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小姐。”电话通了。

  “嗯?”那边的回话很简洁,之前通话的时候她不应该要啰嗦一大堆的么。

  “那个,晨语已经找到了.......但是她妈妈那边的事情你能出面解决一下么?”到最后我还是只能靠这杞小姐。

  差劲啊。

  “好。”她说了一声,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看着手机,有些愣,这就同意了么?这么快啊......也太利索了吧,不应该说几句的么。

  “好像,解决了?!”我看着晨语弱弱的说。

  晨语笑了,抱住了我的脖子,“太好了......”

  “嗯。”虽然晨语回来了,但是我的内心还是有些纠结的。

  言栀和晨语......“到了。”小姑说着,然后打开车门出去了。

  这躺游玩,对她们来说毫无意义。

  可对我却是意义非凡。

  最失落的,还是女仆。

  好不容易出一次门,但却什么都没有干就回来了。

  “我来帮忙吧。”女仆说。

  “麻烦了。”小姑鞠了一躬。

  晨语愣愣地站在原地,“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她问我。

  “因为,因为和杞小姐一个约定啊。”我想是时候要告诉晨语了吧。

  “约定?你不会?!”她捂着嘴巴,难以说出来。

  “因为她告诉我......只要在她身边呆三年,就可以,可以把你从那里......找回来了。”我低着脑袋。

  “就是这个原因?”她说。

  “嗯......嗯。”我低着头回应着,“因为你那时候离开,不就是因为怕你妈妈么,所以我......我怕就我一个人过去也无济于事啊。”我握着自己拳头。

  “诶诶!小凌,来帮忙啊,这些可都是你的东西诶。”小姑手里提着几袋东西。

  “好......”我走过去接应小姑。

  可是上次最早之前杞小姐来找我谈话,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搬家了,可现在为什么要这么慢呢。

  “凌,把东西搬过去之后,我们明天,明天去游乐场吧。”她说。

  游乐场么,上次去都已经是三年之前的事情了。

  “可以啊,把祁织带上吧。”小姑直接钻进来接话道。

  “嗯。”我也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晨语没有什么表示。

  “林可可她,没有对你怎么样吧?”我问晨语。

  她摇摇头,“就是,很忙,而且从来都是以利益为先的......”她说。

  “利益?”我手里正提着自己的床头柜。

  夕樱已经去找搬家用的车子了。

  “譬如说,电影看到一半,原本电影院里就只有我和她的,她人走了,只是因为一个合同而已。”晨语说着,似乎这些事情在有些人看起来有事很微不足道的,一个人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如果真的去想的话那不就是孤独么,走在一条无比寂静的小路,走着走着,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多么恐惧啊,“还有好多好多类似这样的事情。”

  “那刚那个李公子也是因为,利益的关系么?”我问。

  “对啊......”她点了点头。

  我把床头柜搬到了外面,然后放下去,拍了拍手上的灰,把晨语揽到了怀里。

  “以后不会出现了。”我抱着她。

  “嗯!”

  “晨语没有手机么?”我问。

  她拿出了自己的白色手机。

  这手机还再她那里啊。

  “可是不能用了......最后一条短信发出去了,但是就是不舍得让它断电关机呢。”她翻开了手机盖。

  一打开就是信息。

  二零一六年六月多的信息。

  果然是三年之前的啊。

  她点开了信息的内容。

  “妈妈今天去参加宴会了,凌,过来接我好不好!”这是她信息的内容么。

  可是那时候我竟然没有收到啊。

  就算收到了,又能怎么办呢,我做不了什么啊我那时候不可能会去找她的。

  我现在只能苦笑一下,“就在你手机信息发过来的一瞬间,我的手机掉到了河里,没有捞上来。”

  “那一天,我都已经穿好了裙子,什么都准备好了,看着手机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回信,也没有来找我。”她盖上了手机盖。

  “对不起......”我抱紧了她。

  ..........“小姐,你放弃了?”

  “怎么会,你打个电话给李宇皓,明天,江心屿游乐场见我。”

  “你是要?!”

  “我似乎是已经离不开他了啊,可是我却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分享他......我是个坏女人么?”她看着她,苦笑了起来。

  ?!酷¤)匠$e网q正~v版lB首t(发(

  “小姐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