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死了啊,不过也好⋯⋯让小凌受伤了⋯⋯活该。"那个女人踹了一脚那个血肉模糊的尸体,"收拾一下吧,不要让人发现了。""知道了,但是小姐⋯⋯你确定这样子会让言凌喜欢上你么?""喜欢?如果就只有我在身边了,他就没有选择了⋯⋯喜欢只是时间的累积而已。"她冷冷地说。

  ⋯⋯⋯⋯晨语被送到了杞小姐的私人医院里面。

  现在在急诊。

  我坐在外面,小姑刚刚因为我的事情出去了。

  我捂着自己的脸。

  晨语受伤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杀人了。

  虽然之前看到那几个劫匪死在我的面前,但是不是我杀的啊⋯⋯我没有丝毫的心里负担。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我杀人了⋯⋯我把李宇皓杀了,虽然很讨厌他,但是死了这种事情就不一样了。

  可是晨语受伤⋯⋯他死了又有什么用啊!如果他死了能救晨语的话,我宁愿让他死一万遍啊!

  "没事的⋯⋯晨语一定会没有事情的。"小姑把我揽到怀里,"李宇皓的尸体也已经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的⋯⋯没有事的,杞小姐还是很可靠的呢。"小姑露出微笑看着我。

  我看着她,现在似乎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她了。

  我抱着小姑,哭了出来。

  "好啦好啦,有什么好哭的呢,你手也受伤了,去包扎一下吧。"她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拿出药给我涂抹起来。

  "疼么?"她捏了一下。

  我摇摇头,和晨语的疼比起来差得远呢。

  "别逞强好么⋯⋯"她说,"有些事情也已经发生了,总要向前看吧,未来长着呢,晨语也会没有事情的。"小姑安慰着我。

  "嗯,谢谢栀!"我抱了她一下。

  她溺爱的把我搂在怀里,"我们是一家人不是么。""是啊!"我抱的更紧了。

  一会儿之后晨语被人推了出来。

  她躺在病床上面,只有着那微弱的呼吸,头被包起来了,头发给剃掉了⋯⋯晨语的长发啊⋯⋯这么没有了。

  但是她的生命安全总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医生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我问。

  医生听了我的话似乎有些嗤之以鼻。

  "她不会醒了。"医生淡淡地说。

  "不会?!"我愣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不会醒了啊!"我拽住了那个医生的领口。

  "凌!别冲动啊!你让人家医生讲讲完啊!"小姑把我拦住了。

  我松开了。

  那个医生整理了一下领口。

  "其实这事情最该要担负起责任的还是你!"他指着我,"你是她男朋友吧?"他问。

  我点了点头,但是⋯⋯我已经尽力帮她家挡住敲击伤害了啊⋯⋯"那你知道她的精神情况?"他问。

  精神情况?我马上就想到了晨语不会被林可可虐待了吧,但是晨语没有说而已。

  我有些不明白,就摇了摇头。

  "她是个疯子!"医生感叹了一下,"她竟然想把自己的智商转化成情商!真的是一个愚蠢到无可救药的疯子啊!"医生狠狠的说道。

  我有些听不懂了,什么叫智商转化成情商?这两个东西还能互相转换?

  "什么意思?"我说着,抓住了她的小手,晨语的小手是冰冷的,真的是没有丝毫的温度了。

  "就是她压抑了自己的智商,拼命的想要去和别人人际交往!导致脑子一片混乱,就像一颗炸弹,炸弹懂么?你不给它导火索是不会爆炸的,今天的受伤恰好是那导火索⋯⋯让炸弹爆炸了。"医生说的很是形象深动。

  "那怎么办⋯⋯她这样子不就是成了植物人了?"我看着医生,刚刚的生气一下子救烟消云散了⋯⋯他似乎成了唯一的希望。

  但是医生摇了摇头,"我没有办法了,能维持她的生命活动已经很好了,实在抱歉。"医生朝着我还有小姑鞠了一躬就走掉了。

  我坐在床上,整个人跟精神瘫痪了一样。

  小姑摸着我的脑袋把我揽到了怀里,"很快就会过去的⋯⋯小凌,你累了,该睡一一觉。"小姑竭尽全力的想要安慰我。

  e酷G7匠网/唯一!*正M版,其他9~都o是t●盗版

  可是⋯⋯我握着拳头想要给自己来一拳,但是被小姑阻止,她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和我的手指相交叉起来。

  "没事的⋯⋯不要自责了,这事情也不怪你的啊,我在这里呢⋯⋯先睡一觉好么。"她抚摸着我的脑袋,很温柔⋯⋯"小姑⋯⋯我对不起晨语啊,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抱着她再次失声痛哭起来了。

  "没有,没有这回事,你没有对不起她啊。小凌不要自责了,你帮晨语报仇了不是么?你还怪自己什么呢?"小姑也快被我整哭了,我看到她的眸子里面已经噙着眼泪了,"小姑认识一个很好的脑科医生啊⋯⋯""真的?"说道这方面我来劲了,站了起来,问她。

  "真的⋯⋯但是请他的代价很大。"小姑说。

  代价很大?我该怎么办?

  要求杞小姐帮忙?但是她已经帮我处理李宇皓的死的事情了啊,再让她帮我处理这方面的话⋯⋯"什么代价?"我问小姑。

  "如果对小凌来说的话,代价很小的哦。"小姑把我拉住了,让我坐在床上。

  "很小?对我来说?"我有些难以相信,什么意思?

  "嗯,只要小凌答应⋯⋯和我结婚就好了啊,其他的我都会帮你想办法的。"小姑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口,"虽然那个脑科医生很厉害,但是对晨语这种情况的话,就算治好了⋯⋯智力应该会很低了⋯⋯毕竟刚刚那个医生说过了啊。"小姑这意思是想说,治好了也没有用么?

  但是前面那句,和言栀结婚⋯⋯就能有办法帮助晨语了?

  可是这样子的话,晨语好了之后⋯⋯她会开心么。

  注定是要辜负一个人?

  那个人必须是晨语么?

  不要啊⋯⋯我不想这样子⋯⋯怎么办。

  "答应吧,如果你真的想帮晨语的话。"我看小姑是没有张嘴的,但是我莫名的听到这声音。

  我看着小姑,她一直是带着笑容的,她伸出手把我揽到了怀里。

  倒在她的怀里,我似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