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道后面的时候,金叔的情绪变得尤为激动,双眸怒嗔,面目狰狞,这段回忆,对他来讲,简直就是噩梦。

  “他找了十多个人轮了小靓,你不知道当时我的感受,我他妈都要崩溃了,我那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真的,之后超哥过来拍了拍我的脸蛋,语气那叫一个不屑,他说这只是个开始,他要让我经历更多的绝望,他要让我生不如死。我那时恳求他,让他杀了我,一切与小靓无关,但又有何用?他开始变本加厉的残害我们。”

  “是,我们承认,我们杀了他的妻子,但他该报复的也都报复了,我们的孩子没了,生活也遭受迫害,钱都被他掠夺光了,他还没玩没了的霍霍我们。我那时也是受够,实行了第二次刺杀,真的,当时就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估计也是因为那次,他收敛了许多,躲在幕后,找人来霍霍我们。”

  “那时我们也觉得,只要超哥霍霍的不算过分,我们也都忍了,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所以说,你杀了超哥,所说解救了我们,却把你卷入这场灾难中,真的,你没有和那群亡命徒打过交道,你不知道他们的残忍也是情有可原,但我和他们交过手,他们冷酷无情,下手狠绝、果断,就一杀人机器。”

  “我害怕他们将目光放在你的身上,因此我才让你走的越远越好,是我把你拉入这场风波,是我的错,我正式向你道歉,我还是希望你走的越远越好,我尽可能帮你拖住那群亡命徒。”

  听完了金叔的故事,伊天气的浑身发抖,金叔他们确实有错在先,但郝超也不能那样子啊?弄死了金叔的孩子不说,光是那畜生的行为最不能让人忍受,十多个人,轮一个女的,真亏超哥下得了手。

  伊天望了靓姨一眼,觉得自己杀对人了,像超哥这样的人渣,死不足惜。

  “叔,你是不是怕了?”伊天收回目光,一瞬间,他想通了许多。

  R酷0匠;z网◇)首L‘发/

  “我可是杀手,杀人不眨眼的。我怎么可能会怕?”金叔闪躲着眼珠,不敢正视伊天。

  伊天在气势上咄咄逼人,“你不是怕,你是对超哥这个对手的恐惧,超哥杀了你的孩子,可以说是断了你的种,所以你怯懦了,跟我说靓姨没了生育能力,实际上是你不敢生了吧?你怕超哥继续祸害你的孩子,因此你才甘愿忍受超哥的欺负。”

  伊天说着说着,将一切疑点都理清了,“叔,你还是个男人吗?你们是杀手啊,血腥的獠牙呢?其实,在超哥进入医院威胁你的时候,你的热血就已经浇灭了,你任由超哥的恐吓,不敢动手,哪怕是同归于尽也不敢?不要说你打不过超哥,要知道你们是杀手,曾经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杀手。”

  “只要你们有心,就算杀不了超哥,也能让他难受一阵子,可你们并没有那么做。或许,真的如你所说,人老了,再也没有年轻时的那股不怕死的劲,你就一懦夫,窝囊废。”

  金叔也不恼怒,不经意间多看了伊天几眼,果然,这个孩子脑子就是灵活,于是他也不再隐瞒,“没错,我是个十足的废物,我连我的妻子都保护不了。”

  金叔自暴自弃的吼着,“超哥杀了我的孩子,我还能怎么做?跟他同归于尽吗?要是肯做的话,我们早就做了,我们不过想在晚年图个安稳,我们已经四十多了,四十多了……”

  伊天沉着眸子,原来金叔已经四十多了,估摸着他都过了年轻的冲动了,人真是越活越倒退呢?

  “叔,不,爸。”伊天亲昵的叫了一声,“现在超哥已经被我杀了,他手下的亡命徒我也会想办法解决,爸,你和妈一起换个地方生存吧!希望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金叔瞠目结舌的怔在一旁,不晓得该说些什么,“你……你……刚才……喊我……什么……”

  “我说,爸,妈,你们换个地方安心的生活吧,做儿子的,是你们永远坚强的后盾。”伊天发自内心的吼着。

  “儿子,哈哈……我有孩子呐……”金叔颤抖着双手,去摸伊天的额头,眼泪哗哗的落下,没人能体会到他的喜悦,“能再喊我一声嘛?”

  “爸……爸……爸……”伊天的声音层层升高,他早就想把金叔和靓姨当作他的父母了,随即,伊天跪下,重重的磕头。

  靓姨也是听到了伊天的嘶吼,还以为出事了呢?忙不迭的领着樱秋跑了过来。

  “老公,怎么了?”靓姨凌乱的发丝随风摇曳着,绽放的梨涡让人看不出她以前经历了那么惨不忍睹的过去,现在的她,笑的很美很甜。

  樱秋脱离靓姨的手心,看来她们相处的很融洽,然后樱秋扑倒伊天的怀中,尽情的撒娇,“哥哥……哥哥……”

  金叔也像个疯子般搂着靓姨卿卿我我,“媳妇……我们有孩子了,耶……”金叔抱着靓姨原地转圈,很是喜庆。

  “你在说什么?”靓姨一脸的茫然,显然搞不清状况,“什么孩子?你到底兴奋个什么劲?”

  “伊天呐……伊天呐……他……他……”金叔兴奋的口齿不清道,“他愿意当我们我们的孩子啦……我们终于有孩子啦……”

  “什么?”听到这则消息,靓姨脑袋爆炸了几秒,结巴着,“小天……小天……愿意认我们做父母了?”靓姨语气充满了不信。

  金叔重重的点点头,他们彻底的沦为疯子,拥抱在一起,尽情的嘶吼,扭动着身躯,“耶耶……欧耶……”没人能感受失去孩子的父母的疼痛,更没人能感受到他们不能生孩子的苦痛,如今,他们有了个孩子,怎能不激动?

  “还有我呢?”樱秋站了出来,剁着脚丫,颇为不满道。

  “是是是,还有我们的女儿。”靓姨慈祥的摸了摸樱秋的长发,心中压抑了一年多的梦想,今天终于实现了。

  金叔和靓姨相互商量着,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金叔的笑容有所收敛,严肃的说着,“伊天,谢谢你,还有樱秋,谢谢你们。”金叔牵着靓姨,十指相扣,十分恩爱,冲着伊天和樱秋深深的鞠躬,搞得伊天都不好意思了。

  “小天,我们的孩子。”金叔和靓姨相互对望一眼,随后金叔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伊天,“谢谢你,让我们重拾了不服输、不怕死的心劲,谢谢!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们商量好了,超哥的余孽,我们会替孩子们扫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