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了青年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掌柜呵斥道:“胡闹!快把他们放出来。”

  青年闻言当即皱眉不悦:“都落到肚子里的肉了,岂有让我再吐出来的道理?”掌柜的被他气笑了:“他们可是我的伙计,没了他们我这当铺还要不要经营了?”

  “再重新招几个伙计呗。”他不以为然。

  “我招再多也没有你吃得快!说吧,你来这儿作甚?”索性先不管被青年吞吃落肚的伙计们,掌柜打了个哈欠气定神闲问他道。毕竟这货千万年都难得出一次远门,他才不信他突然出现在这都城里只是偶然呢!

  而他之所以不担心伙计们的安危,那是因为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见识过青年肚子里是个什么模样了,是的,他也被吞吃入腹过。

  而别看青年现在人形不大,但实际上,这货肚子里那简直是一个不小的小天地啊!

  就是那肚子里满是一道道通往别处的空间裂缝让掌柜有点担心发愁,害怕伙计们要是一个不小心掉进裂缝里面可咋办?哎呀,这一细想,就更犯愁了。

  掌柜脸上,难得露出担忧的神情。

  青年摸了摸肚子,撇嘴,他没想到辟邪这凶兽除了那羲华仙君外,竟然还会在意其他人,还是几个微不足道的人类。

  酷A|匠!网WR正版:首Q发fp

  所以老实说,这挺让他惊讶意外的,不过倒是因为此,他突然有了好点子。

  眼睛一亮道:“想跟阿邪你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从忧愁中挣脱出来的掌柜漫不经心的问道。

  青年说:“阿邪你这些年来家底积攒得不少,现在宝库一定很丰厚吧?唔,所以我想跟你讨能封住我肚子里那些缝儿的神物。至于报酬,唔,就是这个。”

  他从随身携带小布包里掏出一个类似罗盘的圆形状物递给掌柜的,然后解说道:“这东西是我在老龟那里坑,额借来的,专门可以用来寻人找物的。你只要将要找的人的一缕气息附在这上面,它便能指引你。喏,我就是靠着这个知道阿禄的具体位置的。”

  掌柜将那‘罗盘’放在手中仔细把玩着,思忖着。

  良久,才答应了这次交易,虽然这次交易两者之间不是等价交换的,不过也无所谓了。谁叫他刚好需要这能找人的物什呢!

  掌柜在空气中随手一划,划出一道裂缝来,手伸进裂缝里掏了掏,才掏出一个封闭的精雕细琢的精致木盒出来。

  青年死鱼眼微张,心知他这次给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不一般。

  因为掌柜不是把这东西藏在通常用的藏宝室里,而是藏在自己开拓出来的空间里,所以他可以肯定这木盒里的东西是特别不一般的。

  果不其然,接下来掌柜说的话验证了他的想法。

  “这来自上古仙山之上的五色土放如今可是已经绝迹了的,省着点用。”

  掌柜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木盒子里赫然安放着凝结成一大块的五色土。闻言,纵使是一直没什么情绪波动的青年此时也忍不住拍大腿了。

  死鱼眼锃亮。

  “莫不是补天的那种土?五色土不是早在上古时补天用完了吗?居然还有剩!”

  “这下好了,我不用担心肚子里的缝什么时候会突然扩大然后把我自己给吞没了。”

  没错,他肚子里的裂缝正是导致他怎么狂吃都还是会饿,然后继续狂吃,继续感觉饿的死循环的罪魁祸首。而作为一只凶兽,他对于补天的那位人族之母并没有什么观感,反而他更关注那些个神物。

  “那么,你是要死当还是活当?”虽然清楚这饿货的干脆利落性格,但掌柜还是惯例性的询问一下。

  这还用说嘛?用来寻人找物的连名字都没有的‘罗盘’与补天的五色土相比,哪个价值更重一些?想想都知道了。青年果断选择死当。

  “不过,我该怎么拿这土修补?”青年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总不能叫他自己吃自己然后进去肚子里修补裂缝吧?

  “算了,看在阿禄的面子上,我帮你一把,唉~”最后还是得掌柜来。从青年手中接过装有五色土的木盒。青年平淡无波的语气问道:“需要我送你进去吗?”下意识地砸吧砸吧嘴,他口中的所谓送掌柜进去可是要吃了他的意思。

  闻言,掌柜脸立即黑得比锅底灰还要黑。义正言辞的拒绝:“不用了!”话完,又交代青年一个人在当铺里不许乱吃他当铺里的东西。这才手臂一伸,又是划出一道裂缝,掌柜手拿着木盒和罗盘踏进了裂缝里。

  这就到了青年的肚子里面。

  进去以后,掌柜先是狠狠皱眉头,暗骂青年真是什么都能吃得下去。

  他肚子里除了一些体积庞大的物品积存许久不容易消化还发出酸涩难闻的腐臭味之外,其他的都穿过裂缝不知道哪里去。这就造成了他眼前寸步难行的困境,无他,因为这些体积庞大的殿堂和树木挡住了他的路。

  呵呵,原来青年饿起来还可以吃下一整个宫殿的。

  掌柜长叹一声,带着帮助青年消化消化的想法,他粉碎了殿堂与横亘在前的粗大树木,瞬间视野开阔起来。也不急着找伙计们,他先拿出了五色土,任劳任怨的先去填补那一道道不小的裂缝。

  真是日了猪了的心情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