是萦绕着难闻的酸味。那种满是褶皱的‘地面’他是不愿意坐下去的,因为他不像陆玖那样身材轻巧,屁股坐了也不会被夹住。

  便靠在刚刚有裂缝显现的内壁上。

  这时放松了,他才觉得身体疲累不已。看来走在满是障碍物和胃液的胃部里面可不容易。

  困意浮上来,小拾只觉得眼皮子沉重,直想倒头就睡下去。却没发现,身后倚靠着的内壁,那道裂缝无声的又绽开来。

  直到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一阵清新的空气吹拂过他头顶。小拾这才惊觉他好像被裂缝‘吃’进去了!

  “小拾哥!”陆玖第一个发现他出事了,连忙站了起来惊呼。

  月柒,凌壹两人随后反应过来,,凌壹条件反射的上前一大步伸出手便要将小拾拉扯出来。然而那道裂缝已经合拢,彻底将小拾与他们隔开了。

  伙计三人面面相觑。

  只听得一阵声响,原本横档在他们面前的一栋房子被人粉碎。那人高大的身影映入了伙计们的眼帘里。

  “掌柜的!”

  “哦,你们在这里啊。凑巧了。”掌柜嘴角含笑说道,然而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小拾不在,被裂缝吸进去了。这真真有点麻烦了。

  至于小拾。

  他倒栽葱的整个人砸落在软绵绵的云朵上,望着那道刚刚消失不见的裂缝,各种茫然,他这是在哪儿?

  为什么他会从那不知是什么兽的青年的肚子里又掉到了这恍如仙境的地方?

  不······这或许就是仙境。

  小拾站了起来,他脚下踩踏着犹如实地的但是又是软绵绵的云朵,这种熟悉的感觉令他一时之间有些心神恍惚。

  极干净的空气被他吸入鼻中,与那胃部中浑浊难闻的气味完全不同。

  抬眼望去,只见映入眼帘之中的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云海极广阔无边,衬得他白中一点黑是那样的渺小,如沧海一粟。远处虚渺中似有仙殿楼阁,彩虹成桥。

  再抬头,头顶是碧蓝如洗的天空。

  有仙鹤长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