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的泪花无情的蔓延在樱秋的眼帘,她呜咽着,“哥哥,原谅我……”

  纳尼?伊天蒙了,这是闹哪样?按照剧情发展,不该是伊天向樱秋道歉,怎么主次人物颠倒了?

  “秋儿,不是,是我错了,我当时有事情要处理,对你说了过分的话,对不起。”即使伊天不记得他说过什么伤人心的话,但作为大度的男主,伊天要慷慨的揽下一切责任。

  “是妹妹错了,妹妹不该任性,不该打扰哥哥;不该耍脾气,不该掐哥哥,对不起。”樱秋噙满泪水,一脸的歉意,“哥哥,疼吗?”

  “没事,一点都不疼。”伊天摇了摇头,就这么掐一下就疼了?以为他是豆腐做的吗?不管是被子弹打,还是不打麻药取子弹的时候,他有吭过一声吗?

  主要还是樱秋太小题大做了。

  “没事就好。”樱秋拭去眼角的眼泪,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重归于好了。

  伊天注视着樱秋,脑海闪过许多的问题,很多的猜测梗在嘴边,却又深深的咽了回去,轻声的说,“秋儿。”

  “啊咧?哥哥,怎么了?”

  “没……没什么……”伊天断断续续的说道,“秋儿,我会好好待你的。”

  樱秋重重的点了点头,“恩”。她绽放的笑靥很是温馨,“最喜欢哥哥啦。”

  伊天扯了扯嘴角,希望他的一切猜疑都是虚有的吧。

  樱秋踮起脚尖,朝着伊天的脸颊么了一口,“哥哥,我去吃肉串了,不打扰你了。”樱秋原地转了一圈,飞扬的裙角如同飘落的雪花。

  “去吧。”伊天捂着湿润的脸颊,神情呆滞,他真的好想时间定格在那一画面。

  夜空的腥红色缓缓褪去,漆黑而又明亮的黄色星星隐约透了出来,皎洁的月光,白茫茫的铺撒在地面上,给这份寂寥的大地增添几分幽密。

  “小天,为什么?”金叔与伊天面对面的坐着,靓姨去清理一些类似竹签的垃圾,顺便和可爱的樱秋交流一下感情。

  金叔面部痉挛扭曲,还没从震撼中缓过来,“你他妈是不是傻啊?超哥是什么人?他跟你无冤无仇的,你是不是想死呐?”

  “人又不是我杀的。”

  “是,人确实不是你杀的,但你以为你这种雕虫小技,他身后的人会识别不了,到时候他派人追杀你,你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伊天原本怡然自得的心境一瞬间变得恐慌起来,他倒不是害怕郝超身后的人的报复,一群人类而已,他是抓住了金叔的目的,貌似他介入了金叔的游戏。

  “金叔,我是不是打搅了你的生活?”伊天尴尬的扣了扣头皮,金叔替他取子弹的时候所说的话,伊天就觉得有点奇怪,只是当时没想太多。

  “小天呐。”金叔慈祥的笑着,顿时又变得异常和蔼,“我知道你是为了替叔叔打抱不平,但是你不了解背后的真相,你这样显而易见的借刀杀人,只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孩子,快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我会竭力拦住那些亡命徒的,之后的路,只能看你自己了。”

  “叔,我是不会走的。”伊天坚持的说道,一年前,伊天刚到这个烧烤摊,当时金叔和靓姨生意还没现在那么火爆。

  伊天那时跌入人生谷底,总之那时霉运当头,事事不如意,于是他就出来散散心,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烧烤摊,吃了几根肉串,觉得味道不错,就经常来这吃了。

  久而久之,伊天就成了这里的常客,加上金叔和靓姨没有孩子,生意又那么冷清,所以对伊天这位顾客格外照顾。

  随着岁月的流淌,金叔和靓姨的生意越做越好,顾客也基本知道了这里的烧烤摊,他们每天的净收入能允许他们填饱肚子。

  当金叔和靓姨赚了些小钱,有些人就开始眼红,某天,伊天吃完了肉串要走的时候,一群染着五颜六色的底层混混前来收地租费,保护费什么的,反正就是要一大堆钱,金叔当时不肯上缴,混混就来搞破坏,不让金叔他们做生意,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金叔只能给钱。

  起先,收的不多,金叔还能承受,后来,那些混混见金叔好欺负,收的份额多了,间隔的时间也短了,几乎每天都要来收一次。

  金叔一开始有积蓄,勉强能给,但是生意不好的时候,那就没钱了,一旦金叔不给钱,混混就开始打砸,驱赶客人,对金叔和靓姨拳打脚踢。

  恰恰伊天准备来这吃肉串,看到这一幕,顿时怒火中烧,并且先前混混经常制造麻烦,伊天全都看在心里,只是当时金叔没说什么,混混们也做的不是太畜生。

  可是,今天混混们动手了,打了视伊天如子女的父母,因此,这一导火索立刻点燃伊天的热血。

  伊天嘶吼着,奋不顾身的冲入战火中,结果可想而知,他一个瘦不拉几的人类,只有被吊打的份,那些混混狠狠的对伊天下手,金叔为了救伊天,不惜花费更多的钱财和肉体上的凌迟。

  事后,伊天厌恶自己的懦弱,下定决心要变强,不停的搜集的那些混混的资料,思考着如何复仇?

  偶尔的一次机会,伊天听到那些混混是受人所托,而那个人就是郝超,他故意刁难着金叔,听到这一消息,伊天一气之下,买了一把匕首,找到了郝超的住所,可惜,他连郝超的面都没碰着,就被郝超的一群小弟揍的半死,然后被抓去献给郝超。

  郝超看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要杀他,当即决定杀了伊天以绝后患,如果不是小顽的制止,伊天那时就要和世界说拜拜了。

  从鬼门圈走了一遭,伊天认识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他很弱,弱爆了,因此,他不能再冲动的去找郝超报仇。

  :酷《匠g网永久◇免y费看zw小eV说◎q

  没办法正面攻击,伊天遂转变了计划,从郝超的亲人入手,也是那个时候,乾琅寄生到他的心脏,乾琅成为伊天的有力助力。

  待到时机成熟,伊天想要杀郝超的时候,郝超居然凭空消失了,任凭伊天怎么找也找不到,况且当时伊天要和幽灵战斗,也没太多的功夫花在找郝超上,所以,杀郝超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倘若不是今天晚上见到妇女牵着一个小萝莉的手,而那小萝莉正是郝超的女儿,伊天也就不会设计杀郝超了。

  “唉!你这是何苦呢?”金叔靠在椅背上,试图劝说伊天,“超哥手下有许多的亡命徒,他们都誓死效忠超哥,要是让他们知道超哥死了,而让他们知道超哥的死的主谋是你的话,你的命就搁这了。”

  “我不怕。小顽作为超哥信任的下属都敢背叛,我又担心什么?”伊天斗志高昂的说着,这份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妄态度让金叔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叔,你们为什么选择苟且偷生?是时候把一切都告诉我了,起码让我帮你们帮的心安理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