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杂碎的,你妈蛋的动我女儿试试?”超哥显然明白了伊天话中的言外之意,顿时火冒三丈,卡住伊天的下巴,徐徐用力,一副狗急跳墙的姿势。

  “顽哥,你看,某些人就算有利器也不知道使用,还敢跟野狼徒手相斗,你说他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伊天的喉咙被超哥粗壮的手掌掐的喘不过气来,脸上的筋脉随之拱起,他很是艰难却又非常鄙夷的说道。

  “你妈的就说一遍。”超哥被伊天几句话激的失去理智,朝天怒吼道,“老子告诉你,识相的,把我女儿还我,不然,我送你见阎王。”

  超哥的力气是真的重,伊天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呼吸停滞,翻着白眼。

  小顽也是知道超哥踏入了崩溃的边界,再纵容下去,伊天必死,不对,伊天不一定会死,但超哥的女儿必死无疑。

  于是,小顽费力的扒开超哥的臂膀,拉着他往后拽着。

  “小顽,跟拽着老子,今天说什么也要除掉这狗杂碎。”超哥疯狂的扭曲着身子,眼睛迸发出盎然的火焰。

  小顽一巴掌冲着超哥扇了过去,清脆的响声回荡在这个血红的夜晚,小顽扇的也够用力的,直接扇掉了超哥一颗门牙,超哥啐了口血水,捂着脸颊,满是疑惑的眼睛。

  “超哥,尼玛的是不是越活越老了?熙儿,你的女儿是伊天保命的底牌,他会舍得杀了熙儿,断绝他的后路吗?伊天故意将自己比喻成野狼,而我们是有利器的人类,熙儿则是那个手无寸铁的人。”

  “伊天称要狼人大战,不就是说他要杀了你的女儿吗?你觉得他为什么那么说?”

  小顽出现少有的愤怒,况且,他一个下属,竟然敢打他的大哥,“他捏死了你的性格,只要任何事情与你女儿挂钩,你的脑子就等于锈钝了一般,我很早就告诉过你,要好好克制自己的脾气,你不听,要是你刚才真的对伊天下死手,熙儿在暗处一定会被伊天的人给杀死?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超哥被小顽唾口大骂,他也不还嘴,只是静静的听着,怒火也随之熄灭。

  “伊天一开始就占据了上风,我拼死拼活的把你挣回主导地位,你妹的还出来捣乱,撇弃我们气势弱了一乘不说,你妈的还真的顺着伊天的圈套走,难道你看不出来,伊天是故意在激怒你吗?能不能长点脑子?”小顽使劲的戳着超哥的太阳穴,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伊天能杀光小姐的保镖,你觉得以你之力,真的能杀了他吗?”

  超哥像个孩子一样被小顽这一长辈指教着,他低着头,平复了躁动的心灵,仔细回想起来,还真的着了伊天的道,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也没了大哥的架子,“小顽,你一定要救回我的女儿啊……”超哥失声痛哭,可见他对女儿的重视度有多高?

  “超哥,你放心吧!伊天既然找我们,就没有想过杀了你的女儿,只要你接下去不要生气,我跟他谈判,小姐绝对会安然无恙的回到你的身边。”小顽向着超哥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伊天跪在地上,使劲的咳嗽着,啊,多么清晰的空气,能再呼吸到,突然发觉活着真好。

  “还喝吗?”伊天搬起半箱的啤酒,放在桌上,若有似无的笑着,不得不说,小顽灵活的思路丝毫不比伊天差。

  xo酷H匠A*网w首发

  小顽一只手搭在啤酒箱,一只手重新戴上墨镜,“等我们谈判再喝吧。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我们力所能及的,我们会尽力的满足你。”

  “好啊。”伊天两腿交叉,翘在桌上,痞子气十足,“我想要你们的命,你们给吗?”

  小顽走了过来,向着伊天眼睛凑近,即使他带着墨镜,伊天还是感受到了,墨镜下熠熠寒冰般的光芒,“我敢给,你敢拿吗?你说你将现场打扫的那么干净,是为了什么呢?”

  “我这是怕警察呗,毕竟我杀了那么多的军人。”

  “哦?军人?你在说笑吧。”小顽蠕动着干涸的嘴唇,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伊天的脸上如蜻蜓点水般的舔了一下,“你会看不出来?他们都是假借军人的名义干事,其实他们浑身上下也掩盖不了他们曾在战场上厮杀的气息,他们是雇佣兵,你将现场打扫的那么干净,不就是害怕我看出血腥的一幕,从而推断出你的杀人手法。”

  “但是你不知,我的鼻子比狗还敏锐,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味,在告诉我这些雇佣兵都是被单方面的杀戮,死的很惨很惨。”

  “呐呐,就算你猜对了,可这跟我敢不敢要你的命有何关系?”伊天抹去酒窝残留的湿润唾液,他顿时产生了一股兴趣。

  “没关系,纯粹是想说说而已,至于我怎么知道你不敢杀我,纯属猜的哪……”小顽耸耸肩,话里有话的说着。

  “好了,我认可你了。”伊天放下双腿,正襟危坐,“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回答对了,我便放了超哥的妹妹,如果你回答错了……”伊天特意顿了一下,邪恶的笑了笑,“我还是会放了熙儿。”

  “那我回不回答有什么区别?”小顽懵了一下,没明白伊天的意思。

  “嘛,听我说完了。这两种放的含义不同,前者是根据意图放她,后者是根据我的意图来放她。”伊天解释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表情变得非常端庄,“顽哥,我问你,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愿吧?”

  小顽点了点头,倒是旁边闷闷不乐的超哥一脸的糊涂。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意愿,那你们两个人单枪匹马的过来,不就怕我使诈,杀了你们吗?我能杀了那群训练有素的牛逼雇佣兵,你们两个人,肯定没时间在五分钟内召集人手,而且你们还去了医院,时间更是少了,那你们想怎么救熙儿?”

  “谈判。”小顽从口袋取出一支笔,“伊天,你无非是想知道我们的计划咯,可惜,我们没有计划,我们有的,就是和你谈判的资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