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半边门后连个嗝都不打的,青年撇撇嘴,其中似有种委屈的意味面朝着掌柜说道:“我饿。”见到掌柜的脸后,才是一句寒暄:“阿邪,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掌柜扶额,见青年毫不犹豫一脚踏进当铺里面,便知没有办法阻拦他进来了。老实说,这货在它们凶兽界算是个刺儿头,有点麻烦,平时谁都不乐意请他上门做客,因为都生怕他吃穷了它们自己的家底。

  所以,掌柜在他入门前才会这么抗拒他进来。

  伙计们是不理解其中的实情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很快想清楚掌柜之所以这么失态的原因。

  因为······“图穷在这里,我当然还得继续坐镇在这里。”掌柜的回答他。

  青年平铺直叙的语气‘哦’了一声,然后继续以没什么感情波动的声音说道:“阿邪,这么久没见,我真是想死你了。”他走近,似乎十分激动,然而却是抓起掌柜的手就是一咬,喀嚓,仿佛是骨头碎了的声音。青年将掌柜的一只手掌给整个含进了嘴里,牙齿正卡在手腕关节处。

  “谢谢你的想念,如果你的嘴不是觊觎我的血肉的话,我会更感动的。”掌柜轻描淡写的说完,从他嘴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掌。到自己嘴里的食物飞走了,青年撇撇嘴,竟是觉得又委屈了。

  所以十分委屈又腹中空空的他去啃了柜台一角,那柜台可是掌柜日常睡觉的地盘,如今被他这般对待,掌柜只觉得额角一跳,眼皮也跳动了一下。反复在内心里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忍耐。谁叫这青年,是他弟弟的好盆友呢!

  这时,伙计们终于知道掌柜见到他来为什么会那么失态了。因为这货纯粹凶残,什么都敢吃。在进了当铺后的整整两个时辰里,青年先后啃了门,啃了掌柜的手,啃了柜台,张开大嘴,竟是将厨房内的所有食物甚至还有蟑螂老鼠,锅碗瓢盆什么的都给吸进了肚子里。

  是的,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东西被一阵吸力强劲的旋风卷刮一空,然后都通过青年的嘴巴再落到了青年的肚子里去。

  伙计们懵了,这青年的肚子和嘴也太···一言难尽了吧。

  搜刮了一整个厨房后,青年摸了摸肚子,感觉还是没饱,情绪有些低落的叹气。然后才坐下来跟掌柜继续寒暄。

  掌柜问他道:“阿禄还是跟你一起胡闹么?”

  青年老实回答:“早千百年前我就和阿禄失联了,后来辗转得知,它到天上去了。”

  闻言,掌柜讶异的挑眉,又不悦的说道:“怎么跑天上去了?干什么去了。”

  青年继续老实回答:“当宠物去了。”

  掌柜实力懵逼,而后反应过来他愤怒拍桌道:“当什么不好,去给天帝老儿当宠物?”话完,烦躁的跳到缺了一角的柜台上跳脚。但见小拾在发愣,于是问他:“发什么呆呢?”

  小拾默默地闭合起自己张开的嘴巴,眨了眨眼正经的回答道:“虽然不明白掌柜你们在说什么,但我感觉这对话好像挺厉害的样子。”其他三个伙计赞同的点头。

  掌柜听了小拾的话,无奈笑道:“你们啊~”被这么一逗,倒也没了那烦躁的情绪。一旁的青年摸了摸自己的扁肚子,砸吧砸吧嘴,觉得又饿了的感觉,这有点不妙,因为他一旦感觉到饿,就会胡乱吃东西,而且不论他吞进肚子里的是人还是死物。

  小拾感觉到有一道视线一直集中在他自己身上,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之手臂是生起了鸡皮疙瘩,有点不祥的预感。掌柜问他今晚吃什么,小拾回答:“还能吃什么,吃您最喜欢的肉呗。”

  说话间,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身后头顶上莫名闪现出了一个大嘴,陆玖惊呆了的指着小拾结巴的出声:“小小小拾哥。”

  月柒也被惊住了,大喊一声:“小拾,危险!”

  小拾虽一头雾水,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迅速的转身,抬头,只见其血盆大口张开,有涎水滴落到他头发上,一股恶臭味弥漫,萦绕鼻尖,味道真是令人作呕。

  大嘴的獠牙尖锐,而且,他和那牙齿的距离非常之近,细看之下,他觉得,那尖头仿佛只要稍稍一刺进他血肉里就能将他整个人咬开一样,一瞬间,这种危险临近的感觉。如此的威胁之物,竟如此真实,如此突如其来的显现在他面前。

  凌壹反应过来后,离小拾最近的他迅速拉起小拾的手便要逃离大嘴张开的范围之外。月柒和陆玖两人也赶紧上前,抽空往旁望一眼,刚刚那青年此时竟然消失无影,那么,是不是代表着这血盆大口便是青年的?

  酷匠网永^Z久免费看小》Q说》

  他们无暇多想,因为血盆大口一吸。

  极强大的吸力使他们四个人竟像刚才在厨房里被青年吸进肚子里的食物那样,被旋风席卷着送进了那血盆大口里。

  青年现出身影,他啊呜一口,把四个人给吞了进去。

  他们,被吃了。这真是一个可悲的事实。

  而掌柜的则表现淡定的扶额说道:“你乱吃什么!”

  青年砸吧砸吧嘴说道:“正因为给阿邪你面子,我才不细嚼慢咽的吃他们,要换做平时,他们已经成我嘴里的肉泥了呢。”

  这个青年真心是凶残。

  掌柜的表示:我竟然无言以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