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笔?”伊天拿着这支平凡的钢笔,仔仔细细的打量一番,确实看不出异常,“顽哥,你逗我玩吧?这不就一支普普通通的钢笔,怎么?这就是你跟我谈判的资本?想用这支钢笔换熙儿,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你再仔细观察一下便知。”小顽坐了下来,开了瓶啤酒,一手拿着几根肉串,一手握住瓶口,边吃边喝,大大咧咧的,很是享受。

  超哥闷闷不乐走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听不懂伊天和小顽的交谈了,往小顽身边一坐,同样开吃开喝,“小顽,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怎么越听越迷糊?伊天抓我女儿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嘘!”小顽将食指靠近嘴唇,“你看下去便会知晓,我们现在吃饱喝足即可。”

  “好吧。”超哥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思忖着,没人能看出他在想什么?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在确定着什么?随即,他紧绷的神色有了缓和,才又抬起头,淡然自若的吃着。

  伊天微微的皱起眉头,从外表开不出一样,遂用笔尖在手上画了几下,根本就写不出来字,紧随着,伊天又旋开笔盖,里面空荡荡的毫无墨水可言,伊天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顽哥,你这忒小气了吧?哪怕是送我钢笔,顺便也送我点墨水嘛,真是的。”伊天不悦的说道。

  “那我给你变个魔术吧。”小顽接过伊天递来的钢笔,装模作样的摆了几个pose,随即,他两手合在一起,那支钢笔,则藏在他的手心,然后打开双手,“当当当……”

  伊天像是看小丑表演一般,特别的无聊,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直到小顽摊开手掌的时候,伊天和超哥把脸凑了过去。

  还以为能变朵话出来呢?结果还是一支一模一样的钢笔,啥变化也没有啊?

  “你能告诉我,这魔术的亮点在哪吗?”伊天垂着眼眸,抑郁的说道。

  “你看下去就知道。”小顽卖了个关子,“妈咪妈咪哄。”

  切,这咒语我也会,而且,这么幼稚的游戏,你还真好意思拿出来,伊天不得不佩服小顽一颗“童心未泯”的童心。

  不过,奇迹还真就发生了。

  钢笔的中间恍若被按了个弹簧,一个银光闪闪的刀片弹了出来,这刀片看着就犀利,仿佛能削断钢铁。

  “死吧。”小顽攥紧钢笔,猛地的出手,刀片直接朝着伊天的眼眶刺去,近在咫尺的距离,伊天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小顽面目狰狞,完全是下死手的神态,眼瞅着刀片快要刺到伊天的眼珠了,但是伊天没有丝毫的畏怯,连避闪的动作都没有产生,伊天相信,他不会对自己下手。

  果然,刀片差伊天的眼珠不到一厘米的长度便转移方向,往上一带,削掉了伊天的几根眼睫毛,随即,刀片穿入了超哥的胸膛。

  噗……噗……噗……

  一下可能还杀不死超哥,小顽来回的抽取着刀片,直到超哥瞪大眼眸,瘫软在桌上,死的透透的。

  超哥怎么也没想到小顽会背叛他,超哥还以为小顽故意表演魔术,就是为了降低伊天的戒备心,而且还在那么近的距离,只要被这刀片刺中,必死无疑。

  殊不知,小顽那么做,是为了降低超哥的警惕心,然后再对他下手。

  超哥死去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手背画着黑色蝴蝶的瘦瘦人影对他说过的话,一瞬间,他明白了许多……

  鲜血浸染了超哥的衣服,渗透出来,眼睛张的大大的。

  小顽旋转着钢笔,替超哥盖上死不瞑目的眼睛,“超哥,对不起,这是救你女儿的唯一办法,你安息吧。”

  “桀桀桀~”伊天残忍的阴笑起来,朝天怒吼,“张国荣,带着熙儿出来吧。”

  没过一会儿,张国荣拉扯着不停反抗的熙儿出来,熙儿也是倔强,张国荣费了好大力气,愣是将熙儿拖拽出来。

  当熙儿看见父亲的尸体时,整个人如同遭受雷劈一般,瘫软于地,轻轻的啜泣,两肩抖动着。

  伊天走了过去,弯腰拔掉熙儿嘴中的抹布,伸手要解熙儿的粗绳时,熙儿一口照着伊天的胳膊咬了下来,那力道,就跟狼狗撕咬人肉一般,大量的血迹从伊天的胳膊处流了出来。

  熙儿愤怒的一塌糊涂,那凶狠的眼神,恨不得立刻吃了伊天。

  张国荣看到大哥被咬,当即就急眼了,上前一步,却被伊天另只手阻止了。

  伊天放任着熙儿撕咬,空余的那只手愣是解开了熙儿的粗绳。

  “你的父亲不是我杀的,你好好看看,座位坐着的人你认不认识。”

  就在伊天解开熙儿粗绳的一刹那,熙儿犹如丧失理智的疯狗,一口扯下伊天胳膊处的一块肉,然后,熙儿再次朝着伊天扑了过去,幸亏伊天出口及时,熙儿才停下了疯狂的举动。

  “叔,为什么?”熙儿红着眼,伊天的话给予她当头一棒,她做梦也想不到,父亲最信任的、对自己最好的顽叔,竟然杀了他的父亲,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小姐。”小顽轻轻的唤了一声,但他的语气中,再也没有以前的尊敬了。

  伊天垂着手臂,血肉模糊的胳膊,还在留着鲜血,张国荣站在一旁,目光死死凝视着死去的张国耀,一脸的哀伤,樱秋还在赌气,撅着嘴巴……

  金叔和靓姨还处于震撼中,他们终于反应过来,伊天的目的是为了杀超哥,但是,一切都晚了……

  看{正T/版n章D节GP上酷K0匠,网◎x

  “天哥,这支钢笔就是我跟你谈判的筹码,送给你了,权当给你的礼物,现在,我完成了你的要求,我可以带小姐走了吗?”小顽将钢笔的笔壳套上,从外表上看,它与普通钢笔无异,然而,又有谁能想到,这支钢笔,实际是杀人武器。

  话音刚落,小顽牵起麻木的熙儿,遭受了两次背叛,一个是从小待她如女儿的顽叔,一个是最近和她关系极好的李叔,都背叛了她,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萝莉,从来没受到这样的打击。

  熙儿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等等。”伊天抓住小顽的肩膀,“我说过,我要的,是你们的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