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的黎明,白雾笼罩,初升的朝阳躲在云翳下,天空显得格外阴冷。

  一座不大的砖瓦房里,伊天躺在由木板组成的床上,樱秋跪在坑坑洼洼的地面,趴在床头,微微律动着琼鼻。

  张国荣靠在门槛上,双眼布满血丝,眼眶附上一层黑眼圈,一看就是一夜未眠导致的结果。

  “爸,妈,不要。”伊天在床板上滚动几下,猛地坐直身子,额头沁出虚汗。

  “哥哥,你醒了。”樱秋揉搓着睡眼,想必也是被伊天刚才的一叫给吵醒了,她一边靠在床沿,用胳膊肘支撑,一边尝试伸直弯曲的双腿。

  啪嗒……可能是膝盖跪麻木了,樱秋费劲了全部的力气才勉强站起,但很快手部的力气不足以顶住整个身体的压力,一滑,她的脸部直接撞向深思的伊天。

  樱秋压在伊天的身上,四腿互相缠绵在一块,胸部的双峰也被挤成烧饼,并且,他们唇唇相印,樱秋的几根发丝如瀑布般的自然下垂,撩动着伊天的眉目与鼻尖。

  张国荣识趣的背过身,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张国荣一步一步朝着门外走去,“对了,还没买早餐呢?大哥,我去买点包子,三十分钟够吗?”

  伊天赶紧的推开樱秋,什么叫三十分钟够吗?这不应该是我问的吗?况且,这里是哪里伊天也不晓得,张国荣要是跑了,可就真把事情给耽搁了。

  “等等,国荣。”伊天伸手示意张国荣站住,“超哥的尸体你处理了没有?”

  “呃……”张国荣足足抓了十把头发,“那个……我……好像……忘了……金叔他们……应该……会处理……吧……”张国荣不确定的说道,沉着眸子,时刻等待着伊天的责骂与惩罚。

  “呼……”伊天重重的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伊天庆幸的自言自语。

  “大哥,我知道我忘了是我的错,但当时是金叔硬要我背你走的,我也不好拒绝不是?你这样说还好还好的,倒不如责备我几句,这样我的心才舒坦些。”

  “小荣,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不要带有负罪感,我还得好好感谢你呢?多亏你没有处理超哥的尸体。”

  “纳尼?什么意思?”张国荣头上浮现朦胧的雾水,他有点搞不清状况了,难道伊天不想处理超哥的尸体吗?那样不就很容易被人发现吗?

  “金叔和靓姨一定会抓紧时间去处理那群亡命徒,那他们也不会有精力去处理超哥的尸体,那么,我还有机会。”伊天披上一件外套,抱起樱秋,急匆匆的下床“小荣,走,陪我去警察局,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另外一边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十多层高楼,一间奢华的办公室,绿色的植物摆在阳台,琳琅满目的古董摆在书架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牵着十五岁左右的萝莉进来了。

  “叔?为什么?”满是璀璨光滑的瓷砖,闪耀着晶莹的光芒,头顶的白炽灯来回摆动,熙儿倒在铺在瓷砖上的灰色地毯上,她到现在也不相信自己父亲死亡的讯息,还是被自己最信赖的叔叔之一给杀死的。

  “小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天经地义的定律,只要超哥一死,他垄断的房地产行业,还有一些国家级的集团才会由你来继承。”到了这时候,小顽也不再掩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我很早就对总裁的职业虎视眈眈了,但集团明文规定,正常情况下,都有老总的子嗣来继承,除非老总亲自退位,允诺传位给别人。”

  “超哥都快奔五十的人了,丝毫没有隐退的念想,而且集团很多时候的盈利大大缩水,我不想我一手经营的集团陷入瓶颈,我要带领集团走向更高的巅峰。”

  小顽对着周围的一切指手画脚,“超哥已经不行,但他又不肯隐退,没办法,我只能将他杀了,不对,是用你父亲的命来换取你的命,要杀你父亲的人是伊天,动手的是我罢了。”

  “接下去,小姐,你只要好好听我的吩咐,做好老总的职位便可。过不了多久,集团里的元老就会知道超哥死亡的消息,到时他们一定会推选新一任的总裁,我会在背后帮你的。”

  小顽不停的踱步,背着手,似乎在感受到老板的滋味,最后,他坐在真皮的沙皮椅上,翘着二郎腿,晃动着转椅,“两年多了,终于坐上这个位置了,啊哈哈……

  T√酷●匠网x:永久免费看‘小fs说

  “叔,哦,不对,你已经不再是我至亲的叔。”熙儿坚强的站起,咆哮的声音响彻这个房间,幸好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你就是一个畜生,我爸待你如兄弟,你却背地里搞小动作,我真是瞎了眼,简直是认贼作叔,你他妈连畜生都不如。”

  “我跟你拼了。”熙儿挥动粉拳,一拳一拳砸在小顽的胸膛上,眼泪哗哗的下落,“狗日的畜生,你还我父亲命来,还回来……啊……”

  到了后面,熙儿连挥动拳头的力气都没了,蜷曲着双腿,双手环绕着膝盖,将头埋于臂弯下,泣不成声,嘴里还乱糟糟的叨扰着,“畜生……爸……还回来……呜……”

  承受了几十拳,虽然软趴趴的毫无力气,但是顽哥心底也是非常疼痛的,毕竟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集团在你父亲,只会没落。”小顽仿佛在慰藉自己的灵魂,拍了拍熙儿,“集团唯有在我手中,方能发扬光大,只有我,才能引领集团走向国际顶端。”

  “你杀了我吧……”熙儿抽泣不已,极力控制着悲伤,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加上父亲的死去,她真的是不想活了,“叔,算我恳求你了,你杀了我吧……让我和我爸团聚吧……”熙儿挪动着膝盖,抱着小顽的大腿,祈求道。

  “你不能死。集团的总裁只有你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当上,而我不行,他们服你的几率远远大于我,因此,你不能死。”小顽心如刀绞的扶起熙儿,虽然那样做确实有些不人道,但成大事者往往不拘小节。

  “熙儿,你的母亲在我手上,如果你想让她饱受折磨,孤独终老,你可以试试不听我的命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