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再迟钝的人,也会发现伊天是个典型的萝莉控患者!

伊天久久凝视着墨绯澜,那用玉镌刻的紫眸,纯净的不带一丝杂志,脸孔显得有些粗大,却分外的妖娆!

“小澜,快动手!不用跟她客气!”墨芸兴高采烈的比划着,好像吃定伊天会输的样子!

伊天皱起眉毛,心想“墨芸悄悄的跟小澜说了几句话,小澜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尚且听墨芸的口气,小澜一个十二来岁的小萝莉,肯定打的过伊天,还是在墨芸看到伊天身手的情况下!

“看来得找机会套出她们的秘密!”相较于她们的秘密,伊天更想得到萌萌哒妹纸墨绯澜!

“姐!我……我不忍!墨绯澜纠结了好一阵,最后叹了口气,“姐姐,他那么耐看,我……我想跟他约会恋爱!”

墨绯澜是卯足了力气向伊天表白!

“纳尼?”伊天惊呆了,本来想故意惹墨绯澜讨厌,然后特意去讨好她,顺便占占便宜,让她既喜又忧,才会对伊天念念不忘,之后伊天使点小伎俩,彻底得到墨绯澜的心!

原本伊天是这样打算的,不过看墨芸信心百倍的气势,认为墨绯澜势在必得,要是伊天打赢了,不仅熄灭了墨芸的气势,还可以让墨绯澜对他刮目相看,从而喜欢上他!

然而,伊天从来没想过,会有萝莉看他顺眼而表白的!

墨芸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墨绯澜,莫非你要姐姐抢男人?”

墨绯澜吐了吐舌头,冲她姐姐做了个鬼脸,“哥哥说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两情相悦,你就不要横刀夺爱啦!”随即,墨绯澜抱着伊天的手臂,一脸的陶醉与享受。

“帅哥哥,我叫墨绯澜,你呢?”墨绯澜笑呵呵的问道。

“伊天!”伊天刮了墨绯澜的鼻子一下,开心的答道。

“小澜,我们姐妹情同手足,团结一心,却因一个男人,自相残杀。”墨芸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伤心态,“小澜,以前我什么都让着你,要什么东西我都尽力帮你拿来,今天,为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断了我们姐妹情谊,值得吗?”

墨芸这感情戏码用的好,一般人听了都会感动的恸哭!

“我才不管呢?我要把握自己的幸福!”墨绯澜攥紧伊天的手掌,誓死不屈的说。

“好!既然你无情,休怪我无义!”墨芸痛心疾首,她好言相劝,希望她的妹妹能回头是岸!

“好了!容我问掌柜的一个问题!你们听后爱咋滴就咋滴!是骂是打我都无妨!现在,请你们安静!”墨芸和墨绯澜反目成仇,伊天也不愿做个和事佬,去解决她们彼此的纠纷,但怎么说她们也是因为伊天而争吵,甚至要大打出手,作为当事人,伊天撒手不管太不人道了!

伊天出面,一个顶俩,墨芸和墨绯澜也不闹了,王叔站了出来,问,“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其实是这样的!我看刚才那个小白脸,是墨绯澜姐姐的追求者,但是墨绯澜姐姐根本不喜欢那个小白脸,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你是这的掌柜的,你肯定不知道小白脸和墨绯澜姐姐的关系,要么你也不会带小白脸过来了!那么,你带小白脸过来的原因是什么?”

“哦!我跟你说,你口中的小白脸姓颜,名晓白,是个花花公子,家里有权有势,我带他,是因为我们这里缺个男演员,当时他毛遂自荐,我就想带他来试试看!”王叔如实的回复道。

“嗯!谢谢!”伊天点点头,微笑着致谢,然后对墨芸说,“墨小姐,你错把我当成掌柜找来的男演员,我给你个机会,让我喜欢上你!时间就定在你们要演戏的那几天,怎样?”

“一言为定!”墨芸爽快的答应下来,“不过颜晓白家财万贯,又很小心眼,你万事小心!一定要小心哟……处理不了找我,我的电话是……”

墨芸千叮咛万嘱咐,伊天一点也不感冒,这话要是从墨绯澜的口中说,伊天必定欣然接受!

“不用了!一个小白脸都搞不定!我还怎么保护墨绯澜妹妹?”伊天摆摆手,不耐烦的说。

“好吧!”墨芸神色闪过一丝失落,但她很快振作起来,她坚信,只要她肯努力,伊天一定会被她的行为感动,“那你一定要小心!我等你!”

伊天同墨绯澜告了别,一手一坛百花蜜,出了失恋客栈,却迷茫了!

伊天留给贾铭的纸条里写着除非李思影能原谅他,否则他坚决不回去!

可是,警察局不能回的话,伊天还有何去处?

租的房子?伊天在那里只能感受到孤寂和苦楚,他不想回去!

“伊天,你真的不想找回殷殷了吗?你就不害怕她出事?”乾琅看着百无聊赖的伊天,喝着闷酒闲逛,有点担心伊天会堕落!

“殷殷嘛!”伊天轻声呢喃,双眼又不自觉的红了,但他强忍着眼泪,“有黑羽怪或白羽怪的庇佑,她能出什么事?”

“如果你选择自欺欺人的话,我随便你!”

伊天的心猛然颤动了一下,他确实要逃避现实,逃避殷殷变了,变得有心机的现实……

失恋客栈,墨芸眺望着伊天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释怀,直到他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他真的没有转头看她一眼,她心很痛,疼痛之余,她还是有些庆幸,因为她怕伊天转头是为了跟妹妹告别,而不是她!

墨绯澜看到自己姐姐倚在门框,双眼恨不得蹦到伊天身上,心中很不是滋味,“姐姐,难道你真的喜欢上了伊天?你要知道,我们不属于这里!”

……

公园里的黄金石狮子熠熠发光,人山人海!

在冷清的角落,伊天坐在木椅上,仰头狂喝百花蜜,一坛接着一坛,转眼间,两坛百花蜜喝光了!

伊天侧卧在木椅上,酒劲缓缓上来,眼睛看的一切也被渲上一层纱布。

突然,一道熟悉悦耳的声音敲醒了昏昏欲睡的伊天:“哥哥,我们去放风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