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整整拿了四坛上好的百花蜜酒,每坛灌满了一斤的酒,小二打开封在酒坛上的红巾,顿时,房间充斥着醇香!

“大哥,不是我自吹自擂,这百花蜜,采摘了一百种鲜花酿造,封在冰窖十年,如若不是看哥您阔绰,我都舍不得拿出来!”

伊天倒了一碗百花蜜,喝了一小口,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入口即化,口有余香,香甜入喉,丝丝缕缕,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那是自然!”小二拍拍胸,颇为自豪!

伊天将碗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咕噜咕噜”的几口,坛中的百花蜜已喝掉大半!

“哎呀!大哥,这百花蜜还是有点烈,你这样喝后劲会很足的!”小二好心的提醒道。

伊天放下坛子,一抹嘴角残留的酒,双颊微微潮红,“行了!我就是来买醉的!你爱干嘛就干嘛去!”

“咕噜咕噜”,伊天一口干掉了剩下的百花蜜,随手一摔,酒坛子一接触地面,“咣当”一下裂成碎片!

“还在这干嘛?”伊天些许不耐烦道。

“大哥,你能不能轻点?还有很多人在休息呢?”小二指了指地上的碎片,几乎是央求的语调,生怕惹毛了伊天!

“哦!我只是看电视上那些大佬喝完都是摔坛子的,不好意思哈!我稍微学习一下!”伊天露出贝齿,投以歉意的目光!

“呼~”小二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伊天不像那些公子哥,还是挺好说话的,“大哥,你慢慢喝,小弟有事出去一下!”

伊天挥挥手说,“去吧去吧!”

……

果如小二所讲,百花蜜的后劲十分大,伊天脑袋昏昏沉沉的,视线模糊不清,明明看到酒坛子握在手中,可抓到的是空气!

伊天晃了晃脑袋,在桌上摸了好久,才摸到酒坛子,继续猛喝!

思绪沿着跳动的喉结飘到过去。

殷殷故意说出那些话,既是给李思影听的,又是说给伊天的。

前面的半句确是伊天曾说过的,后半句全是殷殷凭空臆造的,最后道出伊天和她不是人类,是吸血鬼!

伊天担心殷殷使出什么手段,迫使李思影相信他们是吸血鬼,所以才破门而入!

殷殷早知道伊天就在门外,挖好了坑,引伊天跳!

伊天一进来,殷殷直接先下手为强,询问伊天确有其事的问题,伊天刚回答完,殷殷便不给伊天反驳的机会,这就给李思影的榆木脑子造成殷殷之前说的都是正确的错觉!

有了殷殷的反客为主,不论伊天解释什么?李思影都不会相信,伊天没办法,只好给李思影一个独处的时间,让她好好静静!

第二坛百花蜜入肚,伊天神智已然不清,坐都坐不稳,伸手要拿第三坛的时候,脚一滑,栽在了板凳上!

“殷殷!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伊天翻了个身,倒在颠簸的石块上,泪眼婆娑,“再也不想见到你”深深的刻在他的心脏,就好比溃烂的皮肤一点一点被蛔虫啃噬!

……

黎明的曙光贯彻东方的地平线,稀松的光芒向西方蔓延,伊天仅仅喝了两坛百花蜜,便醉的不省人事!

“王叔,小倩呢?”客栈的二楼,棉布鞋踩着楼梯,修长的美腿渐渐呈现在视野中!

墨芸只穿着一件白睡衣,白花花的大腿引人入胜,也不怕冷,打着一对亮晶晶的白玉耳钉,眼角有颗美人痣,衬托出她的魅力,十八九岁的样子,却有二十多岁的妩媚!

墨芸涂着红指甲,下了楼之后叫了几声,“王叔,小倩,这才六点,人都跑哪去了?”

“好香啊!”墨芸不经意间一闻,浓厚的醇香跃然于她的鼻尖,看见了桌上摆着两坛未开封的百花蜜,走近一瞧,“哎呀妈呀!这还躺着大活人,也不吭一声,吓坏本小姐了!”

不过,看他棱角分明,五官精致,脸上毫无豆纹,不用化妆就挺阳光了!

墨芸捏住鼻子,挥挥空气中的酒气:“挺好的一块料,王叔找来的演员还不赖!只是,咋喝的醉醺醺的?睡在这里也不怕感冒,王叔真是的!不如……”

伊天咂巴咂巴嘴,脸部凉凉的,还微带点口臭,熏的他一下子醒来,“谁啊?打扰哥睡觉!”随机,伊天看到一张嘴缓缓的靠近,焦距无限放大,完全是本能的做出反应,一巴掌扇了过去,大叫,“妈呀!猪啊!”

“你敢骂本小姐,还动手打我!”墨芸噙盈泪水,捂着发红的脸蛋,尴尬了一下,勃然大怒,“本小姐杀了你!”

本来,墨芸想趁伊天睡觉之际,一亲芳泽,但犹豫了好久,害怕伊天醒过来,那她岂不是尴尬死?

但是不沾点便宜墨芸心里不舒服,最后,下定决心奉献出自己的“初吻”,万万没想到,伊天不但醒了,还骂她打她,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何时受过这种苦?

“美女,这真的是意外!”伊天挠挠头,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谁让你早上不刷牙,嘴巴那么臭,臭醒我了不说,还、趁我熟睡,占我的便宜!”

墨芸的小心思被当场戳破,幸好没什么人,不然找个地洞钻下去,俏脸一红,“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没亲到你,但你骂了我,打了我,怎么算都是我亏诶!”

“随便你怎么无理取闹!我没时间陪你玩!”都说耍泼的女人最爱无理取闹,伊天没那闲功夫!

诚如墨芸所说,伊天又没吃亏,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呀?

“你你你……你骂我打我也就算了,还目中无人,我……我要扣光你的工资!”

“啥?”伊天懵了,“我又不是你聘请的工人,你爱扣就扣,我无所谓!哥哥我要走了!拜拜!”

“你……”墨芸火冒三丈,“非礼呐~来人呐~有人强暴呐~救命讷~”

伊天额头三条黑线划过,这女人,满嘴胡言,但是他也没办法,墨芸穿的确实少的可怜,要是引来路人……

墨芸扭着腰,洋洋得意的走到伊天面前,往前倾腰要亲,伊天往后仰要逃。

“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本小姐专吃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