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叔脸上写满了坚决,靓姨亦是如此,两人浑身散发着去意已决的神色。

  伊天断定,他们想用自己的生命桥梁给伊天搭路,伊天才刚认他们做为亲人,不想还没感受到亲人的温度便消散,于是伊天慌了,“爸妈,不要,孩儿能解决这些麻烦,你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安享晚年。”

  “不行!”金叔果断的拒绝道,颇为不悦道,“小天,你也见识过顽哥的实力了,那群亡命徒可和顽哥不在一个档次,他们可比顽哥厉害得多了,而且凶狠无人性,就连我们去也只会是九死一生,更何况是你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让你们去死咯?”伊天的倔脾气也是上来了,“我今天才刚认的父母,我他妈还没好好感受父爱和母爱呢?难道就要阴阳两隔了?我做不到。”

  伊天怒叱着双眸,血丝一层一层的覆盖了眼珠,连话都嘶吼的有些喑哑了。

  “我们死了总比你死了好吧?我们是不折不扣的杀手,迟早要下十八层地狱了,与其让我们生老病死,还不如替儿子扫除障碍而死呢?”

  “我说了,我有办法解决,我不要我的父母白白牺牲。”

  “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金叔冷笑不已,“他们是亡命徒,没有亲人,不把自己的命当命,顽哥是因为惧怕死亡,才没有和你撕破脸皮,但那群亡命徒不同,他们跟教徒一样被洗脑,一生追随着超哥,既然超哥死了,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出凶手,同归于尽。”

  “反正我也办法就是啦。”

  “好,那你说说看,你的办法是什么?只要你的办法能让我们信服,我立刻退出。”

  “我……”伊天欲言又止,他确实有办法,只要乾琅重新寄宿到他的心脏,饶是再强的亡命徒,终究也只是人类,虐他们动动手指就可以,但是伊天不能说。

  “看吧,小天。”金叔两手一摊,仿佛早已猜透了伊天,“我知道你肯定会有办法,你有脑子,但你的办法肯定属于铤而走险的那种,会有很大的危险和失败率,所以你才不肯说出来。”金叔完全捏死伊天的心思说道。

  伊天紧紧咬着下唇,突然发觉自己好没用,连自己的父母都守护不了,居然要他们为他去死,伊天抬起手掌,“啪”的几下扇在脸上,火辣辣的疼,“乾琅,你到底在哪?”

  失去乾琅的伊天,如同拔掉獠牙的吸血鬼,再也没有往昔统筹帷幄的风光,伊天原以为没有乾琅,在人类当中,以他的智慧和进化了的身体,还不是随随便便的占领头筹?

  但他错了,错得非常非常离谱。

  就在伊天自责不已的期间,靓姨拿着一块抹布从伊天的背后捂住他的口鼻,伊天挣扎了几下,便浑身无力,瘫软下去。

  伊天心底“咯噔”一下,知道什么都晚了,金叔为了制止伊天,连蒙汗药都用上了。

  “孩子,我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别怪我们。”金叔走了过来,诀别的说道。

  伊天蠕动着嘴唇,瞳孔满满的反抗,想支撑起颓废的身躯,却因四肢无力,宛如一条哈巴狗趴着,困意涌上心头,眼皮再也扛不住,闭了上去……

  金叔拨打了张国荣的电话,让他把伊天背走,樱秋也被靓姨说了一大推道理,让她不要乱说话,张国荣也不晓得伊天是被迷倒的,只知道伊天和金叔他们关系不赖,因此金叔说什么他便信什么?

  张国荣背着伊天,小樱跟在后面,神色纠结,缓缓的消失在这夜色中。

  “老公,他怎么办?”望着自己孩子的远处,靓姨忍者哀伤,指着桌上的郝超说道。

  酷匠¤I网首e发yb

  “不用管他,我们必须赶快行动,在那群亡命徒没反应过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寂寥的大地,呼啸的北风掠过,郝超依然倒在桌上,地上一片殷红,煤炭还在烤着肉串,烟气弥绕,香气扑鼻,一位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男子,站在碳烤炉旁,手上拿着一片纸盒,徐徐扇着肉串。

  不一会儿,肉串烤熟了,男子拿着肉串,凃了点酱料,缓缓向郝超走去。

  “行了,别装死了,他们都走了。”男子踹了郝超几脚,随即,不管郝超,径直的走到椅子旁,摘下黑色三角形口罩,咬着多汁的肉串,吃的别提多滋味了。

  郝超“吱地”一下,恰如一只老鼠窜了起来,他扯出装在衣服里面的好几袋血袋,钢板随之“落地,奇怪的是,钢板落地居然没有声音。

  郝超两眼发光,一把夺来男子手上的肉串,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喂,那边材料多得是,干嘛抢我的。”男子尤为不爽道。

  “我乐意。”郝超昂起头,嘴巴吃的油腻腻的。

  “得!”男子懒得与他废话,起身走到碳烤炉旁,继续烤起肉串。

  “嘿!”郝超不知何时走到男子身后,吓了男子一跳,“肉串不要烤太熟,七分火候就够了,像你刚才烤的,太熟了反而不好吃。”郝超在边上指指点点着。

  “能不能别叽叽歪歪的?我烤着又不是给你吃的?”男子强忍着怒火,有条不紊的拿着刷子在肉串上刷着。

  “呐呐,你油放太多了,应该要这样刷。”郝超伸手去夺刷子。

  男子见机一闪,两个人争夺起来,然后,高温烧过的油飞溅起来,溅到男子的皮手套上。

  男子拔下黑色的皮手套,手背上起了大大的水泡,正好与他手背上栩栩如生的黑色蝴蝶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也是忍无可忍了,掏出折叠刀,抵在郝超的脖颈,“你再瞎嚷嚷我弄死你。”

  郝超倒也无所畏惧,“你要是想杀我,就不会救我了,也不会提前告诉我小顽会杀我。”提到小顽的时候,郝超的语调明显变味。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呐?当初要不是我让你在胸口放点软化的钢板和血袋,你早死了,你当时还不肯呢?”男子收起折叠刀,他也是对郝超无可奈何,因为郝超抓准了他。

  “那我还真得谢谢你呢?不过,你一天到晚带着黑色的圆帽,褐色的墨镜,围着口罩,还穿着立领风衣,就连手和脚都被包裹的那么严实,你不热吗?”

  “你管得着吗?”男子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跳过这个茬问道,“不聊这个了。话说你这样陷害你的女儿,真得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