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的繁琐事情由香尔负责收场,伙计们将出生不久的青悠小白狐带回去了当铺里。

  回来后,掌柜的一见这小狐,立即挑眉哟呵一声道:“天降个龙蛋还不够,这又是打哪来的九尾狐呀?”

  刚踏进门内不久的小拾摸了摸小狐的小脑袋回答他:“掌柜的,换了个模样您就认不出来了么,它是青悠啊。”

  随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说了出来。

  “哦,这样啊。”掌柜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末了又提醒小拾道:“别总顾着青悠啊,你们家掌柜我还饿着呢!别忘了先去厨房整一盘红烧肉,一盘酱卤肉哦。”说完,跳下柜台跟着一起摸摸小脑袋玩儿。

  “这还没到饭点呢掌柜。”而且光吃肉不吃饭的,这红烧和酱卤的口味重,也不嫌齁着。更何况掌柜修为强大,难道还会饿吗?小拾一直很怀疑掌柜总说饿饿饿的到底是真是假。

  说话间,将特别粘人特别爱在他怀里待着的青悠抱给陆玖,凌壹,月柒,陆玖他们三人回来后第一时间便是去给青悠搭了个窝先。如今青悠在陆玖手上,他们又去挤了羊奶给来它喝,细心的照料着还处在浑浑噩噩状态当中的这只小幼狐。

  8酷r匠N网永}久'免d费√看2小sC说

  看着青悠,小拾总觉得自己好像还忘记了什么的样子,是什么呢?

  是了!

  他下意识地拍大腿,做恍然大悟状。

  这不提不要紧,一提他就觉得十分可惜了。却原来他忘记问青悠它母亲了,想问她究竟是谁将青悠的魂魄塞进他身体里做伴生魂的?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到底其中意义何在?他百思不得其解。

  身旁,掌柜在好奇心旺盛的戳戳熟睡的小狐,小拾望着他想了想,还是把要说的话给憋回了肚子里,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这个疑问便暂且放下了。

  几天后。

  小拾和凌壹两人一起出去扛了在木匠那里订做好的属于青悠的一张小木床回来。

  半路,一个青年突然的倒在了他们面前,小拾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凌壹也下意识的做出防守的动作,结果没人扛的小木床咣当一下,一下子便砸在青年的背上。

  那木床虽说不大,可重量却是足足的,这一砸不砸得人嗷嗷大叫重伤才怪,可是倒在地上的青年却愣是连丁点声音都没发出的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小拾见了,暗暗心惊,心想:糟!闯祸了!砸伤人了可咋办?赶紧和凌壹齐齐蹲下,又小心翼翼的推推那个趴倒在地上的看似弱不禁风的青年。

  连声问候道:“这位大哥?这位兄台?你没事吧?”一边又跟凌壹说道:“凌壹,我们是扛他去看大夫还是让大夫来看他呀?”

  凌壹点点头:“我去。”意思是他去找大夫来,因为这种情况不好轻举妄动。

  孰料他人刚站起来,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上的部位。凌壹低头,小拾随着凌壹的视线望去,发现是那晕倒在地的青年抓住了凌壹的脚,一个眨眼的功夫,青年的另一只手又抓了小拾的脚。

  这······什么情况?他没晕?

  趴着的青年抓着两人的各一只脚,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没事,请问,能给我点吃的么?”

  小拾,凌壹:“······”

  被厚重的木床砸中了居然还没事么!等等,重点不是应该是被木床砸中后感觉痛不痛么,怎么先讨起吃的来了?!难道食物还能比自己的身体重要吗?

  小拾气愤道:“这位大哥,你被床砸中了都快压扁了还说没事?”

  “真的没事儿。”青年慢吞吞的说着,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眼神淡漠的望了望小拾,又看了看凌壹,拍拍自己的胸膛语气平铺直叙的:“比起这没什么重量的木床,还是肚中没有食物的空腹感给我的威胁比较大,你们砸了我,我不怪你们,但前提是你们得给我食物吃。”

  小拾“额······”了一声,与凌壹互相对视一眼,内心里皆觉得这青年有点奇怪。

  见他们两个人犹豫,青年又用稍不耐烦的语气说:“不给我食物吃,我就只能吃了你们,两种选择。”

  简直莫名其妙。小拾立马决定将这青年带回当铺里交由掌柜收拾,主要是觉得凭他们两个人可能都打不过这青年,嗯,直觉告诉他的。

  “好吧,我们给你食物吃,你跟我们来。”当下和凌壹又扛起了小木床,青年见下一顿饭终于有着落了,露出微微一笑,连带着走路也觉得有力气走了。

  嗯,他刚才之所以倒地是因为饿的没力气了才会这样子的。

  等回到了当铺里。

  掌柜的第一眼见到青年后,愣怔了几秒,随即下命令道:“小拾凌壹赶紧进来,关门别让他进来我们当铺里!!!会吃大亏的!!!”

  两个伙计一头雾水,第一次看见掌柜的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听话的赶紧进来,他们前脚刚踏过门槛,后脚便顺手把门带上。

  关好门,小拾目露疑惑迷茫之色:“掌柜的,这样把人关在外面···”好像有点不礼貌。所以为什么要关门啊?话还未完,掌柜的斥道:“懂什么!千万别让这货进来,要不然的话······”

  同样的,掌柜话还没完,半边门就被人拆开了。

  伙计俩呆愣脸。

  只见刚刚那青年一脸生无可恋死鱼眼的模样,徒手拆半边门,又掰成两半,一半手里抓着,一半放嘴里就着门角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

  ······什么鬼!门这是能吃的东西吗?

  第一次看见有人吃门呀!原来门是可以吃的吗?

  青年嚼吧嚼吧啃着他们当铺的半边大门,小拾看着则觉得,啊,喉咙感觉有点刺啊。木头材料做的门又不是什么能吃的食物,为什么这青年就能吃得如此之香呢?

  掌柜的扶额叹道:“要不然的话,这当铺内什么东西都能被他给吃光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